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零九章 心痛

    第五百零九章   心痛

    “我只是觉得人应该向前看不是么?”聂倩倩的声音不由的小了几个幅度,眼睛都不敢去直视莫尚谦了。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心情又跌入谷底似乎又渐渐明朗起来,他看着聂倩倩的样子,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不记得自己了,若不然她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这笔账等她恢复记忆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从他那讨回来。

    “倩倩,我知道你现在不记得了,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我可以帮助你恢复记忆,难道你就不想之后那段失去的回忆有什么么?”莫尚谦可以将自己和聂倩倩感情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但是聂倩倩的身边还有那么多的朋友亲人在等着她回来,莫尚谦绝对不允许聂倩倩就这样,她的生活他们对她来说不是过客,而是很重要的人。

    面对莫尚谦的质疑,聂倩倩又何曾没有想过,五年前醒来之后自己的世界一片苍白,她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忘记了曾经的朋友,忘记了自己的亲人,忘记了爱人,她的世界之后只有许鹤溪。

    那个时候的自己,每每总会想要找寻自己丢失的那段记忆,可是现在五年已经过去了,这五年来她感谢许鹤溪的陪伴,所以不想许鹤溪不开心,即使找不回那段回忆。

    “倩倩,我们都在等着你,等着你回来。”莫尚谦紧紧的握着聂倩倩的手,眼中满是悲凉。

    聂倩倩看着这样的莫尚谦,心中原本早已想好的那些话,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丢失的那段记忆中,是否会有莫尚谦的存在,而在那其中莫尚谦又扮演着什么样的位置。

    聂倩倩缓缓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看向莫尚谦,满含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我不想小溪难过。”

    聂倩倩的回答,无疑是在又在莫尚谦的心中再次扎上一刀,顿时鲜血淋漓,那种痛是很痛很痛的那种。

    “你不想让许鹤溪难过,那我们呢?我呢?倩倩,我等了你五年,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么?每日每夜的只能用工作酒精麻醉自己,这样我才能不去想你,不去想你是不是真的离开我了,或者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可是你却忘记了我,只是老天在跟我开玩笑么?”莫尚谦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苦涩,就连嘴角的那抹笑意,看上去都带着无尽的落寞。

    面对着莫尚谦的种种质疑,聂倩倩却有了想要逃跑的心里,可是她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许鹤溪这五年来的陪伴,聂倩倩很明白,曾经的她一直以为许鹤溪是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亲人,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却说自己是他的爱人,他的未婚妻,聂倩倩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或者说即使自己现在相信了莫尚谦,可是失去记忆的自己,根本不记得她对莫尚谦是何种感情,是否也如莫尚谦那样的深刻,爱的那样深入骨髓。

    “对不起,莫总,我真的,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这是聂倩倩唯一能跟莫尚谦说的话,她知道即使这样没有丝毫的作用,但是她还是不得不说。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他不能将她逼得太紧,很多事情需要循序渐进,聂倩倩忘记了他,所以才会说出如今这番话,即使他很难过,很伤心,他也不能如她所说的将她丢失,现在聂他的倩倩回来了,以后他再也不会让她一个人,更不会让她经历那样恐怖的事情。

    “好,我不逼你,我会想办法让你记起一切的。”莫尚虚弱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这时聂倩倩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出一看,是徐许鹤溪打来的,聂倩倩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莫尚谦,随后走到一旁,接听了许鹤溪的电话,只听见电话那头的许鹤溪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浅浅,你在哪里?你开车了?”许鹤溪起床之后,却没有发现聂倩倩,走到车库发现自己竟然少了一辆车,一时间很是担心。

    “嗯,没事的,小溪,我在外面处理一些事情,马上就回来了!”平时许鹤溪对聂倩倩的关心完全将细致入微这四个字解释的很贴切,对于开车这件事情许鹤溪像来都是比较反对的。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许鹤溪看看手上的腕表,心中的担心并没有因为聂倩倩的话,而减少半分。

    聂倩倩一听许鹤溪要来接自己,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那个我现在有事了,先挂了!”说着聂倩倩不等许鹤溪回话,连忙挂了电话,若是许鹤溪知道她来找莫尚谦一定会生气的,聂倩倩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随后走到莫尚谦的身边,说道:“莫总,我先走了!”

    “他对你好么?”莫尚谦拉住正准备离开的聂倩倩,问道。

    聂倩倩微微一顿,回道:“小溪对我很好。”话落,只感觉莫尚谦的拉着聂倩倩的手不由的缓缓滑落,脸上带着一丝痛苦,喃喃道:“是啊,他怎么会对你不好!”

    聂倩倩开着车离开莫尚谦的家之后,从后视镜中,聂倩倩看着莫尚谦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直到聂倩倩都看不见莫尚谦,他依然还站在那里,那一刻,聂倩倩的心感觉到一阵难受,那种一种连呼吸都会痛的感觉。

    聂倩倩一直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胸口的衣服,似乎想要靠着这样可以缓解一丝,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

    聂倩倩开车直接回家,许鹤溪正站在门口等着她,看到聂倩倩从车上走下来,毫发无伤的样子,一直悬着的心才放松下来。

    许鹤溪走上前去,看着聂倩倩,佯装生气的说道:“为什么要一个人开车出去?”

    为了不让许鹤溪纠结这个问题,聂倩倩使出了杀手锏,伸手抱着许鹤溪,喃喃道:“小溪,我好想你!”撒娇这招对许鹤溪来用一直都是很有用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