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一十三章 五年后……

    第四百一十三章   五年后……

    “不好了,不好了,房间的病人不见了!”护士惊慌失措的去想许鹤溪报告,许鹤溪着急赶来,却发现聂倩倩的病床上此时空无一人,桌边还放着一封给徐鹤的信件。

    许鹤溪拿起信件急急打开一看,只看见上面写着:小溪,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始终不相信尚谦真的与周落莉订婚了,我一定要去找他问个清楚,即使他现在真的不爱我,那些以为我离世的亲人和朋友,此时正处于伤心难过之中,我不能如此轻松的留在这里,这三个月来谢谢你的照顾,下次见面,我定好好的跟你道歉。

    落款是聂倩倩的名字,此时的许鹤溪周深散发着丝丝凉意,手中的信件已经被握紧成团。

    “给我去找!”许鹤溪怒喝道,身后一众医生和护士无不是惊慌失措的走了出去,慌忙去寻找聂倩倩的下落。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要去找他!”许鹤溪的脸上是浓浓的伤心,他知道自己说的那些话聂倩倩定不会全然相信,但是为何她要这么着急的去找他,那么着急的想见他。

    “不行,我一定不能让你们相见!”许鹤溪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若是聂倩倩和莫尚谦见面了,那之前所做的事情全都前功尽弃了,若是聂倩倩知道自己骗了她,一定会痛恨自己的。

    想着许鹤溪便匆匆的跑了出去,聂倩倩脚上还有伤,这里又地处偏僻,她一定没有走远,许鹤溪从医院走出之后,便顺着唯一下山路跑去,聂倩倩定是从这里离开的。

    外面下着磅礴大雨,这里地处山区,山上的泥土松懈,许鹤溪冒着大雨循着聂倩倩的身影,心中却满是恐惧,他不敢去想若是聂倩倩与莫尚谦见面,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以后,以后她定不会再讲自己当做朋友。

    许鹤溪想着无论如何,这次若是找回聂倩倩之后,不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一定不能将她留在这里,只要聂倩倩跟他去了意大利,莫尚谦这边有周落莉,而聂倩倩的身边有自己,时间会改变一切,他一定会让聂倩倩忘记莫尚谦喜欢上自己的。

    大雨已经模糊的了视线,许鹤溪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此时他却已经顾不上这些,透过雨帘不远处好像有个人影,一瘸一拐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是聂倩倩。

    “倩倩,倩倩!”雨声太大,许鹤溪不停的呼喊着前面的人,可是聂倩倩好像却并没有听见。

    山是松软,经过雨水的洗刷,一块一快的落了下来,这里的地势许鹤溪知道,这里本就是许家当初身为黑道时,为了躲避那些仇人的追杀而特地建造的医院,这里地势险峻,若是下雨的话经常会发生塌方和泥石流的时间,所以若是雨水天气,山上的人是绝不会下山的。

    聂倩倩着急着下山去找莫尚谦,却不想走到半路却下了雨,而且雨势越下越大,原本想着躲躲,可是心中却还是被想要见到莫尚谦的想法给占满,身后好像有水在呼喊自己,聂倩倩回头望去,却看见许鹤溪一脸惊慌的表情,后来,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五年后……

    豪华的古堡内,许鹤溪正在书房中批阅着文件,外面雷声轰隆隆的,从落地窗内映照进来,看上去着实有些害怕。

    厚重的雕花门被缓缓推开,从外面探进来一个脑袋,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将她整个人称得犹如清醒脱俗。

    许鹤溪微微抬头,正好看见正在门口的人,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说道:“浅浅,怎么了?”

    “没事,只是来看看你忙不忙?”浅浅的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的表情,但是手中的枕头却无情的出卖了她此次的用意。

    “害怕了?”许鹤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浅浅的身边,伸手将她拉了过来,一直走到书房内的床上,说道:“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还有些文件要看,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话落,在浅浅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浅浅却是很不好意思的别过头,执拗的说道:“谁害怕了,我真的只是过来看看你!”

    “好好!现在看也看了,你早点休息吧!”许鹤溪倒也不跟她理论,一副她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样子。

    随后浅浅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许鹤溪见她好像睡熟,重新走回桌前,继续看着文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鹤溪抬头准备休息一会时,正看见不远处的浅浅此时正面对着自己熟睡。

    许鹤溪不由的往后靠了靠,床上的浅浅正是五年前的聂倩倩,当年许鹤溪找到聂倩倩时,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掩埋,那一刻他的心脏好像也随着聂倩倩的生死不明停止了跳动,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从此以后便失去了聂倩倩,原本以为这是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却不想原来是赏赐。

    聂倩倩从泥石中被救出来之后,在病床上整整昏迷了一年,许鹤溪原本以为她可能再也不会醒来,没日没夜的陪伴却并不知道自己在期盼着什么?

    是希望聂倩倩早日平安无事的醒来么?可是那样聂倩倩终究还是会回到莫尚谦的身边,看着聂倩倩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许鹤溪忽然觉得若是她就这样永远不醒来也好,最起码这样她便可以永远陪自己的身边。

    那日聂倩倩的手指传来微微颤抖时,他的心中既激动又害怕,害怕聂倩倩再次回到莫尚谦的身边,害怕聂倩倩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恨自己,那个时候即使是朋友,聂倩倩应该也不会在允许自己陪在她的身边。

    就这样许鹤溪静静的站在角落,看着医生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聂倩倩的名字,希望能得到她的回应,许鹤溪看着这样的场景却不敢上前,曾经何时自己竟然这样的胆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