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

    聂倩倩从洗手间回来,见三人同时用着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疑惑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说着聂倩倩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不应该啊,刚才自己才照过镜子,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谁知,聂倩倩此话一出,三人均笑了起来,尤其是艾伦笑的最开心,“你们笑什么啊?”聂倩倩佯装生气的问道。

    周子恒见状,说道:“她们两个刚才闲来无事打赌,说是你一会回来用这这眼神看你,你会作何反应,艾伦说你定是会这样反应的,我们两个还不信,看来她还是挺了解你的?”

    听完周子恒的解释,聂倩倩心想这三个人是多无聊啊,开这样的玩笑,她走到周子恒的身边坐下,问道:“那你们两个人猜想我会有何种反应呢?”

    “我想你应该会回头看看,身后是不是跟进来什么奇怪的人,凯瑟琳则说你一定会淡定的走过来坐下,然后再问我们在笑些什么?”周子恒解释道。

    聂倩倩暗想,凯瑟琳说的那应该是她自己吧,自己这反应应该是最普通不过的吧。

    吃饭间,周子恒问聂倩倩“这次准备待多久啊?”

    聂倩倩回道:“最多一个月吧?因为小溪去英国只会待一个月,若是我比他晚回去一定会被他发现的。”

    闻言,周子恒好笑的回道:“那这件事情他早晚会知道,尚谦集团这次的项目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到时候各大媒体也一定会争相报道的,那时你就是相瞒也瞒不住了?”

    聂倩倩自是明白这些,“那时我们的项目应该也完成的差不多了,若到时候真的被小溪知道了,我只好负荆请罪了,事情到时候都完成了,想来他应该不会过多的苛责我吧?”聂倩倩早已打算好了,就连到时候求情许鹤溪原谅的方法都想好了,第一种就是卖萌装可爱,若是到时候许鹤溪还是生气的话,那就实行第二种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许鹤溪总会原谅自己了吧。

    “你啊,若是被鹤溪之后一定会被你气死的?”周子恒淡笑着说道。

    凯瑟琳和艾伦也是一脸对许鹤溪得妻如此,很是心疼的眼神。

    吃完饭之后,周子恒原本想着带聂倩倩去附近逛逛,但是聂倩倩想着周子恒还要上班,虽说是个总经理,但是这样陪着自己也不好,便找了要回去睡觉的借口给拒绝了,周子恒见此也不强求,开车将聂倩倩送回到酒店,便跟她说一声晚上有约,不能呢过来陪她吃饭了。

    聂倩倩淡笑道:“没事,有凯瑟琳和艾伦陪我已经足够了,你去忙你的吧,以后还有很多时间你可以请我吃饭呢?”

    周子恒微微点头,直到看着聂倩倩等人上了电梯才转身走开。

    周子恒与莫尚谦晚上约定的地点是一件很安静的酒吧,这里不同于那些人声鼎沸音乐舞动的酒吧,出奇的安静,来这里的客人在各自的包厢内,而且这里的包厢隔音效果特别好,很适合谈业务,而且在这里只要你的要求,基本上都能得到满足,只要你出的起钱。

    周子恒率先到的,服务员将他带到了他早已预定好的包厢,随后正将手上的单子递给他,周子恒微微抬手拒绝,让服务员直接上两瓶上好的酒就可以,服务员也没有说什么?微微点头便走了出去。

    周子恒刚到没多久莫尚谦便到了,他走到周子恒的身边坐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在一旁,说道:“等很久了?”

    “没有,也是刚到而已!”周子恒淡淡道,莫尚谦与他小的时候也算是很熟悉,只是后来他去了意大利,他们的感情便淡了很多。

    服务员端了两瓶酒进来,放下后便又退了出去。周子恒将面前的两个杯子里倒满了酒,两人都未动手。

    “尚谦,有些话我也不想与你拐弯抹角,我想今日找你来为的是什么事情,你心中应该也有几分明白。”周子恒开口道。这些年与莫尚谦的情谊仍在,商场上那些尔虞我诈,弯弯绕绕,他也不愿同他较量。

    莫尚谦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冷冷道:“你找我来所谓何事,我当然明白,落莉这些年对我的付出,我并不是没有看见,但是我与她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这件事情我跟她说过,但是她却还是装作不知!”

    周子恒看着莫尚谦,当初那么喜欢周落莉的一个男人,竟然能将这段感情忘得如此彻底,是因为爱的不够深,还是后来的这段让他刻骨的都记不起上一段恋情。

    “尚谦,莉莉对你的感情我们都明白,这些年来她日日去给你送饭,当初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妹妹,因为你厨艺却变得十分好,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一次,哪怕一次尝过她给你送的饭,看着她这样作为哥哥的我也很是心疼,所以今天我想为了莉莉,在替她争取最后一次。”周子恒总是喜欢自家的妹妹能够得到幸福的。

    周子恒说话间,莫尚谦又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后道:“子恒,我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此生我都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即使莉莉强求得来这段感情,你觉得她会幸福么?”

    周子恒自是莫尚谦话语中说的是那个五年前便被绑架杀害的女人,“尚谦,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为何不放开自己的心,重新去接纳下一份感情呢?”

    “死?谁告诉你她死了?落莉还是你的父母,又或者是那些以讹传讹的人,她没有死,只是躲起来了而已,我相信,她一定会回来的,若是倒是她回来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谈及聂倩倩时,莫尚谦的脸上出现的才是难得的柔情。

    周子恒看着他这个样子,那个女人的事情自己曾经听周落莉还有自己的父母说起过,DNA比对都毫无差别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错,这只不过是磨砂跟前不愿相信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