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二十二章 践行?

    第四百二十二章     践行?

    许鹤溪听着周周子恒说的这番话,心中便也明白几分,这个男人构不成他的威胁,因为从他脸上那抹真心为聂倩倩开心的表情看着,这绝对不会是骗人的表情,所以他很开心,开心这个男人将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聂倩倩朝着周子恒微微点头,没有说话,结婚对她而言好像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她感觉不到开心,也感觉不到难过,结婚是为了偿还在许鹤溪这么多年来陪伴的恩情。

    自那日与周子恒吃饭之后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星辰集团正如火如荼的忙着半个月后的竞标会,聂倩倩的日子也是非常的忙碌,许鹤溪今日看上去也很忙,每天早晨醒来都不见人影,而晚上睡着前也不见他回来。

    只是偶尔会让秘书给她送过来一些好吃的东西,然后交代着今日都会忙些,让聂倩倩按时吃饭,自从醒过来已经过去五年,许鹤溪极少会这样忙的夜不归宿,这次看来八成是因为聂倩倩与他之间的婚事,才会如此忙的。

    正当聂倩倩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周子恒看上去确是一副很清闲的样子,也难怪这都要回总公司的人了,还能有多忙么?

    “浅浅,忙么?一起去吃饭怎么样?”周子恒出现的倒很是时候,聂倩倩正好将手中的一些事情处理完,若是他在再早出现一个小时,聂倩倩可是全然没有时间来打理他的。

    “怎么?这要走了,是不是有些感伤啊,这几日来我这来的这么勤?”聂倩倩忍不住揶揄道。

    周子恒却是很随意的在她的面前坐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回道:“是啊,我这马上就要走了,空虚的很啊!”说着周子恒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佯装着一脸空虚的样子,惹得聂倩倩不由的微微一笑。

    “走吧,今天我请客,就算是为你践行了!”聂倩倩站起身来,将放在衣架上的外套拿了下来,对着周子恒说道。

    周子恒也跟着起身,回道:“好啊,既然是你请客,那今日我要吃些好吃的!”说着周子恒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聂倩倩不由的心疼起自己的钱包来。

    周子恒选择的是一家极富盛名的火锅店,许鹤溪因为总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什么营养,所以一直都不喜欢聂倩倩来吃这些。

    因为自从五年前醒过来之后,医生曾多次告诫聂倩倩,平时一定要注意营养膳食,所以平日里的一些吃的,基本上都是许鹤溪命家里的保姆送过来,即使没有保姆的营养膳食,许鹤溪也会嘱咐艾伦去专门的饭店买些的。

    周子恒今日选在这个地方,让聂倩倩很是开心,虽说害怕许鹤溪知道了会生气,但是今日却是周子恒选在的地方,与她并无什么关系的。

    周子恒和聂倩倩悬选择了一个极其安静的位置坐下,聂倩倩和他分别拿着一份菜单开始点菜,周子恒随随便便的点了两三样,聂倩倩却不同,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吃的下,叫菜单山的诸多食材都点了遍,惹得一旁的服务员好奇的看着她那小身板竟如此能吃。

    点好菜之后,聂倩倩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看着周子恒才点了几个,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么一点,够你吃的么?”

    周子恒微微点头,没有回话,因为他深知一会聂倩倩是没有办法消灭她所点的那些食材的。

    “你看起来很喜欢吃这些东西,以前吃饭怎么不见得你来!”周子恒看着聂倩倩疑惑的问道。

    聂倩倩喝了一口面前的清水,看了看周围,一副做贼心虚的回道:“因为小溪说这些东西没有营养,平时总不让我来。”

    闻言,周子恒的面色微微一怔,随后回道:“真不知道你竟然如此听他的话?”聂倩倩平日看上去性格还是比较洒脱,做事情也是个很严谨的人,看上去不像是那种会听命与别人的人,怎么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竟因为许鹤溪而割舍。

    周子恒的话,曾经艾伦也问过自己,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对了“我只是不想让我唯一的亲人为我担心而已。”因为曾经自己从楼上摔下去在医院时,聂倩倩清楚的从许鹤溪的脸上看到那种担心,那样的无助和伤心,一直看上去对什么东西都不是很关系的许鹤溪,在那一刻,聂倩倩清楚的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软弱,无助。

    聂倩倩觉得许鹤溪不只是把自己当做是爱人,同时也是最亲的亲人,也是唯一的亲人,因为许鹤溪曾经对自己说过,他的父母在几年前双双遇难,而聂倩倩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然而许鹤溪对自己而言来说,不也是永阳如此么?

    “亲人?许鹤溪的父母我知道他们前几年遇难了,但是浅浅你的亲人呢?”周子恒与聂倩倩是从工作的关系演变成朋友的,所以对于聂倩倩的私事并不是很了解,现在听聂倩倩这么说,难道她的亲人也?

    “我的孤儿,所以我没有亲人,许鹤溪对我来说既是恋人也是亲人!”聂倩倩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是随意,可是这心中的苦只有自己明白,记忆中只有这五年的生活,曾经的朋友及时是那些舍弃自己的亲人,她都不曾记得,虽然许鹤溪总是对自己说“那些痛苦的回忆,不记得也好!”但是她总是想知道,自己的亲身父母为什么不要她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都不在了,聂倩倩没有去过问过许鹤溪这些事情。

    “你是孤儿?”周子恒还是第一次听见聂倩倩这么说,也是第一次知道聂倩倩的身世竟是如此,五年前初次见到聂倩倩的时候,她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微笑,是那种恋爱中的女人的笑意,周子恒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许鹤溪,但是当初的聂倩倩是那样的开心,而现在却总觉得欠缺了些什么?他不明白,也无权去过问聂倩倩与许鹤溪之间的事情,他只是希望聂倩倩可以开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