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九十一章 许鹤溪生气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    许鹤溪生气了!

    许鹤溪给的一个星期期限早就过去了,聂倩倩始终没有想好怎么跟许鹤溪说她跟莫尚谦已经签了合同,而且还有附加条款。

    “BOSS,你这样瞒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这许总早晚会知道那份合同的事情,你还不如早死早脱胎,更何况许总也不会拿你如何的?”艾伦坐在地上的毛毯上,单手撑着腮看向聂倩倩说道。

    聂倩倩白了艾伦一眼,这个道理她自然是明白,但是自从那天和莫尚谦吃完饭回来之后,许鹤溪的心情好像就不是很好,都不怎么跟自己说话,她每每下定决定想要跟许鹤溪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看见他那阴沉的脸色,那都到了嘴边的话也给咽了下去。

    “BOSS,这尚谦集团QQ大楼马上就要开始内部装潢了,许总早晚会知道的,许总给你的一个星期期限早就过去了,我想你还是早点跟他说的好,若不然等他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更生气的。”凯瑟琳坐在聂倩倩的对面,也提议道。

    聂倩倩看了两人一眼,最终决定,“好吧,我也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早点跟小溪说的好,我现在就去!”说着聂倩倩在艾伦和凯瑟琳不安的眼神下,离开了他们二人的房间。

    从凯瑟琳的房间道聂倩倩的房间只有一步之遥,原本还在艾琳和凯瑟琳面前信誓旦旦的聂倩倩,从他们房间出来之后,就要被扎破了一个洞的气球,原本鼓起的勇气一点点的泄露,到了自己的房间时,聂倩倩已经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意思。

    聂倩倩在自己房间的门口走来走去,始终不敢开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她的脑海中想了无数种跟许鹤溪解释的理由,可是却总觉得不妥。

    许鹤溪原本想去艾伦的房间找聂倩倩的,可是打开门之后,就看见聂倩倩衣服惶惶不安的样子,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连他站在门口都没有发现。

    “浅浅,你这是在?”许鹤溪斜靠在门框上,双手交叉与胸前,脸上满是宠溺的笑意,问道。

    忽然传来的许鹤溪的声音让聂倩倩微微一怔,随后停下脚步看向许鹤溪,脸上立马染上一层笑意的走到许鹤溪的面前有些不安的说道:“那个,小溪,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但是我想你先答应我,一定,一定不要生气,好不好?”不论如何聂倩倩觉得还是先得到许鹤溪的保证为好。

    许鹤溪看向聂倩倩,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也要看是什么事情?”他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是看聂倩倩的样子,应该是让她为难很久的是事情。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心中就像有两个小人在对抗一样,一个说:你看吧,小溪一定会生气的,还是不要说了!

    另一个则说:现在不说,他早晚也会知道的,还是现在说的好!

    许鹤溪见聂倩倩一直盯着自己看,走到聂倩倩的面前,伸出手看向她说道:“好,我不生气,你现在可以说了么?”

    聂倩倩见许鹤溪如此说心中很是开心,只是两人都没有看到不远处正有人在用着照相机偷偷拍下这一幕。

    聂倩倩拉着许鹤溪走回房间,总不能两人就这样站在走廊上说这件事情,许鹤溪无奈任由聂倩倩拉着自己,朝着沙发的位置走去,随后聂倩倩将许鹤溪按坐在沙发上,然后半蹲在他的面前,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说道:“小溪,其实我一直没有跟你说,那天我和莫总见面的时候,设计案的合同就已经签了!”

    许鹤溪一听,不由的很是开心,将聂倩倩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有些激动的反握住聂倩倩的手,问道:“是么?那很好啊,我们现在就可以准备准备回意大利了!”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如此如此开心的样子,接下来的话,有些不敢说出来了,但是现在若是不说的话,许鹤溪明天就可能会拉着她回意大利,聂倩倩心一横,接着道:“但是,莫总裁有个附加条件,就是将由我监管这次工程,直到大楼装修完毕!”聂倩倩的声音越来越小,都不敢去看许鹤溪的眼睛,只是感觉到拉着自己的手越来越松,直到将自己的手放开。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不敢置信刚才自己听到了,他明白这一切都是莫尚谦一手策划的事情,但是聂倩倩为何要签了那份合同,许鹤溪不明。

    “合同你签了?”许鹤溪的声音自聂倩倩的头顶传来,冷冷的不带丝毫温度,聂倩倩的心不由的一紧,这五年来许鹤溪从未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看来这次真的生气了。

    聂倩倩微微点头,依然不敢却看许鹤溪的样子,许鹤溪轻轻的挑起聂倩倩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聂倩倩被迫和许鹤溪四目相对,她看着许鹤溪满脸怒气的样子,还有眼底的那抹凉薄,不由的微微一愣,这样的许鹤溪让她感觉很陌生。

    “浅浅,你知道这次的工程需要多久么?我们的婚期又在何时么?”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声音带着质问的口气。

    聂倩倩虽不想让许鹤溪伤心,但是很多事情是避免不了的,她对上许鹤溪的眼睛,解释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小溪你也知道尚谦集团这个案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莫尚谦说若是我不同意那附加条款,便不会同意我们星辰的案子,你知道的这个案子我有多在乎,对不起,小溪,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我发誓,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我一会会好好补偿你的,真的!”聂倩倩说着竖起手指,做着发誓的样子,可是许鹤溪的依旧以来痛苦的看着她。

    “原来我在你的心里,竟然还不如一个案子!”许鹤溪无力的放开了聂倩倩,起身打开门离开了房间,聂倩倩看着许鹤溪那决绝的背影,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过分了,她起身追了出去,可是却已经不见许鹤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