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忆了?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失忆了?

    最终,老天爷可能也是看到了自己对聂倩倩的真心如何,才给了自己如此的‘恩赐’昏迷整整一年的聂倩倩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房间内不熟悉的一切,还有耳边那不知道在呼唤着谁的名字。

    墙角处站着一个好看的都不像话的男人,聂倩倩觉得他好像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男人,阳光在他的身后洒下层层光晕,那个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褐色的七分裤,将他修长的腿发挥的淋漓精致,此时他正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脸上是浓浓的担忧?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好像是个外国人,此时正在用着那蹩脚的中文唤着自己“浅浅?”

    “浅浅?”聂倩倩有些无解的问着,自己的脑海中为何一片空白,没有丝毫的记忆,聂倩倩对着那个好看的男人问道:“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那男人很明显身子一怔,随后缓缓的走了上来,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满脸的质疑,问道:“你不记得了?”

    聂倩倩一脸不解的反问:“我该记得什么?我是谁?还是我为何在这里?”

    许鹤溪看着这样的聂倩倩,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聂倩倩醒来之后自己将要面对的场景,可是却都未曾想过这一点。

    当即,许鹤溪便跟身边的意大利医生交流起为何聂倩倩会这样,经过种种检查之后,最终得出,大概是被泥石流掩埋时伤了脑袋,这才忘记了一切。

    许鹤溪觉得这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机会,聂倩倩忘记了莫尚谦,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的她就如同一张白纸,等着自己却将一切写上。

    重新回到病房时,聂倩倩并不在,许鹤溪当时很是着急,后来护士告诉他,聂倩倩正在跟小孩子玩,许鹤溪朝着医院的儿童乐园走去,聂倩倩正用着中文跟一个意大利的小女孩子在交流着,而那个小女孩显然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可是聂倩倩却并没有放弃,依旧比划着,希望对方可以明白一点。

    许鹤溪的唇角不由的微微扬起一丝弧度,走上前去,跟那个意大利的小女孩,解释了一下,聂倩倩只是想问她手上的饮料是在哪里买的。

    小女孩这才听明白,告诉了许鹤溪地址,随后小女孩便被妈妈带走了,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一脸生气的样子,微微一笑,说道:“怎么?生气了?”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是谁?还有他们为什么都叫我浅浅?”聂倩倩不明白自己究竟忘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

    “浅浅?”许鹤溪听着聂倩倩的话,微微一笑,想来定是那些外国医生那不标准的国语,让聂倩倩误会了。

    “你先跟我回病房我在告诉你好吗?”许鹤溪伸手拉住了聂倩倩便将她往回带,聂倩倩倒也听话,乖乖的任由许鹤溪拉着自己,可能是因为醒来之后便看见这个男人,所以心中对他还是觉得亲切的,若不是认识的关系,他又怎么会守在自己的身边呢?自己心中的种种疑惑,可能只有他能跟自己解释了?

    回到病房之后,许鹤溪让聂倩倩重新躺在床上,随后替她盖好了被子,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年前,他也曾经这么做过,但是当时的聂倩倩却只会着急的问自己,莫尚谦和周落莉真的订婚了么?

    “你怎么了?”聂倩倩见许鹤溪发愣的样子,不由的问道。

    闻言,许鹤溪这才回过神来,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因为你不记得我了,我有些伤心而已!”说着脸上便露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聂倩倩见状,忙说:“你不要难过,虽说我现在不记得你了,但是你跟我好好说说,我可能会想起你来呢?你是谁?我们什么关系?”

    “是啊,虽然你不记得我了,但是我跟你说你便记得了。”许鹤溪轻轻低喃着聂倩倩说的话,这一切都是老天爷赏赐给他的机会,他一定要牢牢的抓住,即使将来有一天,聂倩倩恢复记忆会恨自己,他也要牢牢的抓住。

    “你叫浅浅,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在去旅行的路上突然遭遇了泥石流,而你因此受了伤,医生说你是因为伤到头部,所以才失去记忆的。”许鹤溪一字一句的说道,面上丝毫没有看出什么不妥,因为在他的心中,聂倩倩本就是他的女人。

    “未婚妻?”聂倩倩不可置信的说道,心中暗想自己竟然是这个好看男人的未婚妻,这该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这辈子才能找到这么好看的未婚夫啊!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低头思考的样子,自是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但是从聂倩倩那绯红的小脸,许鹤溪也已经猜出七八分,脸上的表情不由的柔了几分,带着浓浓的宠溺。

    如今的聂倩倩就像一张白张,许鹤溪这样好看的男人告诉她,他是她的未婚夫,她只是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这样好看的男人,总不会是图她些什么?

    许鹤溪告诉聂倩倩,她是孤儿,现在已经没有了家人,这俨然不就是灰姑娘的爱情故事么?而自己正好却是那故事的主人公。

    聂倩倩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之后,便被许鹤溪接出了院,那日站在豪华的古堡下,聂倩倩才知道,原来这个自己已经不记得的未婚夫,不仅有颜,还很有钱,心中对于他所称述的事情可信度有相信了几分。

    这样一个有钱有颜的男人,说他是自己的未婚夫,定是真的,若不然他还能贪图她一个失忆之人的什么东西不成,许鹤溪站在聂倩倩的身边,看着她微微点头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说道:“进来吧!”

    聂倩倩用了一年的时间渐渐的学习在这个国家融入进去,许鹤溪对她总是百般宠溺,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许鹤溪无论如何都会替她寻来,每每让聂倩倩都很是感动,对于许鹤溪的信任有多了几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