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一十五章 好事将近

    第四百一十五章 好事将近

    隔天一早,聂倩倩再次在许鹤溪的书房醒来,不知道为何,从生病醒过来之后,她便很害怕下雨打雷的天气,每到那个时候,自己都会来许鹤溪这里寻求安全感,而许鹤溪也深知这一点,每每都是很开心的接纳自己。

    自从自己醒来后,已经过去了四年,虽然许鹤溪曾多次想要早点结婚,但是聂倩倩还是觉得过些日子,自己当初用一年的时间学习语言,还有接受各种各样的只是,后来这三年,她又在许鹤溪的帮助下,创办了一家公司,做的而是装潢设计的工作,她也未曾想过自己竟然会对这件事情有着这样浓厚的兴趣,许鹤溪倒也是宠她,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从来都未曾跟自己红过脸。

    屋内已不见许鹤溪的身影,聂倩倩缓缓的走下床,打开门走了出去,古堡内的佣人看到聂倩倩都恭敬的唤她一句‘夫人’,聂倩倩对这样的称呼已经见怪不怪,随后对着其中的一个人问道:“小溪在哪里?”

    这是聂倩倩对许鹤溪的爱称,当然也是在许鹤溪的要求下才这么唤他的,最终让聂倩倩妥协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样叫起来不叫顺口。

    “先生正在餐厅,说是等夫人醒了,直接过去就行了!”佣人礼貌的说道。

    聂倩倩微微点头,直接朝着餐厅走去,许鹤溪正坐在餐桌旁,面前放着一杯牛奶还有三明治,手上正拿着一份报纸,而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报纸,连聂倩倩走进都未曾发现。

    聂倩倩轻手轻脚的走到许鹤溪的身边,随后猛地一下将许鹤溪手中的报纸抢了过来,而许鹤溪的脸上却没有露出被吓了一跳的表情,而是像往常一样带着宠溺的笑容。

    “醒了?”许鹤溪将聂倩倩手中的报纸拿了过来轻轻一折,放在一旁,让佣人给聂倩倩也上一份早餐。

    聂倩倩单手撑着腮回道:“醒了?你昨夜又没有睡?”

    这几年许鹤溪的生意越做越好,睡觉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少,他尽量的减少了所有的出差机会,陪在聂倩倩的身边,这样也让他越来越累。

    “睡了一会,吃完早餐后准备做些什么?”许鹤溪适时的岔开了聂倩倩的话题,若不然她又要因为自己睡的太少的事情而数落自己一番了!

    “上班啊,前几日接了一个大工程,这几日我会忙的很!”这几年聂倩倩的生意做的也算不错,在新星崛起的公司中,也算的上是佼佼者了,而作为公司领头人的她,虽不及许鹤溪的忙碌,倒也算不上清闲。

    “注意身体,有些事情交给艾伦处理就好了!”许鹤溪对着聂倩倩说着,眼中满是心疼。

    “我知道,虽说很多事情又艾伦帮忙,但是最终的决策还是需要我来做的!”聂倩倩一脸骄傲的说着,毕竟将一个小小的公司做出今日的成绩,也是能小小的自满一番。

    “你答应过我的,若是再出现一年前的事情,我绝不会再让你走出这个家门的?”许鹤溪的声音难得严厉了几分。

    聂倩倩知道许鹤溪这是忍着呢,虽说他是很宠她,可是一年前,因为太过劳累,在工地上晕了过去,最后楼房上掉落下来,还差点丢失了小命,还好当时带了安全头盔,又经过下面遮阳布的缓冲,这才没有伤到什么,虽说当时只是二楼,但是若是真的受伤,那也是非死即残的。

    那件事情以后,许鹤溪差点便不在让自己出门,最后经过自己的再三请求和保证,许鹤溪才勉强的答应她重新去上班,但是前提是若是在发生类似的问题,那聂倩倩以后将会被禁足。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聂倩倩对着许鹤溪再三保证,上次许鹤溪赶到医院时。脸色煞白,丝毫看不出血气。

    许鹤溪伸手摸了摸聂倩倩的头,原本严肃的脸上也绽放出笑容,说道:“知道就好!”

    “我先走了,要不然该迟到了!”聂倩倩拿起桌上的三明治,匆匆几口便吃了下去,随后又将面前的牛奶一饮而尽,对着许鹤溪说道。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的样子,真担心她会被噎死,叮嘱道:“你慢点,一会我顺路,送你去公司!”

    “好啊!我先上楼换衣服!”有任甘愿当司机,聂倩倩自然很开心,匆匆上了楼换了件衣服。

    再次下楼的时候,许鹤溪已经准备妥当,正在等着自己,聂倩倩走了过去,说道:“走吧!”

    许鹤溪微微一笑,伸手拉着聂倩倩便朝外走去,车上聂倩倩跟这个公司的大股东报告了一下近几个月公司的业绩,许鹤溪自是不会在乎这些小钱,原本帮助聂倩倩开这个公司,只是因为她喜欢,却不想她竟然将这个公司做的有声有色的,看着聂倩倩高兴,他自然也是高兴。

    “等忙完这段时间之后,我们便结婚好么?”许鹤溪看着聂倩倩淡淡的说道,正在绘声绘色的像许鹤溪报告工作的聂倩倩,听着许鹤溪的话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这几年许鹤溪对她有多么宠爱,聂倩倩自然是清楚,前几年因为公司的事情一再被耽搁了,现在一切都已安稳,她和许鹤溪的婚事自然是要办的。

    许鹤溪也没想到聂倩倩竟然同意了,这些年他跟聂倩倩说起好几次结婚,而且也曾经策划过大型的求婚场景,但是却被聂倩倩给拒绝了,今日原本也只是随意的说起,却不想聂倩倩竟然真的同意了。

    许鹤溪直接调转方向盘,将车子停在路边,停稳之后,看着聂倩倩激动的再次问道:“浅浅,你真的同意了?真的同意嫁给我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许鹤溪很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聂倩倩看着他就像个孩子一样,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人影,似乎曾经自己也这么说过,为何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熟悉,这些年梦中都曾经出现过一个模糊的身影,却终究不知道他是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