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零七章 有些想你了

    第五百零七章    有些想你了

    莫尚谦见聂倩倩还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再次开口问道:“倩倩,你是不是五年前失去记忆的?”

    聂倩倩看向莫尚谦微微点了点头,但是这也不能证明自己就是聂倩倩,因为对于自己失忆的事情,聂倩倩一直认为莫尚谦是清楚的,若不然他也不会找那些人来证明自己就是聂倩倩的事实。

    “我的未婚妻五年前遭到绑架,后来在海边打捞出一具被泡的已经辨不出样貌的尸体,所以都说那就是我的未婚妻,可是我却不相信,倩倩,我的未婚妻也是五年前去世的,而你也是五年前失却记忆的,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么,而且有件事情我想你应该不知道,许鹤溪当年也是认识我的未婚妻。”莫尚谦看向聂倩倩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面前的这个就是聂倩倩,即使她什么也不记得了,他任然相信着。

    “小溪也认识你的未婚妻?”聂倩倩疑惑道,如果莫尚谦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话?那为什么许鹤溪从未跟自己提起过这件事情,是害怕自己多想,还是许鹤溪有意瞒着。

    莫尚谦紧紧的握着聂倩倩的后,点了点头,回道:“是啊,五年前许鹤溪就认识倩倩。”

    聂倩倩微微一愣,随后抽回了自己的手,拿起一旁的包包,对着莫尚谦说道:“对不起,莫总,我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案子的事情你还是先跟艾伦和凯瑟琳交接一下!”话落,聂倩倩不等莫尚谦回答,便匆匆的离开了莫尚谦的办公室,现在她只想找到许鹤溪问清楚。

    如果莫尚谦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为什么许鹤溪没有跟自己提起过,他认识莫尚谦未婚妻的事情,还有是不是真的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莫尚谦真的喜欢许鹤溪?

    “倩倩!”顾念一直等在莫尚谦的办公室门口,看到聂倩倩从里面走了出来,立刻迎了上去,看着聂倩倩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有些担忧的问道。

    聂倩倩停下脚步看了顾念一眼,并未说些什么,她现在的心里已经很乱了,面前这个自称是聂倩倩初恋的暂时还是不要搭理了,若不然只会将她原本及乱的一团糟的心弄的更乱。

    顾念看着聂倩倩离开的背影,重新走回到了莫尚谦的办公室,推门而入直接问道:“倩倩她怎么了?”顾念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直接的便认为那个跟聂倩倩长得相似的女人便是聂倩倩。

    莫尚谦看了顾念一眼,并未搭话,从聂倩倩刚才的态度看来,她定是误会了什么?许鹤溪和他,这也不知道是谁以讹传讹的传到聂倩倩的耳中,只是为什么聂倩倩会失忆的这件事情,他必须要好好的调查清楚,许鹤溪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定会调查清楚的。

    “莫尚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倩倩?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会不记得我们?”顾念从第一眼见到聂倩倩的那一刻,那已经平淡的心就被掀起阵阵波澜。

    莫尚谦看向顾念,不带丝毫温度的回道:“顾念,你觉得她是便是,不是便不是。”莫尚谦并没有直接回道顾念的话,但是他的话中却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聂倩倩的身份。

    顾念看着莫尚谦,心中的不解似乎开明,却又再次陷入沉思,聂倩倩真的回来了?

    聂倩倩从尚谦集团出来之后,直接打车朝着许鹤溪的家驶去,车上她的心里一直反反复复的回想着莫尚谦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有些事情自己的心里早已有了想法。

    虽说她是从艾伦那里听到莫尚谦喜欢的人是许鹤溪的消息,但是后来发生的种种,虽然自己也不停的猜想这只不过是莫尚谦的计谋,想让自己离开许鹤溪的计谋,但是身边一个有一个的人跟自己说她就是那个莫尚谦五年前去世的未婚妻,但是自己的心里却还是一直不肯相信。

    他将这一切都归于莫尚谦的计谋,但是在她的心底深处,却早已开始有些怀疑,只是聂倩倩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如果她承认了自己就是莫尚谦五年前去世的未婚妻,那许鹤溪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就都是谎言。

    五年来她和许鹤溪就像是家人一样相互扶持着,她不愿意相信这个对他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的许鹤溪,竟然对自己撒了这样的谎。

    “小姑娘,你住在这里?”不远处便是许鹤溪的家,出租车师傅好奇的问道。

    聂倩倩微微点头,没有回话,只听见那师傅说道:“这个地方可是a市最好的地段,寸土是金说的大概就是这里了吧?”话落,那师傅不由的多看了聂倩倩几眼,想来他定是奇怪聂倩倩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竟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聂倩倩不在理会那司机师傅,他为何会问聂倩倩这句话,聂倩倩自是清楚的,这五年来,在许鹤溪的身边,这样的质疑聂倩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有些事情遇多了,便就是习以为常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许鹤溪别墅的门口,聂倩倩掏出钱付给了那师傅,随后便下了车,距离别墅的房子里,还有一段的距离,聂倩倩打开之后,便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

    不一会却看见许鹤溪开着车子朝着自己驶来,与聂倩倩相遇之后,便停了下来,聂倩倩以为许鹤溪这是要出去,开口问道:“小溪,你要出去么?”

    却见许鹤溪从车上走了下来,笑着道:“傻瓜,我自然是你接你的,这么远的路,你要走到何时?”

    许鹤溪明明说的是从门口到房子的路,可是在聂倩倩的耳中却听出了另一种味道,聂倩倩不由的鼻子一酸,紧紧的抱住许鹤溪。

    许鹤溪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愣,伸手轻轻的抱着聂倩倩,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你不是去尚谦集团了么?”话落,许鹤溪的心中却隐隐带着一丝的不安。

    聂倩倩微微摇头,回道:“没事,就是有些想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