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百九十二章 许鹤溪离家出走了

    第四百九十二章   许鹤溪离家出走了

    许鹤溪知道聂倩倩不会知道,让自己生气的不是聂倩倩选择了案子,而将他们的婚期延后,也不是因为聂倩倩在没有跟自己商量的情况下私自决定了这件事情,他这是在跟自己生气,从他知道聂倩倩私自回了a市之后,他就开始担心,担心聂倩倩会遇到莫尚谦,回想起以前的那些事情。

    这次聂倩倩和莫尚谦签了合同,那么她将还需要留在这里,许鹤溪心中满满的都是担心,担心总有一天聂倩倩会重新回到莫尚谦的身边。

    聂倩倩原本以为许鹤溪只是出去冷静一下很快就回来了,但是直到深夜,也不见许鹤溪回来,聂倩倩给许鹤溪打了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许鹤溪从未如此,聂倩倩很是担心。

    “王秘书,小溪跟你在一起么?”聂倩倩拨通了王秘书的电,问道。

    “夫人,总裁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王秘书疑惑的回道,今天许鹤溪特意交代不去公司,要好好的陪陪聂倩倩的!

    王秘书是聂倩倩最后的一丝希望,但是许鹤溪却并不和他在一起,聂倩倩失落的回道:“哦,没事,不在就算了!”随后聂倩倩未等王秘书回话便挂断了电话,王秘书看着电话微微一愣:难道是总裁跟聂倩倩吵架了,可是不可能啊,这总裁一向都是将聂倩倩捧在手心摔着,含着嘴里怕化了,怎么可能会跟聂倩倩吵架,而且还离家出走,这一定是不可能的事情,王秘书微微摇头,也并未多想。

    聂倩倩挂断了王秘书的电话之后,准备独自一个出去找找,虽说许鹤溪是个大男人,但是聂倩倩还是会担心,他万一因为太生气喝醉了被觊觎他美色的人给掳走了,后面的事情聂倩倩就不敢再去想了,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朝着酒店外走去。

    只是这a市这么大,聂倩倩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找,今夜的风还特别的大,聂倩倩到酒店附近的各个酒吧去找找,却都没有找到许鹤溪,她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许鹤溪的电话,却都是出于关机的状态,聂倩倩一遍又一遍的给许鹤溪发去了语音,可是却都没有人回复,聂倩倩想许鹤溪今天是真的生气了。

    聂倩倩从酒吧出来之后,已经是凌晨了,空荡荡的大街上,偶尔走过一些人,寒风卷起地上的落叶,聂倩倩蹲在路灯下,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害怕。

    她哭了一会之后,重新站了起来,朝着附近的公园,河边去看看,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但是总要试一试,因为是自己让许鹤溪生气的‘离家出走’的。

    夜晚的公园,路灯微弱,空空荡荡的很是恐怖,时不时的传来沙沙的声音,偶尔树下还坐着三三两两的情侣,只是这三更半夜的坐在那里,让人看着着实有些害怕。

    聂倩倩找了很久,走了很久,脚都磨皮了皮,可是依然没有找到许鹤溪,许鹤溪也没有回她电话和信息,那些发出去的语音,始终显示未读状态。

    聂倩倩缓缓的走到河边,她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许鹤溪还不在这里的话,她也要离家出走,让许鹤溪也找不到自己。

    相比较于公园和街道,这河边倒是显得更寂寥,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不远处的长椅上好像坐着一个人,聂倩倩远远的望去也不知道这深更半夜的,是人还是鬼。

    她鼓起勇气,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直到人影越来越清晰,那里坐着的人正是‘离家出走,至今未归’的许鹤溪。

    “许鹤溪!”这应该是聂倩倩极少叫许鹤溪全名的时候,许鹤溪的身边倒着三三两两的啤酒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他回头望去,竟是聂倩倩站在不远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脸上的妆也花了,还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这大半夜的,她的装扮着实有些吓人。     许鹤溪站起身来,聂倩倩看清他正是许鹤溪,自己找了一个晚上的许鹤溪,一时间心中的害怕,担忧,不安通通袭来,聂倩倩快步的跑到许鹤溪的面前,紧紧的抱着她,开始大声的哭了起来。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在自己怀中哭的很伤心,很伤心,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只是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此时的许鹤溪心底都有一丝小小的开心,他喜欢聂倩倩如此依靠着自己的样子。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聂倩倩趴在许鹤溪的怀里,一遍又一遍的控诉着。

    许鹤溪这才清楚的感觉,原来不是做梦,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原本他还想聂倩倩此时应该已经睡着了,即使自己不回去,她也不会在乎,心中不由的跟着自己怄气,想着就在这里不回去好了,却不想聂倩倩竟如此担心自己,此时他的心中倍感温暖。

    许鹤溪紧紧的抱着聂倩倩,感觉她浑身冰凉,还不停的颤抖,心中开始责怪自己为何要这样做。

    聂倩倩在许鹤溪的怀里哭了很久,很久,才缓缓的松开他,对着许鹤溪的视线说道:“小溪,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如此不顾你的感受便私自做决定!”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有些哭笑不得,她自是不会明白自己心中的顾虑,不论如何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他在来追究也无济于事,聂倩倩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自己要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让她不会想起失去的那段记忆。

    “走吧,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冷了!”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小脸冻的惨白,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拢了拢,说道。

    聂倩倩微微点头,随后许鹤溪拉着聂倩倩的手准备离开,可是聂倩倩的脚上传来一阵痛意,她不由的微微蹙眉,倒吸了一口凉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