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一十七章 周子恒

    第四百一十七章   周子恒

    “小溪,婚礼的事情我没有什么事想法,一切听你做主就好!”聂倩倩想着许鹤溪一副阴晴不定的心,不由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许鹤溪很是开心,与聂倩倩相处这五年,虽说她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性格脾性倒是和以前还是很像。

    “好,那我就安排了,公司的事情你不要太累,若是忙不过来的话,我再给你找些人!”许鹤溪宠溺的说着,一众董事被晾在会议室,低头交耳的说着什么?脸上很是生气。

    闻言,聂倩倩拒绝了许鹤溪的请求,说道:“没事的,我能够应付!”许鹤溪总是害怕她太累太辛苦,已经将她保护的很好了,相比较那些创业的人来说,自己已经算是走了捷径的。

    “好吧,不要太累了!晚上一起吃饭!”许鹤溪叮嘱道。

    聂倩倩微微点头,回来一句:“好的!”

    挂断电话之后,许鹤溪重新回到会议室,看着那些董事们极其难看的脸色,解释道:“不好意思各位,这是我们公司很重要的一个客户,不得不接的电话!”

    众人闻言,脸色也微微好看了一些,毕竟开会什么时候都可以,这客户可不能得罪,许鹤溪自从将鹤溪集团从a市搬来意大利之后,做的更是风生水起,这些董事们只要能分到钱就很好了,哪里肯得罪许鹤溪呢?

    聂倩倩挂断许鹤溪的电话,有些疲惫的躺在沙发上,艾伦放在一旁茶几上的饭盒已经凉了,她也并没有什么胃口,所以决定还是休息一会,下午还有很多文件等着她看呢。

    睡梦中,聂倩倩再次梦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可是每次都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她在梦中一遍又一遍的问他“你是谁”对方却都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BOSS,BOSS,浅浅,浅浅!”艾伦进来给聂倩倩送文件的,原本看见聂倩倩在休息便没想叫她,可是看着聂倩倩满头大汗,艾伦有些担心的加着聂倩倩的名字,可是聂倩倩却并没有醒来,艾伦有些急了,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聂倩倩的名字,睡梦的聂倩倩差点就看见对方的样子,却被艾伦的声音惊醒。

    艾伦见聂倩倩醒来,忙关心的问道:“倩倩,你没事吧?”随后从桌上的抽了一张餐巾纸,替聂倩倩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聂倩倩缓缓的坐了起来,接过艾伦手中的纸巾,微微摇头,回道:“我没事!”

    刚才他差点就看清楚对方的相貌,那个人和许鹤溪的差不多高,可是聂倩倩却并不觉得他是许鹤溪,虽然自己也曾经像许鹤溪求证过这件事情,当时许鹤溪只说她梦中的那个人是他,可是聂倩倩却并不这样认为。

    “浅浅,你真的没事么?”艾伦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聂倩倩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她自然很是担心的。

    聂倩倩再次摇头,对着艾路说道:“给我倒杯水!”

    闻言,艾伦走了出去,聂倩倩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为什么每次想起那个人,自己的心就会那么的痛,聂倩倩不明白,那个人对她来说究竟是谁,和自己又有着什么样的纠葛。

    下午,聂倩倩看了一下午的文件,会议室中时不时的会传来那些设计师们讨论的声音,却也影响不了聂倩倩的专注。

    “叩叩!”门被轻轻敲醒,聂倩倩微微应了一声“请进!”原本以为进来会是艾洛,却不想竟是周子恒。

    周子恒的脸上依旧是往日温暖的笑容,不同于许鹤溪的妖孽之气,周子恒周身散发着的感觉,该怎么过形容呢?就像是太阳一般温暖人心。

    “浅浅,忙么?”周子恒熟门熟路的在聂倩倩的办公前坐下,看着聂倩倩桌山堆积如山的文件,明知故问道。

    聂倩倩和周子恒的关系还不错,淡淡的回了句“还好!你怎么过来了?”

    周子恒的脸上带着暖心的笑意回道:“过来找你一起吃晚餐啊,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我还想着你该不会是把我这个你的第一个大客户给忘了吧!”

    谈及此处,聂倩倩佯装献媚的说道:“哎呀,周大公子,我这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啊!”

    周子恒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似乎对聂倩倩的答案很是满意。

    周子恒是聂倩倩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个客户,当时聂倩倩也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单生意竟然如此简单的便谈成了。

    那个时候公司才只有两个设计师,她和艾伦抱着一大堆的文件,去周子恒的别墅像他介绍自己为他所公司设计的方案,她第一次见到了周子恒,初见周子恒,她觉得这个男人是在她的记忆中觉得第二好看的男人,虽说比许鹤溪微微逊色几分,但是却也算是极好看了,若不然艾伦当时也不会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许久了。

    “不好意思,少爷正在睡觉,他已经吩咐我们了,说是你们来了在这里先等等。”佣人很有礼貌对着你聂倩倩和艾伦说道。

    聂倩倩心中暗骂这周子恒是在拽什么架子,可是面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只是乖乖的点点头,走到沙发旁坐下,将怀中那一大摞的文件放在茶几上,艾伦也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对着聂倩倩小声的说道:“浅浅,这周总该不会是有意为为难我们?我来之前可是做了功课的,这周总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可是听说这骨子里可是坏的很,一会若是有什么危险情况,你先走,我来保护你!”

    聂倩倩看了艾伦一眼,真相扒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什么是构造的,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他堂堂元茂集团的继承人,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求财,她聂倩倩自是不如他,求色?聂倩倩还不至于自恋的认为自己能够让一个全球女性的公认的前二十名的梦中情人犯下如此罪行,她聂倩倩虽然平时有些小自恋牡丹石还不至与到如此惨绝人寰的地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