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七十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第四百七十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周子恒看着莫尚谦,终于能痛痛快快的像一个人诉说自己对聂倩倩的感情,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可以释放那深深埋藏在内心深处秘密的快感。

    “尚谦,你知道吗?我原本以为我此生都不会再见到浅浅了,我和她终究只是陌路人,可是没想到,三年前,她带着一大份的设计资料来我家的时候,我原本不想与她合作,便想着随意找个借口将她给打发了,可是没想到她却能如此坚持,在我家整整坐了一个下午,却没有丝毫的抱怨,我想着总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便下了楼,可是当看到浅浅的第一眼时,我觉得着一定是上天对我的奖励,他竟然再一次的将浅浅送到了我的身边,我觉得这是他给的机会,你知道我当时多开心么?我丝毫没有犹豫的便答应了她的设计案,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够接近她认识她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

    莫尚谦看着周子恒,不曾想这个从未见他对任何女人动过情的男人,竟然如此深爱着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竟然也是自己喜欢着的女人。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浅浅已经订婚了,而且她的未婚夫竟然是我的好朋友许鹤溪,你知道那种只能笑着祝福他们的感受有多难受么?这些年我自认为我做的很好,可是最终还是抵不了自己的心。”将心中的憋闷倾口而出之后,心中却带着一丝畅快,这些年对聂倩倩的感情埋藏在他心底的最深处,压得他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今日能找个人好好说说,此时此刻轻松了不少。

    “子恒,如果我说浅浅是我的未婚妻呢?”莫尚谦看着周子恒说道。

    闻言,周子恒却是微微一愣,刚才莫尚谦说了什么?浅浅是他的未婚妻?“尚谦,你在胡说什么?浅浅怎么可能是你的未婚妻呢?”

    莫尚谦将那张照片递到周子恒的面前,周子恒低头望去,照片的人正是浅浅,而那个与他相拥的男人正是莫尚谦。

    “你怎么会?”周子恒看着那张照片一时间都快要丧失语言能力了,为什么莫尚谦会跟浅浅这么亲密的在一起,可是刚才看两人的样子,浅浅对莫尚谦很明显带着浓浓的疏离。

    “五年前我的未婚妻遭人绑架,后来在大海里打捞出来她的尸体,经法医鉴定那个被海水浸泡到面目全非的女人正是我的未婚妻聂倩倩,但是我一直不相信,那个女人就是倩倩,我一直觉得倩倩仍然活着,这五年来大家都认为我疯了,但是只有我知道,我没疯,倩倩真的没有死,我能清楚感觉到。”莫尚谦的眼中满是伤痛,没有知道这五年来,那些无数个日日夜夜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你说浅浅是那个五年前你死去的未婚妻,这怎么可能?这未免太荒谬了!”周子恒不相信,五年前的那件事情自己虽然不在场,但是周落莉和父母都曾经说过,那个女人虽然已经看不出相貌了,但是DNA比对的结果证明那个女人就是莫尚谦的未婚妻,她怎么可能是浅浅呢?

    “子恒,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还有一件事情,五年前许鹤溪也深爱着我的未婚妻,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巧合么?许鹤溪真的没有认出么?五年前他忽然将公司搬去意大利,这样的事情能难道也是巧合么?”莫尚谦不相信,这所有的一切一切疑点重重,不可能都是如此的巧合。

    “鹤溪也喜欢你的未婚妻?”莫尚谦说的话信息量太大,太让人震惊,以至于周子恒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好。但是如果莫尚谦说的都是真的,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浅浅,许鹤溪还有莫尚谦,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实在是让人不明白。

    “不错,如果浅浅不是倩倩的话,那么许鹤溪为什么不说,我不相信,五年前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都沉寂在悲伤中,谁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你觉得想要弄到一份假的DNA对许鹤溪来说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么?”莫尚谦带着森森的寒意,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许鹤溪在捣鬼,那么他一定不会放过他,是他让自己失去了聂倩倩长达五年之久,是他让他尝到了失去挚爱的痛苦,这一桩桩一件件,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都要亲自讨回来。

    “可是?可是浅浅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她告诉我她从小便生活在意大利,在那里上的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她怎么可能是你的未婚妻呢?”周子恒很是疑惑,他并不知道聂倩倩失忆的事情,所以这一切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她就是倩倩,赵特助现在已经去意大利了,我想等他回来我们会知道的更多。”这点也是让莫尚谦很是疑惑的一点,为什么聂倩倩会不记得自己,难道她失忆了?还是说她是故意的?

    “子恒,浅浅有没有跟你提起小的时候或者上大学时候的事情,还有她在意大利有家人么?”莫尚谦问道。

    莫尚谦这么一问,周子恒才忽然发觉,聂倩倩好像从未跟他提起过以前的事情,以前也并未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还真的有些奇怪。“浅浅从未跟我提起以前的事情,至于她的家人我也不知道,这些年她都是 一直跟鹤溪生活在一起的,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她公司的人,许鹤溪对她保护的很好,应酬的事情,浅浅从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做,一般都是凯瑟琳和艾伦去的。”周子恒对莫尚谦解释道。

    莫尚谦听着周子恒的话,更是奇怪,浅浅从未提起以前的事情,朋友也都是公司的同事,那么大学的同学呢?还有以前的朋友,这些她都没有,为什么?她的生活好像只有这几年,按照周子恒的话,她的公司是三年前成立的,那这些同事也应该是三年前认识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