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零九章 离世?

    第四百零九章    离世?

    门被缓缓的推开,聂倩倩抬头望去,期待着来人是不是莫尚谦,可是却在看见许鹤溪的那张脸时,面上的失落不由的一闪而过,然而这正好被许鹤溪捕捉到。

    “倩倩,你醒了?”许鹤溪脸色看上去很憔悴,大大的和黑眼圈,想来应该是很久没有休息了。

    “小溪,你怎么在这里?是你救了我么?”聂倩倩的脸上满是疑惑,原来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人不是莫尚谦,而是许鹤溪啊!

    许鹤溪微微点头,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坐下,伸手将聂倩倩抱进怀中,此时好像才清楚的感觉到聂倩倩就在自己的身边,那日自己原本想着约聂倩倩吃饭,正开车朝着她家的方向驶去,去看见有个两个男人将聂倩倩带上了车,而聂倩倩看上去好像是昏迷的样子,自己一路追着,却不想最后追丢了,还好,还好最后他还是找到了聂倩倩。

    聂倩倩感觉许鹤溪的身子正微微颤抖着,原本想要拒绝他的手却改成了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小溪,你怎么了?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许鹤溪却还是不肯松开聂倩倩,就这样一直抱着聂倩倩,直到医生过来检查聂倩倩的伤势如何?

    医生看了看聂倩倩的腿,随后叮嘱她要好好休息,聂倩倩微微点头,像医生表示了感谢。

    医生走后,聂倩倩看着许鹤溪眼圈红红的一副刚刚哭过的样子,不由的噗嗤一笑,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而已,看来许鹤溪真的是很担心自己,能有这样的一个朋友聂倩倩很开心。

    “小溪,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帮我打个电话给莫尚谦还有陈欣怡,我想他门找不到我肯定急坏了!”聂倩倩看着许鹤溪说道。

    许鹤溪微微一怔,随后很快便回复常态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养伤,这里是我爷爷曾经开设的私立诊所,地处偏僻,等你伤养好之后我就带你回去。”

    聂倩倩微微点头,心中虽然害怕莫尚谦和陈欣怡担心,但是想着许鹤溪和莫尚谦向来不对盘,自己若是再多说些,只会惹得许鹤溪不快,便住了口。

    从那天之后,聂倩倩便开始养病模式,对于许鹤溪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救了自己,他直说是恰好过来看看这里的院长,至于聂倩倩被绑架,他并不知道,在现场也没有看到什么绑匪,但是为了聂倩倩的安全,害怕那些绑匪会找到这里,许鹤溪每日对聂倩倩几乎都是形影不离的,生怕聂倩倩有个什么闪失。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聂倩倩在这里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可是却还是没有见到莫尚谦和陈欣怡,许鹤溪直说他们已经知道聂倩倩无事,但是莫尚谦因为有事去美国了,而陈欣怡也在忙,都让许鹤溪给自己带好,让自己好好养病。

    聂倩倩总觉得许鹤溪好像对自己隐瞒了什么?他话中的莫尚谦和陈欣怡和自己所认识的莫尚谦和陈欣怡总觉得不是同一个人,若是他们真的知道自己被绑架而且又受伤了,又怎么会不来看自己。

    但是每每看到许鹤溪一副坚决的样子,聂倩倩也不好质问什么?此时的聂倩倩却并不知道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莫尚谦找她已经都快要找疯了,前几日警方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在西边的一处隐秘的海域,发现了疑似聂倩倩的尸体,DNA比对结果正是聂倩倩。

    聂妈妈得知聂倩倩失踪的消息之后,由郑宇还有大姨陪同一起回来辨认那具尸体是不是聂倩倩,聂妈妈当场昏迷昏过去,那具尸体已经被泡的面目全非,但是身上还带着聂倩倩的东西,莫尚谦送给她的项链,身份证还有钱包,连聂倩倩身上才有的痕迹,她都有。

    聂妈妈因为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至今还在医院接受治疗,郑宇和聂倩倩的大姨一直陪在身边。     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摆在面前,可是莫尚谦却还是不肯相信,那个人即使聂倩倩,就是那个在电话里甜甜的跟自己说“莫尚谦,我想你!”的那个女孩。

    王悦得到消失,是在聂倩倩的尸体被辨认出来的那日,陈欣怡原本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希望那不是聂倩倩,可是聂妈妈的表现,却让陈欣怡彻底死了心,失了神。

    “悦悦,倩倩,倩倩他……”陈欣怡拨通了王悦的电话之后,话未说出口却已经泣不成声。

    村里的道路还未修好,新的教学楼已经建好,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走上正轨,可是王悦却被陈欣怡派来传信的人失了神。

    “欣怡,倩倩她,倩倩她到底怎么了?”王悦急急忙忙的赶到城里给陈欣怡回了电话,负责带信的人直说让王悦赶紧给陈欣怡回个电话,那边出了事情,王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心中却隐隐不安。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聂倩倩出了事情,“悦悦,倩倩,倩倩没了!”陈欣怡说出此话时早已是泣不成声。

    电话那头的王悦,此时已经怔怔的楞在原地,眼泪顺着眼角落下,跟着她一起到城里来的大姐,也慌了神,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天王悦挂断了陈欣怡的电话之后,便直接从城里坐车回到a市,聂倩倩的尸体已经火化,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看着站在殡仪馆前泣不成声的陈欣怡,她走了上去,看着陈欣怡,不可置信的问道:“欣怡,你哭什么哭,倩倩呢?倩倩呢?”王悦此时倔强不让泪水落下,好像只要她哭出来,那里面躺着的人就真的是聂倩倩一样。

    “悦悦,悦悦,倩倩走了,她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陈欣怡抱着王悦嚎啕大哭起来,她没有办法接受,最好的朋友就这样离开自己,就这样狠心的丢下了她的妈妈,她的爱人,她的朋友离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