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二十五章 转危为安

    第四百二十五章    转危为安

    许鹤溪赶到医院的时候,聂倩倩正在抢救室,一直守护在门外的艾伦原本是去给聂倩倩送资料的,可是却见到正被台上救护车的聂倩倩便跟来了医院,看见许鹤溪走来,她忙迎了上去,解释道:“许董!”

    “浅浅怎么样?”许鹤溪问道,看着他额头上的汗,便知道一定是从医院门口跑来的,心中定是焦急万分。

    “高烧引发的心脏衰竭,现在正在急救!”艾伦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颤抖,聂倩倩对她来说亦是恩人,也是老板更是朋友,若是今日她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该如何是好。

    “什么?”许鹤溪闻言便准备进去,却白站在一旁的秘书拦了下来,秘书劝解道:“总裁,医生一定会想办法抢救的,您现在进去也只是适得其反而已!”

    许鹤溪自是知道他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他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聂倩倩就这么没了,她明明答应了要嫁给自己的,现在他还没有娶她,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正在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许鹤溪连忙走了上去,问道:“医生,浅浅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许鹤溪的心却是极其的担忧。

    “病人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日后在饮食上一定要小心些!”医生叮嘱道。

    许鹤溪这才松了一口气,聂倩倩从里面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后来被转到了高级病房。

    病房内聂倩倩还处于昏迷的状态,许鹤溪坐在一旁,看着他很是心疼,另一边艾琳和王秘书站在那里始终不敢言语。

    “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许鹤溪转头看着艾伦问道,聂倩倩到底吃了什么?他总要查清楚。

    “许董,BOSS下班之后就走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后来发生了什么?”艾伦诚惶诚恐的回道,对于许鹤溪她从心底还是有些害怕的,这个男人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的那样简单,今日周子恒来找聂倩倩的事情,她并不准备告诉许鹤溪。

    其一因为聂倩倩变成现在这样的样子也不一定是因为周子恒,许鹤溪现在正在气头上,若是自己讲周子恒供出去了,肯定会免不了许鹤溪对周子恒的一番质问。

    其二若是这件事情真的跟周子恒有无关,那自己此时将周子恒供了出去,许鹤溪找他理论一番之后,等聂倩倩醒来发现与他无关,那自己岂不是做了坏人么?

    所以最终艾伦并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一切还是等聂倩倩醒来在解释清楚,更何况现在聂倩倩昏迷,许鹤溪若真的生气了,谁又能阻止得了他呢?唯一能阻止她的人在床上躺着呢?

    “你们先回去!”许鹤溪见在艾伦哪里没有打听出什么也不在多问,便让两人先回去了,一切等聂倩倩醒来在问个清楚就好。

    艾伦还是有些担心聂倩倩,但是既然现在有许鹤溪陪着,想来聂倩倩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便放心的出去了。

    两人走后,许鹤溪去见了一下医生,这家医院是有许鹤溪股份的,所以这里的医生护士对许鹤溪也是极其尊敬的。

    “陆医生,浅浅的情况还会不会引发什么并发症,失去的那记忆现在是否有想起来的迹象!”许鹤溪在医生的面前坐下,问道。

    陆医生并不明白许鹤溪话中的意思,一直以他是希望聂倩倩尽快恢复记忆,回道:“许总,很抱歉,浅浅小姐的暂时没有恢复记忆的打算,一起还要等她醒了再做个详细的检查比较好!”

    “是么!”许鹤溪淡淡的回道,每次聂倩倩进医院的时候,她总是会担心聂倩倩想起来,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莫尚谦,那么自己再也没有可能站在聂倩倩的身边了!

    病床上的聂倩倩这次做了一个不同的梦,梦中却依然是那个男人,她依旧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他们好像在一起吃火锅,然后模糊的影响随机转到了医院,她在医院的长廊上很是担心和内疚,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醒来时,窗外的阳光正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微微有些刺眼,鼻尖传来熟悉的药水味,聂倩倩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只记得昨夜有些发烧,吃了药便早早睡下了,为何一觉醒来却在医院。

    “浅浅,你醒了?”耳边传来了许鹤溪的声音,他看上去有些憔悴,俨然一副一夜未睡的样子。

    “我怎么在这里?”聂倩倩只觉得口干舌燥,说出的话都有些嘶哑。

    许鹤溪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蘸着水在她的唇上,很是细心,回道:“昨夜你差点连命都丢了!”

    聂倩倩这么一听更是疑惑了,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发烧,怎么会如此严重,这许鹤溪莫不是小题大做了。

    许鹤溪见捏前期啊一脸不相信的样子,问道:“昨天吃了些什么?我不是交代你不能吃太辣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这么不听话!”许鹤溪佯装着生气的样子,可是说出的话却是不由的柔了几分,还带着满满的心疼。

    “昨天?”许鹤溪为什么会知道,聂倩倩不敢确定艾伦有没有跟许鹤溪说些什么?昨天也是自己要吃那么辣的东西,怪不得周子恒,随意绝对不能说出来,然后让许鹤溪迁怒与周子恒的,聂倩倩只得隐瞒道:“对不起,昨天回来我路过一家火锅店,便一个人进去吃了些,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保证,下次我在也不会了!”

    “还有下次,就这一次你已经差点要了我的命!”许鹤溪显然不相信聂倩倩的话,不过既然现在聂倩倩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又像他保证了以后不会在这么做了,许鹤溪决定还是相信他这一回好了。

    闻言,聂倩倩虚弱的笑了笑,伸手拉着许鹤溪的手,再三保证道:“小溪,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对于他来说许鹤溪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不愿他伤心难过,昨日一时嘴馋,以后再也不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