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三十七章 出差

    第四百三十七章     出差

    “没什么?”聂倩倩并没有将自己心里刚才想到的事情告诉许鹤溪,因为许鹤溪应该也是知道的,他这样混迹于商场上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那摄影师的心思呢?

    “你啊?每天就知道胡思乱想!”许鹤溪伸手宠溺的勾了勾聂倩倩的鼻头,这一动作,却让聂倩倩倍感熟悉,好像在多年前谁也曾对自己做出相同的事情,聂倩倩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许鹤溪,但是不是许鹤溪又能是谁呢?

    聂倩倩淡淡的回以一笑,没有说话,随后便在靠在许鹤溪的肩头睡着了,一天的拍摄若说不累那也是骗人的,脸都快笑得抽筋,不过还好这摄影师也是很有名气的,不至于受什么大罪,稍微休息一下便好了……

    许鹤溪出差的日期定在一号,聂倩倩第一时间让艾伦准备他们二号便去a市。

    “BOSS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周总,若是他知道我们过去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艾伦抱着一大摞文件放在聂倩倩的面前,好心的提醒她一下。

    聂倩倩这才想起周子恒也在a市的,犹豫了一下,调皮的回道:“不用了,等我们过去了,给他一个惊喜这样不是更刺激么?”

    艾伦看着自己的老板,有些时候还真的是有些淘气,这样做的确是有趣了很多的,真相看看周子恒若是看见聂倩倩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聂倩倩在工资将出差要带的东西收拾妥当之后便交给了艾伦约定后天一早在机场碰面,明天许鹤溪就压出差了,今天她还要早些回家。

    聂倩倩开着车回到家的时候,许鹤溪不在不在书房,聂倩倩便走大了他的房间,地上正摆放着两个行李箱,看来是许鹤溪正在收拾行李,聂倩倩径直走到了许鹤溪的衣帽间,见许鹤溪正在挑选着要带去的衣服,便走上前去适当的给些意见。

    “听说英国现在天气不错,你不需要带太厚重的衣服,这些还有这些应该就足够了!”聂倩倩指了指几件正装和休闲服说道。

    许鹤溪很是听从聂倩倩的意见,将那几件衣服拿了下来,随后又从放满手表和眼镜的展示柜中拿拿出了几个放入盒子中一并带上。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若是无聊了,便让艾伦陪你到处逛逛,我很快就回来了!”这次出差是许鹤溪这五年来走的最长的一次,心中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担心聂倩倩,他拿出一张卡递给聂倩倩,接着道:“买些自己喜欢的。”

    “不用了,我不是有你的副卡么?那已经够用了!”聂倩倩谢绝了许鹤溪手里的卡,许鹤溪曾经给她的那张副卡,聂倩倩从未用过,她自己挣得钱已经完全够她花的了。

    “那张副卡我从未见到你用过,这张卡里面都是你公司每年给我的分红,反正我也用不上,你先拿着吧,等我那日需要了再找你借!”说着许鹤溪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聂倩倩见许鹤溪如此坚持便也不好在说些什么便伸手拿了过来,许鹤溪对自己总是这样的好,只是自己还不想用他的钱,当初公司就是许鹤溪投资的,自己当时身上身无分文,若不是许鹤溪她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呢?

    许鹤溪见聂倩倩收下了心中也很是高兴,对着他说道:“记得一定要用啊,要不然我会生气的!”

    聂倩倩微微点头,回道:“我一定会用的!”

    隔天一早,王秘书便过来接许鹤溪,聂倩倩还未起床,许鹤溪倒是清闲的坐在那里吃着早餐,丝毫不着急的样子,王秘书看着手表,上前提醒道:“总裁,时间差不多了!”

    许鹤溪淡淡的看了王秘书一眼,点了点头,坐着电梯上了楼,聂倩倩已经醒来,已经收拾妥当,正准备下楼,便看着许鹤溪走了进来,“时间差不多了吧?我送你!”他一不小心睡过头了,差点误了送许鹤溪上飞机的事情。

    “不用了,王秘书过来接我了,你在家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就好!”许鹤溪轻轻的将聂倩倩抱进怀中,随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聂倩倩微微点头回道:“好的,我知道了!”其实今日许鹤溪离开,明日自己便要前往a市,等事情忙完之后,她再像许鹤溪请罪好了。

    许鹤溪就这样抱着聂倩倩很久,直到门外传来了王秘书再次催促的声音,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聂倩倩。

    聂倩倩将许鹤溪送到门口,看着他上了车之后,站在原地直到车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刚才差点就因为负罪感和许鹤溪坦白了要去a市的事情,心中虽然愧疚,但是若这件事情成了,许鹤溪应该也会替她高兴的。

    许鹤溪走的第二天,艾伦便准时的出现在了聂倩倩家别墅的门口,聂倩倩手上领着两个行李箱,对交代佣人说,许鹤溪出差,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便去艾伦家住一段时间,若是许鹤溪问起来,让他直接给自己打电话就好,佣人们微微点头,对于聂倩倩的话也是深信不疑的。

    艾伦将聂倩倩的行李搬上车之后,对着她说道:“BOSS事情都准备脱了,其他人昨天就先过去了,今天就我们两人!”

    聂倩倩微微点头,看了眼面前的房子,随后上了车,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BOSS你怎么了?舍不得么?我们很快就回来了,若是顺利的话,一个月的时间便足够了!”艾伦看着聂倩倩一副惆怅的样子,说道。

    聂倩倩看着窗外的风景淡淡的回道:“也不是不舍得,只是从未离开过这个家,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啊!”自从五年前醒过来之后,聂倩倩便从未出过差,也更没有离开过那个房子,现在一去就是一个月,心中有些不安也是正常的。

    艾伦看着聂倩倩这才明白她为何如此惆怅,原来是因为这个,的确是平时许鹤溪对聂倩倩的行动总是控制的很严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