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七十八章 周妈妈的劝解

    第四百七十八章    周妈妈的劝解

    车上,周子恒闭目养神靠在椅子上并未有想跟周妈妈说些什么的意思,周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子,开口问道:“恒恒,你觉得今天的林小姐怎么样?妈妈觉得挺好的,长得好看,家里的条件也很不错,又有学识,妈妈觉得跟你还是很相配的。我看她对你也挺有感觉的,要不你们相处试试?”

    “是么?我可不觉得她对我有感觉,我看她对鹤溪更有感觉一点!”周子恒的嘴角带着浓浓的嘲讽,今天他并不准备来的,但是周妈妈就差以死相逼了,他才不得已便跟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聂倩倩。

    “你,你这孩子,人家小溪现在已经有未婚妻了,即使她林夫人想要加女儿嫁过去,这小溪也看不上啊!”周妈妈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她怎么会没有看到林夫人和她那个女儿对许鹤溪的态度,但是最终也是那剃头挑子一头热而已,许鹤溪对那个欧阳浅浅,可不是一般的喜欢,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那个柔柔。

    “妈,你真的觉得那样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送给许鹤溪做小妾的人适合你儿子我么?”周子恒冷冷的说道,刚才林夫人一副想要攀附上许鹤溪的样子,还真是丝毫不掩饰呢?

    周妈妈见周子恒生气了,便不再提及林夫人和她的女儿了,说道:“好好,妈妈知道你不喜欢柔柔那种类型的女孩子,明天还有高创集团的千金,那个女孩子妈妈可是见过的,比那个柔柔什么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明天去见见吧!”周妈妈正好没有借口让儿子明天接着相亲,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便顺势说了出来。

    “妈,我不会在出去相亲了,你不要在白费功夫了,我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听你们的,但是唯独感情的事情我要自己决定!”周子恒的眸中满是怒火,声音不由的高了几分。

    周妈妈看着那个曾经听话的儿子,渐渐不存在了,语气中带着怒意的说道:“感情的事由你做主?难道你真的当你妈妈是傻子么?你是不是喜欢小溪的那个未婚妻?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

    周子恒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自认为隐藏很好的心思却一一被人看破,但是唯独那个他喜欢的人没有看到,这该不该说是他的悲哀还是该庆幸呢?如果有一天聂倩倩也知道,那么他们还会是朋友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喜欢浅浅,明明我也那么爱她,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喜欢她?”周子恒情绪很是激动,他对聂倩倩的爱并不许鹤溪的差,只是他用的是另一种表达方式而已,他想要聂倩倩幸福,所以他选择放手。

    周妈妈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的儿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子跟自己如此的争吵呢?看着周子恒满眼的悲伤,她也很是心疼的劝解道:“恒恒,小溪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年他能将鹤溪集团打理的如此好,你觉得他真的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好说话么?这些年他用了多少手段才走到今天这个位子,恒恒你是想不到的,那个女人,在小溪的心中占有很深的地位,如果你真的动了她,那遭殃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难道真的想让整个元茂集团给你陪葬么?”

    商场如战场,只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而已,许鹤溪从父母去世之后,在一众反对声中坐稳鹤溪集团总裁的位置,再到将整个鹤溪集团做成如今的规模,凭的可不仅仅是运气和商业头脑,还有就是心狠手辣的做事风格,这些年来被他吃掉的公司还少么?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他去抢浅浅,更不会告诉浅浅我喜欢他,我不是害怕鹤溪会对付我们家,我只是不想看到浅浅在我这样的家庭,不幸福的生活而已,鹤溪能给想要的一切,但是我却不能。”周子恒无力的说着,眼睛不由的看向窗外,眼中已一阵湿润。

    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就是因为这样的家庭,他没有勇气去爱她,这份注定将深藏于心底。

    “恒恒……”周妈妈看着自己的而已,没想到他对那个女人的爱竟然已经到了这份地步,但是只要他不会做出有损元茂集团的事情,就好,只是现在还是不要在跟他提起相亲的事情。

    许鹤溪开车带聂倩倩回到酒店,没想到却见到了昨天在尚谦集团那个抱着自己哭的很伤心的女人。

    陈欣怡在这里等了很久,她跟莫尚谦要了聂倩倩现在住的地址,有些事情她想要见聂倩倩说清楚,所以一大早便过来了,只是没想到聂倩倩不在,所以她一直坐在这里等着,终于得到聂倩倩回来了。

    “倩倩!”陈欣怡看到许鹤溪拉着聂倩倩走进了酒店,连忙走了上去,见到聂倩倩的那一刻眼圈红红的,看上去好像又要哭的样子。

    许鹤溪看到陈欣怡的时候,眉头微微紧蹙,心中隐隐有些担忧,聂倩倩带着几分疏离的回道:“那个你好,我记得你好像是尚谦集团的总裁秘书是吧?你过来找我?”聂倩倩只想着陈欣怡是莫尚谦派过来演戏的。

    “倩倩,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陈欣怡紧紧的握着聂倩倩手,希望能在她的眼中看到一丝玩笑的以为,可是聂倩倩的眼中只有疏离。

    “BOSS?”艾伦和凯瑟琳走了进来,看到昨天那个抱着聂倩倩跟八爪鱼一样的女人竟然又来了,连忙走了上去,生怕一会她又会黏在聂倩倩的身上。

    “没事,我们上去吧!”聂倩倩笑着道,缓缓的松开了陈欣怡的手,朝着电梯口走去,陈欣怡原本想要追上去,却被许鹤溪给拦了下来。

    陈欣怡看着聂倩倩越走越远,将眼神收了回来看向许鹤溪,问道:“许鹤溪,她是不是倩倩,你告诉我!”

    “欣怡,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她是我未婚妻,欧阳浅浅!”许鹤溪淡淡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