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九十章 成全你们?

    第四百九十章   成全你们?

    “那个小溪还是比较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聂倩倩含糊其辞的说道,虽说这过程相当坎坷,但是还是不要当着这个‘情敌’的面说的如此详细的好。

    “是么?真没想到许鹤溪还是个这么通情达理的男人!”莫尚谦冷哼一声道,那样子明显是对许鹤溪很不满,但是在聂倩倩的眼中,莫尚谦此时却更像是在吃醋。

    聂倩倩干笑两声没有回话,许鹤溪倒的确算不上是什么通情达理的男人,但是对于胡搅蛮缠的聂倩倩却总是没有办法。

    随后莫尚谦便和聂倩倩陷入沉默,两人谁都没有字开口说话,知道艾伦和凯瑟琳回来。

    艾伦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着头也不说话,很明显刚才是被凯瑟琳带去‘教育’了一番。

    不一会服务员将他们点好的菜一一端了过来,聂倩倩尝了一口,称赞道:“真是没想到这家店规模不是很大,这做的东西竟然这么好吃!”

    “真的?”能得到聂倩倩如此称赞的,艾伦和凯瑟琳也表示很好奇,尝了以后之后,纷纷点头,刚才还奇怪这莫大总裁怎么会带她们来这里吃饭,现在看来还真的有些错怪他了,这里的饭菜的确比许多大酒店做的都要好吃。

    “喜欢,你就多吃一点!”莫尚谦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夹了一些菜放在聂倩倩的碗中,这一幕竟让聂倩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浅浅!”许鹤溪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径直朝着聂倩倩的面前走去。

    “小溪,你来了!”聂倩倩顾不上刚才那一抹熟悉的感觉,看着许鹤溪额头上的汗珠,很明显是跑出过来的。

    莫尚谦表情淡淡的看向许鹤溪,似乎早已预料到许鹤溪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许鹤溪在聂倩倩的身边坐下,聂倩倩见他额头上满是汗珠,便抽了张纸巾替他擦拭。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心才安定下来,刚才在来的路上,他的脑海中满是聂倩倩恢复记忆之后,带着疏离看着自己的眼神,现在见聂倩倩依然如往昔,他的心才平静下来。

    莫尚谦让服务员又给聂倩倩加了一副碗筷,这四人行变五人行,而且还是如此养眼的五人,这让其他桌的视线不由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来。

    聂倩倩看着莫尚谦和许鹤溪似乎在用眼神‘交流’的样子,很配合的说自己要去洗手间,瞬间拐走了刚刚才从洗手间回来的艾伦和凯瑟琳。

    艾伦一副我真的不想去洗手间的样子,被聂倩倩和凯瑟琳给架走了,只剩下莫尚谦和许鹤溪坐在那里。

    “莫尚谦你是什么意思?带浅浅来倩倩以前经常来的地方还坐在以前她和陈欣怡还有王悦经常做的位置!”许鹤溪满眼怒气的看向莫尚谦说道。

    相比较于许鹤溪的愤怒,莫尚谦却显得很平静,靠在椅子上,对许鹤溪的质问,淡淡道:“怎么?不喜欢?她又不是倩倩,我只是请她过来吃个饭而已!”

    许鹤溪的态度,恰好证明了欧阳浅浅便是聂倩倩,所以刚才聂倩倩让许鹤溪过来的时候,自己什么也没有说,他也正好可以趁此机会看看许鹤溪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不过现在看来,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他真的急了?有些情绪可以隐藏一时,却隐藏不了一世,许鹤溪对聂倩倩有多么的在乎,他就会露出多大的马脚。

    许鹤溪也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态度,正是会让莫尚谦起疑,将情绪隐藏好之后,警告道:“莫尚谦,她不是倩倩,我再给你说最后一次她是我的未婚妻欧阳浅浅。”这句话是对莫尚谦说的,更是对自己说的。

    面对许鹤溪的警告,莫尚谦却丝毫没有生气的回道:“哦,是么?那很好,欧阳浅浅是你的未婚妻,但是聂倩倩却是我的未婚妻!”

    不远处,聂倩倩趴在门框上正偷偷的看着莫尚谦和许鹤溪,她的身旁还站在艾伦和凯瑟琳。

    “BOSS,你说许总现在和莫总在说什么?”艾伦想起来前段时间关于两人之间的绯闻,脑海中已经开始忍不住YY了。

    聂倩倩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莫尚谦再说:“你讨厌讨厌啦,为什么这么多年才回来。”

    许鹤溪回道:“尚谦我们没有可能的,我现在喜欢的人是浅浅 ,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莫尚谦再次回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聂倩倩看着面前一副郎有情妾无意的画面,心中忽然有些同情莫尚谦,这爱上一个人本身就没有对错,莫尚谦只是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注定他将会得不到自己所爱。

    “浅浅,看够了么?”许鹤溪看向聂倩倩他们的方向,可是她们已经来不及躲藏,只得乖乖的站了出去,赔着笑脸的看向许鹤溪。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一脸生气的样子,心中暗想,还是晚些再跟他说自己和莫尚谦签合同的事情,最主要就是那附加条款,聂倩倩还没想好怎么跟许鹤溪说这件事情,他才不会生气。

    吃完饭之后,许鹤溪拉着聂倩倩朝着车子走去,看都不看莫尚谦一眼,艾伦和凯瑟琳跟莫尚谦道别之后,便上了自己的车。

    车上,许鹤溪正在替聂倩倩系安全带,聂倩倩透过车窗看了莫尚谦一眼,眼中满是歉意,是对抢了他喜欢之人的歉意,聂倩倩曾经想过,如果这许鹤溪也喜欢莫尚谦的话,自己大可以成全他们,因为很多时候聂倩倩都觉得,相比较于许鹤溪的爱人,她更愿意做许鹤溪的家人,只是这话她不敢跟许鹤溪说,更不敢去问他对莫尚谦到底是什么感情,因为她有预感,若是自己真的这么问了,许鹤溪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

    果不其然,回去的路上,许鹤溪同聂倩倩一句话都没有说,聂倩倩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私自见了莫尚谦许鹤溪而生气,还是因为莫尚谦而生气,总之保持沉默就对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