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三百四十章 周渠的爱

    后来王悦跟聂倩倩和陈欣怡说起了,周渠给自己留的那笔钱,以及那封信,聂倩倩和陈欣怡怎么也没有想到周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那天王悦正在为岌岌可危的公司而担心,昌盛集团虽然接了几个大的案子,可是一直以来却都处于亏损状态,漏洞越来越大,王悦已经心力交瘁,她的爸爸妈妈说干脆宣布破产好了,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累,可是王悦却还是不甘心,夫妇拼尽全力创建的事业,就要这样毁在她的手里,王悦真的不愿意,让自己的父母已经年过半百了,还来重新创业,或许面对生活的重担,来找工作寄人篱下的生活。

    “王总,有律师找您?”王悦正在为钱的事情儿烦恼的时候,听见有律师找她先是一愣,先是一愣,随后对着秘书说道:“让他进来。”

    王悦简单的将自己收拾了一些,看着进来的律师不是别人,正在周渠去世那天在周家宣布遗产的律师,王悦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

    “你好,王小姐,我是周先生的代理律师,这里还有一份有关于周先生交代的事情让我处理的。”律师很是恭敬,可是言语中却是对王悦的轻蔑,王悦当时并不明白这个律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可是看到周渠给自己留下的那笔钱时,她却明白了,他理解不了周渠为什么还要给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留下那么一大笔钱。

    “周先生,周渠?”如果不是律师提起这个名字,周渠的名字似乎已经被王悦从人生的字典中删除了。

    律师听到王悦的话,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太好,可是却还是将他自己的职业素养保存着。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封信和一张支票递到了王悦的面前,对着她说道,此时的语气不是恭敬,却带着一丝的冷淡,其实这个律师王悦很早之前见过,那是和周渠还是恋爱的时候,听周渠说这个律师很小的时候父母遇到车祸双双遇难,而周渠在一个意外的情况下认识了他,所以一直资助到他大学毕业,周渠对他来说是恩人,更是如父亲一般存在的人。

    而王悦是害周渠早早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严格来说他对王悦还带着微微的恨意,这封遗嘱原本在周渠当天就该宣布,可是他却并没有拿出来,他要让王悦在快要忘记周渠,在人生遇到最困难的时候,再将这张支票拿出来,他要让王悦震惊,惭愧,他要让王悦一辈子怀着对周渠的愧疚生活,很明显他做到了这一点。

    王悦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一张支票和一封信,支票上面的金额,正好可以帮助她解决现在的困难,可是她不明白周渠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

    王悦首先拿起面前的信,撕开信封,信上是周渠的笔记,王悦认识,她一行一行的看着信上的内容,心中却深深的被震撼了。

    悦悦,我想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真的很抱歉,我不能履行当初成亲时对你父亲的嘱咐一直照顾你,我想请你不要怪我,也替我对你的父母说声抱歉。

    你和周深周浅的事情我都不想过问,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也一直没有告诉周深和周浅,他们并不是我的亲身儿子,我以为我不告诉他们会让他们对生活有了更多的自信,我不希望他们为自己的出身而感到自卑,可是却不想一切事情却与我所想的结果都背道而驰。

    每每看到你和他们的新闻,我真的很难过,可悲的是我并没有痛恨你的红杏出墙,却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比你早出生那么多年,以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的我,觉得我比你大那么多,是因为我先比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原因,是我要好好的奋斗,给你一个很好的生活,让你不再受苦,可是后来我却认为这不过都是我自欺欺人,我没有强健的体魄,没有年轻的容貌,可是对你的爱,我却是真的。

    遇到你的之后,我觉得自己好像变得越来越年轻,变得像个恋爱中的小伙子,我想即使年龄上有差距,我也能用别的方法来好好的弥补这些,可是我却终究没有做好。

    悦悦,我不怪你,所有的一切一切我都不怪你,我的身体我很明白,其实在结婚前,我就已经检查出来身体出了一些问题,可是我却选择没有告诉你,我害怕你后悔,虽然我明知道你是因为我的钱才跟我在一起,但是我不在乎,我不你先来到这个世界,不就是因为要给你赚很多很多的钱么?

    对不起,我不能将公司分你一般,但是我想这些钱应该能稍微抵消你心中对我的怒气,我真的希望你永远永远不会看到这封信,那样就说明我没有离开你。

    即使你总是对我冷冰冰的,但是我还是愿意为你倾尽所有,原谅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此生我做过太多太多的错事,所以我要赎罪。

    若有来生我还想遇到你,那时希望我们年龄相当,兴趣相当,那时我希望你是真心的爱上我,悦悦,我爱你!

    落款上写着:周渠绝笔。

    王悦一行一行的将信看完,泪水早已流了满脸,她从未想过周渠对自己竟然有着这么深的感情,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这么的幸福,可是却从未好好珍惜,她间接害死了周渠,还糟蹋了他对自己的感情。

    瞬间种种的愧疚涌上心头,那律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王悦,一眼不发,最后冷冷的丢下一句:“周先生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你好自为之。”

    聂倩倩不知道律师是什么时候走的,更没有听清楚他走时说了什么。王悦一直抱着那封信哭了很久很久,久到原本明亮的天空渐渐变黑。

    王悦像聂倩倩和陈欣怡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们两人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原本他们都不看好的感情,却不想周渠竟然付出了这么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