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起用餐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起用餐

    “阿姨,林夫人,我想你们还有事,我们就不打扰了!”许鹤溪看向周妈妈说道,刚才她和林夫人出言不逊,惹得他很是不开心,别说聂倩倩是星辰的总裁,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他也绝对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她,看来A大银行的事情,自己可以不用考虑了!

    周妈妈和林夫人见许鹤溪都开口赶人了,想着总不能就这样得罪了鹤溪集团,林夫人率先开口道:“既然今天这么有缘在这里见到几位,不如我们一起坐吧,今天我请客!”

    周妈妈见自己原本要说的话,却被林夫人抢了个先,忙附和道:“是啊,是啊,小溪,今天阿姨请客,这还是阿姨第一次见到欧阳小姐,就算是我这个做长辈恭喜你们,怎么样?”

    许鹤溪的看向聂倩倩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聂倩倩微微点头,没有说些什么?这样的场合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像他们这样的人在商圈也是很多,仗着自己有两个钱便看不起任何事,但是他们却忘了,如果没有那些人,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这明明是周子恒的相亲会,这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呢?聂倩倩坐在许鹤溪的身边,而许鹤溪的另一边则坐着柔柔,柔柔的身边坐着的自然是他的妈妈,林夫人的身边坐着的是周妈妈,紧挨着的就是周子恒,凯瑟琳还有艾伦。

    “浅浅啊,阿姨刚才只是开玩笑,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小溪选的女孩子自然不会太差,阿姨恭喜你们啊!”说着周妈妈端起红酒杯朝着聂倩倩的方向,聂倩倩微微一笑,许鹤溪将刚才给她点的鲜榨果汁放在她的面前,示意她喝这个。

    “浅浅啊,你看阿姨喝的都是酒,你这喝果汁?”周妈妈的意思自然是自己喝的是酒,聂倩倩也应该喝酒的。

    “妈妈,浅浅的身体不好,不能喝酒的!”坐在周妈妈身边的周子恒说道,眉头微微紧蹙。

    周妈妈看向自家的儿子,他今天怎么怪怪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帮着那个女孩子说话,平时从未看过他这样,自己给他介绍的那些女孩子,他不是冷淡的回应,就是像个木头一样,即使别人有多么的喜欢他,也没见他便显出丝毫喜欢的意思。今日对那个欧阳浅浅怎么这么关心的,难道?周妈妈看向欧阳浅浅再看向周子恒,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阿姨,不好意思,浅浅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医生是禁止她喝酒的,这杯酒我就替她喝了吧!”说着许鹤溪将面前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周妈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好爽的将杯中一饮而尽。

    林夫人见哪肯甘于落后,给自己女儿使了个眼色,那柔柔立马会意,拿起酒杯对着身旁的许鹤溪说道:“许总,柔柔敬你一杯!”

    聂倩倩看着那女孩子满目含情的看着许鹤溪,便知道这许鹤溪又沾了一株桃花,自己又称为别人假想情敌了!唉,这怪许鹤溪长得太帅啊!

    许鹤溪脸上带着一丝礼貌的笑意,浅浅的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便将聂倩倩盘子中的牛排端到自己的面前,一一为她切好之后又放到聂倩倩的面前,这一举动很是贴心。

    “没想到许总还有这样深情的一面,今日我可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呢?”林夫人的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但是脸上却却还要表现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真是难为她了。

    许鹤溪淡淡道:“浅浅一直笨手笨脚的,这种事情还是由我代劳比较好,要不然我怕一会伤着各位。”许鹤溪的还难得开起了玩笑,看着聂倩倩的眼中满是宠溺的笑意。

    相比较许鹤溪的得意,聂倩倩却显得很不开心,自己哪有许鹤溪说的那样笨,这人还真是会拆自己的台呢?

    “BOSS,许总,你们可要好好的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单身狗啊!不要再撒狗粮了!”艾伦看着面前一副恩爱的画面,佯装叫苦道。

    在座的众人都不由的被艾伦的话逗得呵呵大笑,但是心里却各有各的心思,周妈妈看着周子恒眼眸中那浓浓的失落,便进一步的印证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想。

    吃完饭之后,是许鹤溪付的账,林夫人拉着她的女儿站在许鹤溪的面前说道:“今天真是谢谢许总了,这说好是我请客的,最后却是你掏的钱,这个情下次我可是一定要还上的!”林夫人想着正好乘机约许鹤溪下次见面的事情,这男人啊都是一样的,即使现在许鹤溪已经有未婚妻了,这也不能耽误自家女儿,若是真的攀上许鹤溪,哪怕是做情妇,也是有利的事情。

    许鹤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转身看向聂倩倩,外面正好起风了,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聂倩倩的身上。

    林夫人看着这一幕,最后气鼓鼓的离开了,周妈妈跟许鹤溪简单的聊了两句也走了,周子恒看着聂倩倩,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也什么都没有说,他想起了莫尚谦说的那些话,若欧阳浅浅真的是聂倩倩的话,那么他到底该怎么做,是让聂倩倩就像现在这样生活,还是帮助莫尚谦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小溪,今天总觉得子恒有些怪怪的!”聂倩倩看着周子恒的车扬长而去,疑惑的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就没怎么听到周子恒说话,平时他们在一起周子恒一向还是比较话多的那个,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看到美女在场,所以紧张了,聂倩倩想起了那个行长家千金柔柔,唇角微微扬起一丝微笑。

    “浅浅,有什么事值得开心的事情么?笑得这么开心!”许鹤溪拉着聂倩倩朝着车子走去,看着她唇角微微上扬的样子问道。

    “秘密!”聂倩倩俏皮的说道,她只是想起了刚才周子恒跟那个柔柔,这单身了数年的周子恒,终于要开始自己的第一春了,作为朋友她很替她开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