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三百三十三章 琳达的诉说

    原本还开心的陈欣怡,一整天都过得有些胆战心惊,现在整个集团已经传遍了她和赵特助交往的事情了,可是现在作为当事人的她却有些开心不起来了。

    “倩倩,你说琳达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会给我穿小鞋吧?”陈欣怡实在是控制不住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情绪,给聂倩倩打去了电话,问道。

    电话那头的聂倩倩正在家里打扫卫生,面对陈欣怡的质疑,她毫不犹豫的回道:“不会的,再说了琳达和赵特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是个爱憎分明人,一定不会的那么做的?”

    虽然聂倩倩已经这么说了,可是陈欣怡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件事情要是换成自己,自己站在琳达那个位置,一定会整死那个自己的喜欢的男人喜欢的女人。

    “真的?”陈欣怡的语气满是不确定,聂倩倩正将家里的地拖好,不由的直起身子,拿下身上的围裙,走到院中的桌子旁坐下。

    “欣怡,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难道你会因为琳达的刁难而对赵特助放手么?”聂倩倩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现在不要说是琳达了,就算是有人拿着刀也不能让陈欣怡会有放开赵特助的想法。

    果不其然,陈欣怡的答案是肯定,“当然不会!”

    “那不就行了,不要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好好享受恋爱的感觉就可以了!”话落,聂倩倩拿起桌上的水猛地喝了好几口。

    “嗯,我明白!”听完聂倩倩的话陈欣怡的心里安心多了,如果琳达真的给她穿小鞋,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和赵特助能在一起。

    琳达上午没有过来,陈欣怡中午请了小麦下馆子了,两人吃的饱饱的回来的时候,琳达已经来了,正在整理着资料,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琳达,你来了!”小麦率先跟琳达打了声招呼,陈欣怡跟在小麦的后面,都不敢去正视琳达的眼睛,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嗯!”琳达的声音永远是一副清清冷冷,高高在上的样子,小麦和陈欣怡都已经习惯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起来让陈欣怡觉得极其的冷淡。

    下午,陈欣怡正想着该用什么样的借口约王悦见面,琳达却忽然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敲了敲她的桌子,对着陈欣怡说道:“欣怡,跟我到天台来一下!”

    陈欣怡一听心中暗叫不好,难道琳达气急攻心,想要在天台上把自己给解决了,说着不由的像小麦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是小麦却像是没看见一般,低着头装作很忙的样子,陈欣怡暗暗的瞪了她一眼,抬头看着琳达,笑着点点头,不由的将手机放进了兜里,想着一会万一琳达真的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也好救命。

    尚谦集团的天台被很好的改成了休闲娱乐的场所,玻璃搭成的房间,看上去很不错,莫尚谦还特地让人在这些玻璃房间种了些花草,不过这里一般的员工是上不来的,即使像陈欣怡这样的总裁秘书也没有资格来,只有公司一些高层才可以过来。

    陈欣怡胆战心惊的跟再琳达的身后走了上来,原本想着会不会这里还有其他人,可是却好像被琳达包场了一样,只有琳达和她两个人。

    “坐吧!”走进玻璃房,琳达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对着陈欣怡说道,而她走向一旁的咖啡机那里,倒了两杯咖啡端了过来,陈欣怡的眼睛一直盯着琳达,防止她给自己下毒。

    不过还好,琳达并没有那么做,将手中的另一杯咖啡递到了陈欣怡的手中,陈欣怡恭敬的接了过来,琳达在陈欣怡的对面坐下。

    陈欣怡一直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可能是有些心虚的原因,陈欣怡一直不敢却正视琳达的眼睛。

    琳达看了陈欣怡一眼,淡淡的诉说起来:“你知道我和赵特助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么?”

    陈欣怡心中一惊,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琳达要跟自己说这些,难道是在像陈欣怡诉说着她抢了她爱的人。

    陈欣怡低着头也不回话,摇了摇头,面前的咖啡她始终不敢去喝,害怕刚才稍有遗漏,琳达放了什么不敢放的东西,她才刚刚得打幸福,还不想那么早死。

    琳达看了眼陈欣怡接着说道:“我们同为莫总的秘书,每次见面都只是公事上的只字片语,从未谈及其他,有的时候我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自傲,对莫总还算忠心,可是其他人或事却好像从来不伤心,所以渐渐的也让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好奇吧!”说着琳达再次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瞬间在口中蔓延。

    听着琳达的话,陈欣怡更是不解了,刚才明明还在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是为什么又跳到了这个话题,真是让人不解。

    “以前我一直都忙着学业,毕业之后我一直忙着工作,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可是对于感情我却异常的迟钝,对赵特助真正产生好感,却是因为那件很小很小的事情。”说道此时,琳达的唇角不由的扬起一丝微笑。

    一直低着头的陈欣怡,也对琳达的话题产生了一丝的兴趣,可能是因为心中的八卦因子作祟吧,也有可能是因为对于同样爱着一个男人的女人会不会产生同样的原因而感到好奇,“什么事情?”

    “就是当时公司高层聚餐的时候,当时公司的一个股东对我产生了一些好感,但是我一直都不接受,所以那天公司高层的聚会,那个人便不听的灌我喝酒,我不知道赵特助是怎么知道的?那天他一杯接着一杯的替我喝了,那个股东见状很是生气,便不听的给赵特助灌酒,那个时候的我也不知道赵特助的酒量竟然那么好,一杯一杯,都不见他喝醉,后来那个股东便放弃了,那天赵特助明明已经喝得很醉,可是却还是送我回家,我想他应该是担心那个股东时候对我不轨吧,那个时候的我忽然发现身边有个这样的男人其实也不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