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八十六章 底线

    第四百八十六章   底线

    那个男人看了一眼身旁被打得皮开肉绽的男人,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说道:“今天,今天我们就想着玩一个女人,可是我发誓,我发誓我们只是想吓吓她,但是后来她被一个男人给救走了!”那男人丝毫没有在酒吧中的意气风发,现在则是满脸的泪水,眼中满是求饶!

    许鹤溪低下头,轻轻挑起他的下巴,俨然一副从地狱爬上来的修罗一般,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可是眼底那一抹狠意让人不寒而栗,“是么?那你们可知道你们可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话落,许鹤溪那挑着男人下巴的手,嫌恶的移开,慢条斯理的靠在椅子椅子上。

    那个男人微微一愣,那个女人看上去像是个大学生,并未多想,但是这个男人为何这样问,难道?那个男人不敢在往下想,眼睛似乎都不敢去看许鹤溪,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是,是那两个女人让我们去的,说是只要我们兄弟俩去吓唬吓唬那个女孩子,她们晚上就跟我们走!”说着那男人指着不远处的铁笼中正满脸惊恐的两个女人。

    只见那两个女人忙猛地摇摇头,忙解释道:“我们,我们没有!”见此状况那两个女人打死也不会承认是她们指使这两个男人做的。

    许鹤溪将视线收了回来,重新看向地上的跪着的那个男人,脸上带着森森的笑意,什么也不说。

    “贱人,你们胡说,明明就是你们说只要我上了那个女人,你们晚上就跟我们兄弟两好好玩玩的!”那个男人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现在竟然不承认了,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谁也不会承认,但是这两个女人若是不承认的话,那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放了他们。

    “你们为什么要冤枉我们,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那两个女人眼中只剩惊恐。

    许鹤溪看着面前男人和女人的争吵,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最后他们可能真的也是吵累了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不在说话。

    “老大,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真的是吓吓那个女孩子!”被打得皮开肉绽的那个男人,爬到许鹤溪的面前,紧紧的抓着他的腿求饶道。

    “是么?但是你们可知道他是谁?”许鹤溪嫌恶的踢开了那个男人的手,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不在说话。

    “我们不知道啊,老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另一个男人见状,在许鹤溪的面前不停的磕着头。

    许鹤溪看着面前两人落魄的样子,脑海中满是聂倩倩在自己的怀中无助的哭泣着,还有她脖颈间的红痕,一想到这些他就恨不得将面前的这两男两女身上的肉给一刀一刀的挖下来。

    “是么?我也没想到,我的未婚妻,只是上个洗手间的时间,竟然会被你们吓成这样,你们可知道我平时可是将她看的什么都要重要,但是你们竟然……你们自己说,我该怎么做呢?”许鹤溪低头看着两人,脸上笑意全无,只剩下冰冷的眼神。

    闻言,那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随后不停的给许鹤溪磕头,一边磕一边求饶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们错了,我们,我们愿意亲自去给老大的未婚妻赔罪!”那两个男人的脑袋重重的磕到在地上,直到渗出丝丝的鲜血,也不敢停止。

    “赔罪?我可不觉的你们还有那个机会出现在我未婚妻的面前!”许鹤溪冷笑道,对着身旁的王秘书轻轻的摆了摆手,王秘书便走上前来,吩咐两个穿着黑衣带着墨镜的男人,将跪在许鹤溪面前的两个男人给拖了下去。

    “哦,对了,他们的手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留了!”许鹤溪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说着,若不是听见他说的话,还以为他只是在说一句极其普通的问候而已。

    随后只能听到那两个男人的惨叫声,许鹤溪缓缓的朝着铁笼中的女人走过去,那两个女人见状,浑身不由的微微颤抖。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真的!”其中一个女人壮着胆子说道。

    许鹤溪蹲在铁笼的边上,看着那女人脸上的鲜血,伸手轻轻的替她擦拭了,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的说道:“我这个人啊,从来不打女人,也从来不为难女人,只要不触犯我的底线,我都可以接受!”

    那两个女人见此,心中不由稍微放松了一下,回道:“真的么?我们,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你就放了我们吧,你放心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什么也不会说的,永远都不会说出去的!”那个女人做事紧紧的拉住了许鹤溪的手,那已经低的不能再低的衣服,不由的又拉低了几分,对她们来说刚才的许鹤溪很可怕,可是却又想着罂粟一样,虽然带着毒可是却异常的好看,这样的男人,那个女人又会不爱呢?

    “只要你肯放了我们,我们,我们愿意永远做你的情妇,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们会出卖你了!”另一个原本躲在角落害怕的女人,爬到许鹤溪的面前,说道。

    闻言,许鹤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站在他身后的王秘书,却觉得这两个女人,很是讽刺,明明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却还坐着那虚无缥缈的梦,这些年想要和许鹤溪产生纠葛的女人,随便拉一个出来也比这两位好看,身材要好,她们竟然还妄想得到许鹤溪的注意。

    许鹤溪看着那两个女人,一脸遗憾的低喃道:“可惜啊,可惜你们却偏偏触碰了我的底线,我的未婚妻就是我的底线,谁碰了都得死。”许鹤溪用力的甩开了那两个女人的手,递给王秘书一个眼神,随后头不会的离开了仓库。

    安静的夜空,身后却传来了两个女人的惨叫声,许鹤溪头也不会的上了车,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次日a市的头条新闻,两男两女在家中狂欢,最后双双葬身于火海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