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一十四章 担忧

    第五百一十四章    担忧

    周落莉正坐在车里生气着许鹤溪竟然挂断了自己的电话,手机却忽然想了,她抬头望去正是许鹤溪,原本还愤怒的脸上却再次染上一抹嘲讽,喃喃道:“许鹤溪,你的弱点还真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怎么?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么?我的‘好朋友!’”周落莉的话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五年前的那件事情许鹤溪也是有参与的,如果说她是主谋,那许鹤溪定是帮凶,他们本就是各取所需,如果他永远不让聂倩倩再次出现在莫尚谦的面前,这件事情她也不会再提,可是如今聂倩倩竟然又回来了,这件事情许鹤溪必须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把地址发给你,我们见面再说!”许鹤溪的声音带着冷意,丝毫没有了往日的谦和的样子,在许鹤溪的世界中,周落莉是个极其狠毒的女人,别的女人跟他在一起,都只不过是为了金钱,那是显而易见的目的,但是周落莉却不同,表面上像一张白纸一般,等着男人在上面勾勒出属于他们的‘画作’但是她真正得面目,却是个毒如蛇蝎的女人。

    “好!”对于许鹤溪的提议,周落莉也表示很赞同,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朝着许鹤溪给她的地址驶去。

    许鹤溪和周落莉约定的是在一家不错的日式料理,周落莉进去之后便直接按照许鹤溪给他的包厢号走去。

    许鹤溪也刚到多久,周落莉推门而入相比将与许鹤溪的淡定,周落莉的眼中全满含怒意,她径直走到许鹤溪的对面坐下,许鹤溪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来了?”简单的两个自己,谁又想象这两人已经五年没有见面,许鹤溪的语气就好像是他们昨天才刚刚见过一般。

    “许鹤溪,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吧?”周落莉不在乎许鹤溪话中的意思,盯着他说道。     吃的许鹤溪已经点好,他的绅士在周落莉的身上完全没有用到,就算是点菜也不会在乎周落莉喜欢吃那些,或者不喜欢吃那些,他想现在周落莉已经也没有心思吃东西吧,这就是周落莉和聂倩倩不同的地方,聂倩倩即使遇到再大的事情,再不开心的事情,对于吃的她都是有着自己的追求。

    “有必要么?”许鹤溪冷冷的丢出三个字,夹了一块生鱼片放进自己的口中,聂倩倩的生死他应该还没有必要跟周落莉汇报吧,五年前告诉周落莉聂倩倩死了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不想让她来打扰自己和聂倩倩的生活而已。

    谁知,许鹤溪的话却让周落莉很是恼火,她看着许鹤溪,脸上丝毫没有了往日对待别人那柔弱的样子,转而全是阴狠的气息。

    “许鹤溪,你不要忘了,五年前的事情你也有份,若是我现在去跟欧阳总监说她就是聂倩倩,还有五年前的那些事情,你觉得她会怎看你呢?”周落莉看着许鹤溪那一身轻松的样子,威胁道,为何自己辛辛苦苦中的因,却有别人来得了果,她不甘心。

    面对周落莉的威胁,许鹤溪的脸上并未露出丝毫的担忧,抬头望了周落莉一眼,眼中满是冰凉,不带丝毫温度的反问道:“你会么?”随后嘴角露出浓浓的嘲讽。

    “你!”周落莉气愤道,她自然不会,因为如果这么做对她来说也是无害而无一利的,她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那样只会将聂倩倩往莫尚谦的身边推,她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许鹤溪紧张一些,只是这个男人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

    许鹤溪夹了一块生鱼片放在周落莉的晚上,淡淡的说道:“不要生气,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呢?”

    周落莉看着许鹤溪一副轻松的样子,说道:“你直到莫尚谦已经见过聂倩倩了么?你还在这里一副悠然自得样子,若是莫尚谦知道欧阳浅浅就是聂倩倩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做?我想即使我不说你也应该很清楚吧?”周落莉更担心的是莫尚谦再次和聂倩倩在一起,那么自己真的就没有几乎,自从上次莫尚谦拒绝她之后,周落莉一直认为没有聂倩倩,一切都可以慢慢来,可是现在聂倩倩回来了,她和莫尚谦的事情不能慢慢来了。

    “你觉得莫尚谦不知道么?不知道浅浅就是倩倩?”许鹤溪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莫尚谦暗中派赵特助去意大利调查欧阳浅浅的事情,他早已知道,他没有阻止的原因,只不过是莫尚谦终将什么也查不到。

    “尚谦知道了?”周落莉震惊且担忧的问道,莫尚谦知道聂倩倩的事情了?难怪今天见莫尚谦对聂倩倩的态度有些怪怪的。

    “知道又如何?倩倩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只当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即使莫尚谦怎么说?倩倩也不会过来质问我。更何况这边案子一结束,我们就要回意大利完婚了,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好好的看着莫尚谦的好!”许鹤溪不紧不慢的说着,脸上虽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是只有许鹤溪自己名字,他的心里又是多么的害怕,害怕聂倩倩想起莫尚谦,想起那段丢失的记忆。

    周落莉看着许鹤溪,觉得他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可是为何她的心里还是那么的没有底,今天见到欧阳浅浅的那一刻,周落莉便已经感觉到,即使欧阳浅浅不是聂倩倩,莫尚谦也会将她当成聂倩倩的替身,更何况现在欧阳浅浅还是聂倩倩,周落莉怎么能不担心。

    “许鹤溪,你真的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面的许鹤溪的态度在,周落莉的声音不由的冷了几分,这五年来许鹤溪可以说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她呢?却每日还是要追寻着莫尚谦的脚步,却始终没有办法跟上的他的步伐,最终只有她一个人停留在原地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