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一十五章 儿时的梦想

    第五百一十五章   儿时的梦想

    “解释?周落莉五年前的事情你想要我再次提醒你么?”许鹤溪看向周落莉声音带着几分嘲讽,五年前若是不是他即使赶到,那些男人到底会对聂倩倩做什么事情,真的能如周落莉保证的那样么?许鹤溪之所以留着周落莉道现在,只不过是需要一个背负这笔债的人而已。

    面对许鹤溪的质问,周落莉的生气的站起身来,怒斥道:“许鹤溪,你不要忘了五年前的事情你也有份的!”明明最终只有他许鹤溪占了便宜,可是现在却是一副质问的口气,还要装作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许鹤溪看着周落莉的脸上恼羞成怒的样子,丝毫没有往日的让人怜爱的柔弱,幽幽的说道:“今天我约你见面,就是想跟你说清楚,五年前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次发生,浅浅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想她在受到任何伤害。”话落,许鹤溪站起身来,轻轻的俯下身子在周落莉的耳边喃喃道:“若是你再敢做五年前的事情的话,我想到时候,那躺在海里的尸体就不是那个无名氏了,而是你周落莉!”

    闻言,周落莉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怔,她抬头看向许鹤溪,他眼中的那抹警告绝对不是空穴来潮,五年未见,许鹤溪变得更加冷漠。

    许鹤溪看着周落莉那瞬间惨白的小脸,心中微微有些满足,这次的警告就是让她远离聂倩倩的身边,不要在做出过分的事情,许鹤溪重新做回位子上,说道:“你管好你的莫尚谦就可以了,都已经过去五年了,你还是没有坐上尚谦集团总裁夫人的位子,未免也没用了一些!”许鹤溪嘲讽着。

    周落莉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走一般,坐回位子上,看向许鹤溪说道:“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尚谦始终忘不了聂倩倩,对我的态度始终不冷不淡的。”许鹤溪很好的在周落莉的心口上插上一刀,那是看见鲜血的伤口。

    “是么?那你就在努力一点就好,只是不要来打扰我们就好!”许鹤溪轻轻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离开了包厢内,对于周落莉和莫尚谦的爱恨情仇,他可没有兴趣之后,即使周落莉没有办法拿下莫尚谦,他许鹤溪也绝对不允许莫尚谦将心思放在聂倩倩的身上。

    对于许鹤溪来说,聂倩倩五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她是欧阳浅浅,他许鹤溪的未婚妻,欧阳浅浅对于许鹤溪来说,就是他的全部,这五年来对许鹤溪来说是最幸福的五年,因为聂倩倩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周落莉看着许鹤溪那离开的背影,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以为此次见面,她怎么说也是占上风的,可是自从见到许鹤溪开始,自己一直被他牵制着,看来这五年,许鹤溪的确是改变了不少,始终没有进步的原来真的至于自己而已……

    从日式料理店出来之后,许鹤溪去超市给聂倩倩买了很多的樱桃还有一些聂倩倩平时很喜欢吃的东西。

    他开着车回去的时候,到家之后,许鹤溪将买好的东西递给佣人,问道:“浅浅呢?”

    佣人恭敬的回道:“浅浅小姐,在书房!”

    闻言,许鹤溪微微点头,朝着楼上走去,来到书房的门口,轻轻的打开门,原本以为聂倩倩会在看书,却不想聂倩倩正躺在一个巨型的玩偶身上睡着了。

    许鹤溪轻轻的走了过去,看着聂倩倩熟睡的样子,轻轻的揉了揉她的的发丝,随后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伸手将聂倩倩从玩偶的身上抱了起来,朝着聂倩倩的房间走去。

    隔天聂倩倩醒来之后,兴奋的朝着许鹤溪房间走去,却并未看到许鹤溪的人,聂倩倩穿着拖鞋,哒哒的下了楼,楼下佣人们正在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看到聂倩倩下楼,恭敬的说了一声:“早上好,浅浅小姐。”

    “早上好,那个小溪呢?我看他不在房间,出门了么?”聂倩倩想着现在时间也还挺早的啊,许鹤溪怎么一大早就不在家。

    佣人停下手中的活,恭敬的回道:“先生去河边了,说若是等您醒了之后,给他个电话,他便回来了。”

    “好的,谢谢了!”聂倩倩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消失在佣人们的面前,直接朝着湖边跑去,这早晨的空气显得格外的干净,远远的便看到许鹤溪正坐在湖面,他的面前还架着一个画板,想来应该是在画画。

    聂倩倩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轻手轻脚的朝着许鹤溪走去,许鹤溪画的很认真,就连聂倩倩走进都没有发现。

    聂倩倩从许鹤溪的身后,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带着笑意的问道:“猜猜我是谁?”

    许鹤溪也不伸手将聂倩倩的那遮挡住视线的手给拿下来,回道:“嗯,我来猜猜,是不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欧阳浅浅呢?”

    聂倩倩缓缓的松开了许鹤溪的手,带着几分笑意和调皮的说道:“算你聪明!”许鹤溪的眼睛重新接触到光线,抬头看向聂倩倩,回道:“不是让你醒了给我电话么?怎么跑过来了,还穿的这么少!”说着许鹤溪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聂倩倩的身上。

    “我这不是也想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么?”聂倩倩笑道,他抬头看着徐鹤的话,正是不远处的高山,许鹤溪的绘画功力很是厉害,还曾经得到过国际上的大奖,许鹤溪曾经告诉聂倩倩,他儿时的梦想便是成为一个画家。

    许鹤溪这么说的时候,聂倩倩想着应该不是儿时的梦想吧,许鹤溪为了家族事业放弃了自己的爱好,而他却努力的让自己做喜欢的事情,这点一直是让聂倩倩最为感动的事情。

    “画的真好!”聂倩倩忍不住称赞道,在意大利的房子里,有一间属于许鹤溪的画室,里面还珍藏很多许鹤溪的画作,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画的聂倩倩,家中的墙上也挂了很多许鹤溪亲自画的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