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八十五章 灰色地带

    第四百八十五章   灰色地带

    许鹤溪赶到医院的时候,莫尚谦正坐在病房外的走廊的长椅上,许鹤溪走了过去看了莫尚谦一眼,便准备走进病房,可是莫尚谦却伸手拉住了他,说道:“浅浅已经睡着了,你还是不要打扰她!”

    可是许鹤溪将莫尚谦拦住自己的手拿了下来,并未听取他的意见,朝着病房内走去,艾伦和凯瑟琳也很是担心聂倩倩,便也跟着走了上去。

    病房内,聂倩倩正躺在那里睡着了,只是眉头微微紧蹙的样子,好像是在做什么噩梦,雪白的脖颈带有被掐过的红痕,许鹤溪走到聂倩倩身边坐下,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颈间的伤痕,满心的自责。

    聂倩倩刚刚睡熟,不由的被这小小的触碰惊醒,迷迷糊糊间她满眼戒备,直到看清来人是许鹤溪,眼圈不由的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许鹤溪转身坐在聂倩倩的病床上,聂倩倩坐了起来,扑进许鹤溪的怀中,开始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着:“小溪,刚才,刚才吓死我了!我,好害怕!”在许鹤溪的面前聂倩倩哭的像个孩子,不似在莫尚谦面前的那般坚强,因为在她的心中,这些年许鹤溪就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是可以让她可以丝毫不需要掩饰的对象。

    莫尚谦站在门口,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幕,心却很痛,为什么聂倩倩不能像对许鹤溪那样对自己,为什么刚才明明跟自己说现在已经不害怕了,可是却又扑倒在许鹤溪的怀中哭泣,为什么曾经深爱着自己的聂倩倩却忘了自己,这五年,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五年前聂倩倩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落得下这一身的伤痛?一系列的问题,让莫尚谦不知道该从何解决,最终只能就这样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怀中哭泣,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站在这里傻愣着。

    许鹤溪轻轻地拍着聂倩倩背,安慰中,心中很是自责,为什么自己要同意聂倩倩来酒吧,若是自己在坚持一下,就不会让聂倩倩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就这样聂倩倩在许鹤溪的怀中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哭累了,睡着了。许鹤溪将聂倩倩重新平躺在床上,随后替她将被子盖好,走到艾伦和凯瑟琳的身边说道:“好好照顾她!”

    艾伦和凯瑟琳微微点头,她们知道许鹤溪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王秘书出出现的时候,她们就知道了,她们不会去过问许鹤溪的行为是否正确,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需要承受的事情,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是只有白跟黑,还有就是这两者之间的灰色,而许鹤溪就是这灰色地带。

    许鹤溪走到门口,看了莫尚谦说道:“浅浅,她没事吧?”许鹤溪很是担心聂倩倩的身体,更担心莫尚谦发现什么。

    “没事,医生说只是受到一些惊吓,休息休息就好了!”莫尚谦淡淡的回道,他也没有去质问为什么欧阳浅浅和聂倩倩的血型一样,因为他知道许鹤溪什么也不会跟他说的。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不论莫尚谦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见聂倩倩的,最终还是他救了聂倩倩,若今日不是莫尚谦的出现,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许鹤溪看了眼莫尚谦,便离开了医院,因为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医院的门口,许鹤溪的车正停在那里,王秘书站在车边很是恭敬,见许鹤溪走了过来,礼貌的打开门,说道:“总裁,事情都办妥了!”

    “是么?带我去见见他们!”许鹤溪的声音冷到了几点,此时的他就像是从地狱趴上来的修罗一般,让人都不敢去只是他那妖孽的眼睛。

    从医院离开之后,许鹤溪的车子出现在一出废旧的仓库中,破旧的仓库中,灯光照亮着屋内的一切,两个男人被只穿着一条内裤被吊了起来,时不时的还会传来几声鞭打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痛哭声,求饶声。

    离两个男子不远处的一个大铁笼子里,关着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此时正满眼恐慌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许鹤溪缓缓的朝着里面走来,那两个男人并不认得许鹤溪,看到许鹤溪出现,连忙求饶道:“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许鹤溪的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走到两个男人的身边,轻轻的捏着他其中的一人的嘴巴,笑道:“放了你们?那好啊,你们告诉我,今天你们都做了些什么?”随后他丢开了那男子的脸。

    “嘭!”吊着那两个男人腿的身子被突然的松开,那两个男人重重的跌落在地,又传来两声吃痛的惨叫声:“啊!”

    王秘书端了一个椅子过来,许鹤溪坐下之后,翘着腿,靠在椅背上,看着两人,也不说话,只等着两人老实的交代。

    而不远处关在笼子里的两个女人,一眼便认出了许鹤溪,他就是今天在酒吧让他们两人吃了闭门羹那个帅气的男人,可是此刻却全然不见他在酒吧的样子,俨然一副恶魔的感觉。

    两美女四目相对,身体却不由的颤抖,这个男人,为什么现在浑身散发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觉,还有他为什么会将她们抓来,难道是因为那个女人,那个他满目柔情的看着的那个女人。

    “我,我们今天只不过去酒吧喝酒,什么也没有做,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哪里什么做的不妥,得罪了您!”被放下的那两个男人,来不及考虑过多,交代道。

    “啊!”只听到那说话的男人再次传来一阵尖叫声,他的背后被重重的甩了一鞭子,顿时鲜血淋淋。

    面对面前这血腥残忍的画面,许鹤溪好像早已习惯了,他看向另一个男人,邪魅一笑,接着问道:“你在好好想想,今天你们都做了些什么?”而这个男人正是监控中从洗手间出来下身都未穿裤子的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