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三十六章 拍婚纱照

    第四百三十六章   拍婚纱照

    艾伦从美国回来之后,聂倩倩安排她休息几日之后在准备去a市的事情,艾伦倒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休息两三日之后,便陪着聂倩倩去拍婚纱照。

    其实拍婚纱帮忙的事情完全用不上艾伦,许鹤溪早已安排妥当,一堆人围着聂倩倩忙前忙后的,艾伦甚至连插都插不上去,弄的只得用着那怨恨的小眼神,站在人群外感叹这万恶的金钱啊。

    今日的天气还不错,阳光正好,许鹤溪早已将拍婚纱的事情准备妥当,为了聂倩倩的身体着想,便没有想着去其他国家拍婚纱照,更何况这意大利的有很多地方的景色还是不错的。

    “累么?”许鹤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走到聂倩倩的身边,看着她问道,为了不想聂倩倩泰太辛苦,婚纱照许鹤溪都按照最简单的标准来拍摄了,但是还是有些担心聂倩倩的身体吃不消。

    今日的聂倩倩在造型师和化妆师的巧手下将其灵动的气质无不展示出来,看上去让人不由的有些吃惊。

    “小溪,我哪有那么脆弱啊!”聂倩倩抬起头看着许鹤溪,总觉得很多事他对自己的保护都一些过度了!

    许鹤溪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聂倩倩的发丝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也觉得自己在聂倩倩的身体上总是有些大惊小怪的,怎么说聂倩倩也是一个公司的领导者,这样的事情还是累不着她的。

    艾伦拿着两瓶水走了过来,看着面前俊男美女的组合,不由的想着这世界还真不是全部都是公平的呢?聂倩倩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要不然这辈子怎么能遇到许鹤溪这样的好老公呢?

    “许总,BOSS给你们水!”艾伦将手中的两瓶水分别递给两人,许鹤溪很贴心的将自己手中的水拧开,然后又重新盖上,递给聂倩倩,再将聂倩倩手中那瓶还没有打开的水拿了过来,对着艾伦说道:“艾伦,你陪陪浅浅!”艾伦微微点头,随后许鹤溪看了一眼,便走到另一边,桌子上还摆放着很多许鹤溪没有处理好的文件呢?堆积这么多工作,都是因为前几日陪伴聂倩倩所剩下的。

    艾伦看着许鹤溪的背影,对着聂倩倩说道:“BOSS你快告诉我上辈子你是如何拯救银河系的,这辈子我也要拼一把,搞不好下辈子还能遇到一个跟许总一样多金帅气又贴心的老公呢?”

    聂倩倩将许鹤溪递给她的那瓶水浅浅的喝了一口,随后无情赏了艾伦一个白眼,自己可没有拯救银河系的本事,许鹤溪对自己真的确是很不粗,想来也是自己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好事了?若不然就是上辈子许鹤溪亏欠自己什么了,这辈子来偿还的,其实这说起来也只是个玩小话,许鹤溪为何对自己这样,聂倩倩也想不明白。

    艾伦自是看得明白,许鹤溪对聂倩倩是真的爱,但是聂倩倩对许鹤溪却总觉得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不像是爱情倒是有些像亲情。

    “BOSS,你真的不打算告诉许总要去a市的事情啊?”艾伦看了眼不远处的许鹤溪有些担心的问道,这许总若是知道了,真不知道回引起什么后果,到时候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将火气发泄到自己的身上,把自己给开了,虽说公司的领导者是聂倩倩,但是许鹤溪也是占有很大股份的,想要开除一个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只怕到时候聂倩倩也保不了自己,虽说以艾伦现在的工作阅历不愁找不到工作,但是她对星辰是有感情的,其实最主要的也只是害怕许鹤溪难过而已……

    艾伦的话让聂倩倩一直以来的因为隐瞒许鹤溪的愧疚也不由的体现出来,这件事情若是让许鹤溪知道他一定会生气的,所以聂倩倩觉得一定不能让他发现,等他从英国回来之后,那边的事情她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到那个时候她在跟他好好的说说,他应该会明白的。

    “艾伦,这几日你便准备准备去那边的事情,小溪那边若是发现了,还有我顶着呢,更何况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她是不会发现的!”聂倩倩心中对许鹤溪虽然有些愧疚,但是她现在还是不能跟他坦白,因为这件事情对她对公司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

    艾伦微微点头,虽然心中同样有些担心,但是聂倩倩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许鹤溪那边她一定会处理好的,毕竟许鹤溪总是拿聂倩倩没有办法,聂倩倩也能很好的将许鹤溪心中的怒火给扑灭的,自己的担心倒显得有些多余了,还是好好的准备聂倩倩交代的事情吧。

    休息完之后,聂倩倩和许鹤溪重新开始拍摄,摄影师一边拍着一边赞叹这许鹤溪兼职就是从画报中走出来的人,看他的样子若不是知道许鹤溪的身份,一定会邀请许鹤溪作为他的模特的。

    对于他人的夸奖许鹤溪倒显得很平淡,毕竟以他的长相来说,想必也是从小被夸大的,心中自然已经练出了一种‘百毒不侵’的功力了!

    聂倩倩可以从哪些助理的眼神中看出他们对自己的羡慕,相比这种眼神聂倩倩倒也是习惯了,若不是自己心态好,恐怕早就在这种眼神出衍生出一种自卑感了。

    一天的拍摄很快的便结束了,聂倩倩和许鹤溪配合的很好,所以拍摄起来也是极其的顺畅,临走时摄影师看着许鹤溪的眼神还是一副欣赏却又不甘的样子,想来他应该是很希望许鹤溪当他的模特的。

    “有什么事开心的事情?”回去的车上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看着自己微微带着笑意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聂倩倩刚刚只是想到了那摄影师的最后的眼神和许鹤溪一脸平淡的样子,心中着实有些同情那摄影师几分,若是许鹤溪是个普通人,可能还会因为那丰厚的模特费而圆了那摄影师的心愿,只可惜啊,许鹤溪可以堂堂的总裁,又怎么会差那些小钱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