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三十章 婚期提起

    第四百三十章   婚期提起

    许鹤溪的这些做法,若是在为聂倩倩考虑的份上,她还是能够理解的,可是他不能因为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便限制她的自由,她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总不能为了害怕,而不出门,那样活着对她来说又有什么意思呢?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他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他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聂倩倩。

    聂倩倩伸手紧紧的握住了许鹤溪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许鹤溪说道:“小溪,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许鹤溪的脸上扬起丝丝的微笑,点了点头,对着聂倩倩说道:“若是不想睡了,我带你出去逛逛。”

    “真的?”聂倩倩这么一听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睡觉,从医院回来之后,跟在医院的生活都是一样,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这短短一个多月,自己的腰很明显的就是粗了很多。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笑,让聂倩倩准备准备,一会带她去超市买些东西。

    聂倩倩就差拍手说好了,用了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拉着许鹤溪的手走进车库,许鹤溪在车库里选了一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让聂倩倩坐了进去,随后贴心的将聂倩倩的安全带系好。

    两人开车开到了离家有些远的大型购物超市,聂倩倩平时除了画设计稿,出门逛街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超市,她总是喜欢将空荡荡的购物车里,一件一件的添着自己需要买的东西。

    即使在意大利,许鹤溪出门也样貌出门也总是遭受欣赏的目光,毕竟对于美的东西,谁不喜欢呢?若是自己在马路上看到长得比较好看的女人和男人自己也会不由的多看两眼的。

    许鹤溪推着购物车,聂倩倩挽着他的胳膊,挑选着该买的东西,今天是周末超市里有不少来购物的人,其中还有些是跟自己一样的中国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出门的聂倩倩这是第一次出门,兴奋的好像有很东西要买,从货架上一一的拿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许鹤溪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自己意会只要付钱就好,其他的就随聂倩倩开心就好。

    聂倩倩看着前面正摆着很多自己喜欢吃的饼干,便放开许鹤溪跑了过去,这时站在他们不远处的两个女孩子目光不由的朝着聂倩倩看来,互相交谈着:“你看,那不是尚谦集团总裁的前女友么?”

    另一个女孩子也朝着聂倩倩的方向看了一眼,只可惜只能看到聂倩倩的背影,她有些不相信的回道:“怎么可能,尚谦集团总裁的前女友不是死了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啊?”

    另一个女孩子显然是很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回道:“她就是,我曾经跟着父母参加过她朋友的婚礼,当时挽着莫尚谦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她!”

    另一个女孩子听她这么说,也是半信半疑,两人说着便朝着聂倩倩的方向走来,许鹤溪却快他一步走了上去,拉着聂倩倩的手,在她的额上亲亲印下一吻说道:“你这从小生活在意大利,难道这些东西你还没吃够么?”

    那两个女孩子自是听见了许鹤溪的话,但是他们却看不清楚许鹤溪的脸,从许鹤溪的话中,他们想着自己大概真的是认错了,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长得有几分相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随后那两个女孩子便朝着另一边走去。

    聂倩倩并未发现许鹤溪这突来的暧昧有什么别的用意,也并未多想,回道:“没办法,我就是喜欢这个!”说着笑着又拿了几包放进购物车里,许鹤溪倒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目光朝着那两个远去的女孩望去。

    刚才若是那两个女孩子见到聂倩倩问她是不是莫尚谦的女朋友,聂倩倩一定会有所好怀疑,她失忆的事情,许鹤溪知道聂倩倩一直很在乎,她想要想起自己忘掉的那二十多年,可是他不允许,因为若是聂倩倩想起来之后,那么她一定会痛恨自己,离开自己,重新回到莫尚谦的身上,那么他这五年来的陪伴,又算什么呢?

    “倩倩,这次等我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好么?你到时候只要做个美美的新娘就好,其他事情都由我来安排!”那两个女孩的出现,让许鹤溪慌了神,他已经不能再等了,若不是英国那边的事情自己不得不去处理,他恨不得明日就跟聂倩倩结婚。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不明白这好好的他为什么又提起结婚的事情,不是说好了等他回来之后在安排的么?为什么现在又急着结婚呢?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真的吓到许鹤溪了,聂倩倩想着应该如此,便点了点头应允道,反正她早晚也是要嫁给许鹤溪的,早嫁晚嫁又有什么区别呢?

    许鹤溪这次去英国出差大概要一个月的事情,而尚谦集团的这个案子若是成了,自己也要去a市,一个月的时间等那边的事情步上正轨,将它交给艾伦处理善后便可以了!

    若是尚谦集团的这个案子没有成,那自己乘此机会正好可好好休息,等和许鹤溪结婚之后,在去上班,这样也是不错的。

    许鹤溪见聂倩倩同意了,激动的将聂倩倩拥入怀中,因为自己的患得患失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结婚的事情,而聂倩倩你每次都什么不问便同意了,他很感激。

    聂倩倩被许鹤溪这突来的拥抱,弄的一时有些不好意思,虽说在这意大利拥抱亲吻什么的都是正常的事情,但是自己作为中国人,在这样的一个公众场合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小溪,你放开我!”片刻之后聂倩倩见许鹤溪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便忍不住提醒道,这一提醒许鹤溪才意识到,缓缓的松开了束缚着聂倩倩的怀抱,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伸手将聂倩倩额前的碎发理了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