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要自由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要自由

    许鹤溪回来的时候,聂倩倩正好跟艾伦通完视频,他缓缓走了进来,看着聂倩倩还没有睡着,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在等你啊!”聂倩倩倒是难得说些情话,许鹤溪面上的表情足矣证明他很喜欢听自己这么说,聂倩倩为的也只是不想让许鹤溪多问些什么?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被他套了话,那么这么长时间以来公司所有人的努力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白费了。

    “你啊,每次有事情求我的时候,总是会说些我爱听的话。”许鹤溪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坐下,将手中给她买的水果放在一旁,一脸无奈的说着。

    “哪有?”聂倩倩强烈的表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着。其实心中却暗暗抹汗。自己的套路现在已经一一被许鹤溪识破,看来以后自己还得多想些‘对付’他的招数。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许鹤溪让聂倩倩躺下,随后将她身上的被子盖好,在聂倩倩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便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桌上还放着他带回来的文件。

    聂倩倩看着不远处许鹤溪的身影,心中忽然觉得对他隐瞒了那个案子的事情而有些愧疚,许鹤溪总是如此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即使限制她很多东西,却都只不过是为她着想的。

    隔天,聂倩倩醒来的时候,许鹤溪已经将东西收拾妥当,家里的佣人已经将早餐送来,是聂倩倩最喜欢的莲子百合粥。

    “小懒猪,醒了?”许鹤溪坐在聂倩倩的床边,手上正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看着,看见聂倩倩醒来时,不由的将书本合上,满眼宠溺的看着眼前人。

    聂倩倩微微点头,昨晚自己睡的极好,梦中都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她缓缓做了起来,看着摆在不远处的保温盒里,问道:“是莲子百合粥?”

    许鹤溪微微点头,取笑道:“还真是个小馋猫,隔着盒子都能问道味道。”聂倩倩倒并不是闻到的,只是刚才在梦里就想着这粥来着,刚才也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竟然真是自己喜欢的莲子百合粥。

    许鹤溪将病床上的小桌子抽了出来,随后将保温盒里的粥打开,倒了一碗放在聂倩倩的面前,聂倩倩一会便将那粥给消灭干净,许鹤溪将保温盒收好,这时王秘书走了进来,对着许鹤溪恭敬的说道:“总裁,夫人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哇,我终于可以出院了!”闻言,聂倩倩激动的便跳了起来,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还好一旁的许鹤溪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一副惊魂未定的说道:“你啊,这还没出院,又想住院么?”

    聂倩倩可以听出许鹤溪的话中带着丝丝的怒意,只得吐了吐舌头,乖乖的坐了回去。

    随后换下了这病号服,跟着许鹤溪回了家,这在医院住了已经一个月了,每天鼻尖都是消毒水的味道,现在终于可以呼吸道外面的空气了,想想都不由的很是激动啊!

    可惜啊,刚刚才从医院的‘牢笼’中逃出来,聂倩倩却又钻进了名为‘家’的牢笼,唯一不同区别的便是,这医院的病房太小,家里很大,但是再大,聂倩倩的活动范围也只能是这里。

    就这样在家里住了十天之后,聂倩倩终于憋不住了,她走到许鹤溪的书房,严重抗议许鹤溪不敢剥夺自己的人生自由。

    “小溪,我要出去,我要去购物,去上班,去看看外面的人,我要看看除了你以外的男人,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你不能如此限制我的自由。小溪,我抗议!”聂倩倩站在许鹤溪办公室的门口不满的叫嚣道。

    可是里面半天没有回应,聂倩倩知道许鹤溪一定在里面,肯定是装作听不到,想让自己知难而退的,便再次喊道:“许鹤溪,我真的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你若是在如此,我便要跟你绝交,你这个暴君,你这个坏人!”

    门被缓缓的推开,却不想走出来的不是许鹤溪竟然是王秘书,他的脸色看上去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低声道:“夫人,总裁现在正在里面跟董事们开会,他让你先回去,一会会议结束之后,便带你出去购物,看看外面的人。”

    聂倩倩这么一听瞬间囧了,王秘书都听见了那么就是说里面的董事们全部都听到了刚才自己所说的话,这丢人也丢大了,这好好的董事会为什么要在家里开,聂倩倩心里埋怨着,很快的便消失在了王秘书的眼前。

    她快速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坐在画架前描描写写,可是心却始终静不下来,刚才自己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说他,他一定很生气吧,聂倩倩一想到许鹤溪生气的样子,心中便有些害怕,平日许鹤溪虽然很少生气,但是生起气来,却是让人很害怕的。

    就这样聂倩倩怀揣着不安,直到许鹤溪的到来,他推来门进来的时候,聂倩倩已经趴在桌上睡着,桌上还放着一份许鹤溪的素描,只是在他的头顶上却被加上了恶魔的耳朵,看上去虽然很好看,但是这无疑就是聂倩倩借由此画在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许鹤溪将那幅画收好,伸手将聂倩倩抱到了床上,看着聂倩倩,他觉得这次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太过分了,上次的事情真的让他很害怕,他害怕聂倩倩真的会离开自己,所以以后他绝不允许聂倩倩发生半点闪失,但是为此却让聂倩倩失去自由,这未免有些太过了么?

    许鹤溪伸手轻轻的理了理聂倩倩耳边的碎发,低喃道:“对不起,浅浅,我真的太害怕失去你了!”

    许鹤溪说这句话的时候,聂倩倩已经醒来,却并没有睁开眼睛,她知道上次自己差点丢了性命的事情让许鹤溪真的很害怕,五年前醒来时许鹤溪的眼神,至今还印在他的脑海中,三年前的事情让许鹤溪也是三魂丢了七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