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六十八章 敌意?

    第四百六十八章    敌意?

    几人在酒店的餐厅中落座,服务员将菜单递给每一个人,聂倩倩看都没有看一眼的说道:“我要个蔬菜沙拉就好!”服务员微笑点头。

    周子恒却很是担心的说道:“倩倩,早上就吃什么点怎么行?我再给你点个甜品好不好?”周子恒的声音很是温柔,坐在一旁的莫尚谦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周子恒对聂倩倩好像有些特别。

    “不用了,吃这些就够了,更何况再一会就该吃午餐了!”聂倩倩笑着回道,其实她只是想尽快的从这张桌子离开而已。

    “好吧!”周子恒妥协道,随后他们几人也纷纷点了吃的,气氛一时间再次陷入尴尬。

    “倩倩,一会有事么?没事的话我今天带你出去转转,做你一天的导游可好?”周子恒笑着道,今天他特意没去上班想着带聂倩亲四处逛逛的呢?

    “啊!”聂倩倩没想到周子恒会突然这样提议,抱歉道:“对不起啊,子恒,小溪回来了,他让我今天哪也不要去,在房间乖乖等他回来?”

    “鹤溪来了?”周子恒很是吃惊,许鹤溪来了a市,那不就是发现聂倩倩瞒着他接了这个案子的事情么?“你们没事吧?”周子恒担心的看了聂倩倩一眼。

    “许鹤溪?”坐在周子恒身边的莫尚谦疑惑道。

    “是啊?你和小曦也好多年来见了吧,这次他回来你们可以好好聚聚了!”周子恒拍了拍莫尚谦的肩膀笑道。

    聂倩倩却是时刻注意的莫尚谦的表情,刚才提到许鹤溪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很明显有些不对劲,好像是震惊?对就是很震惊的表情。

    “浅浅?”不远处传来独属于许鹤溪那温柔和低沉的嗓音,聂倩倩转头望去,许鹤溪正站在他们不远处,此时正朝着他们走来。

    “小溪,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聂倩倩起身看着许鹤溪说道。     许鹤溪微微点头,走到聂倩倩的身边,莫尚谦也站了起来,看着许鹤溪的眼中满是怒火,许鹤溪的脸上却表现的很是平淡,他友好的对着莫尚谦伸出了手,说道:“尚谦,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四个字莫尚谦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握着许鹤溪的手不由的用力,许鹤溪也不动神色的回了过去,可是这一切在聂倩倩的眼中却是无比的暧昧,看着莫尚谦和许鹤溪那紧紧交握的手,都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聂倩倩更确定了莫尚谦对徐鹤的感情不一般。

    一旁的周子恒见莫尚谦和许鹤溪只见的氛围有些奇怪,站起身来,伸出手对着许鹤溪说道:“小溪好久不见啊,你这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我好去机场接你!”

    这时许鹤溪才缓缓的送来了莫尚谦的手,握住了周子恒的手,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道:“告诉你?告诉你让你通知浅浅给她逃跑的时间么?”

    周子恒干笑两声没有回话,许鹤溪还真是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友好的问候之后许鹤溪在聂倩倩的身边走下。

    服务员重新按了一份菜单过来,许鹤溪打开菜单,问道:“浅浅,你点的什么?蔬菜沙拉?”许鹤溪还是很了解聂倩倩的口味了,聂倩倩不喜欢吃牛排,但是倒是很喜欢吃蔬菜沙拉和水果沙拉,平时他也会亲自做些给她尝尝。

    “哇,许总,你还真是了解BOSS呢?她点的就是蔬菜沙拉!”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艾伦适时的拍了拍许鹤溪的‘马屁’防止他秋后算账。

    “给我也来一份蔬菜沙拉,谢谢!”说着许鹤溪将菜单递递还给了服务员,那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大概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帅的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小脸绯红,便走开了。

    “鹤溪,你吃这么一点够么?”周子恒体贴的问道,许鹤溪一个男人点一份蔬菜沙拉能吃饱么?

    许鹤溪拿起桌上的清水喝了一口,缓缓放下,说道:“浅浅一个人吃不掉一份,一会我还得帮她消灭一半呢?”说着便伸手宠溺的摸了摸聂倩倩的头。

    莫尚谦的眼睛始终放在聂倩倩的身后,看着许鹤溪对着聂倩倩的样子,眼中满是怒火,可是这一切在聂倩倩的眼中看来确实深深的嫉妒。

    聂倩倩只想说让许鹤溪不要在对自己做出任何亲昵的动作了,因为她真的很害怕,一会莫尚谦会忍受不住嫉妒的怒火,拿着桌上的刀叉直接袭击自己。

    “许鹤溪,你不觉得浅浅很像一个人么?”莫尚谦看着许鹤溪,声音冷的彻骨,带着一丝敌意。

    浅浅?聂倩倩看像莫尚谦,他们的关系应该还没有亲密到可以如此称呼她的地步吧?

    “是么?”许鹤溪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可是这笑意中却带着浓浓的疏离。

    许鹤溪模棱两可的回答,让莫尚谦的更是觉得五年前聂倩倩失踪的事情跟他有关系,只可惜当年的那句女尸已经焚烧了,现在想要在做DNA根本就不可能了,但是如果欧阳浅浅不是聂倩倩的话,她们长得如此相似,许鹤溪能看不出来么?

    聂倩倩只觉得莫尚谦这么说只不过是在扰乱视听而已,只不过是想要离间她与许鹤溪之间的关系,这戏做的未免也足了些吧。

    莫尚谦不在追问下去,因为即使再问,许鹤溪也不会跟他说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

    五年前‘聂倩倩’的葬礼上,许鹤溪哭的是那般的痛苦,不知道该说他是戏演的好,还是你真的真情流露,五年前聂倩倩的突然离开给了他沉重的打击,许鹤溪将公司搬往意大利,他还只以为他是想要离开这个伤心地,从未对他有所怀疑,现在看来五年前的事情,他许鹤溪一定是知道什么?

    众人点的菜一一端上来,许鹤溪将聂倩倩碗里的蔬菜沙拉夹了一半放进自己的碗中,聂倩倩‘怨恨’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小溪,我会吃不饱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