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三十五章 电梯内听来的八卦

    第五百三十五章   电梯内听来的八卦

    那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说着还不由的看了一眼在场的男士,接着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公司这些男同事,哪个见到她不像是苍蝇看到屎一样的粘上去!”语气中满是不屑!

    站在最里面的聂倩倩,听了她的话,不由的微微一笑,差点笑出声来,只看到那些男的,都被她的话说的不由的低下了头。

    那穿紧身红裙子的女人跟上去接着道:“谁说不是呢?这我们公司的那些部门经理那个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听说前段日子,这采购部经理和销售部经理为了她还大打出手呢?而且你也知道这采购部经理可是有老婆的,唉,真是丢人呢?后来两人都被公司给开除了!”

    “是啊,我还奇怪呢?这两人怎么好好的忽然都被公司给辞退了,弄了半天是这么一回事?唉,这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还真是红颜祸水呢?”白色裙子的女孩子一副惋惜的说道。

    “只可惜啊,那两位并不是英雄,你是不知道这公司多少女员工对着郑媛媛可是恨之入骨!这总裁在总部的时候,她可是将公司这些各部门经理迷得七荤八素的,原本以为她这样就满足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总裁的身上。”穿红色紧身裙的女人,一副不由为郑媛媛能有此番壮举点赞。

    “唉,这女人总是不满足,更何况这总裁跟那些部门经理比,可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土里,连地上都算不上,这要是将他们放在一起给我选,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就选择总裁的!”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笑着道,在场的其他人竟然还连连表示同意的点点头。

    站在聂倩倩前面的男人,对着那穿着红色紧身裙的女人问道:“那后来发生什么?你这说了这么多,怎么都没有说到重点!”话落,在场的人也是连连点头,一副好奇知道这后续事件。

    红色紧身裙的女人见大家都很有兴趣的样子,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总裁昨晚不是在加班么?听说这郑媛媛啊,穿的什么暴露,据当时保安说,就差没有穿衣服了,那裙子短的都快盖不住屁股了,那那领子低得胸都快跑出了,她就这样跑到总裁的办公室了,你们猜后来发生什么?”

    众人正听到兴头上,也不知道是谁问的“后来发生了什么?这郑媛媛身体的确不错,是蛮有料的,莫不是这总裁最后没有抵住这样的诱惑,就范了。”

    话落,电梯中的众人笑成一团,聂倩倩原本阴郁的心情,被这偶然听来关于许鹤溪的八卦,也不由的好了很多,嘴角也染上一丝笑意。

    红色紧身裙的女人,摆了摆手回道:“怎么可能?听说这郑媛媛进总裁办公室还没有一分钟就被王秘书进去给拎了出来,听说昨晚连夜就把她给辞退了,还是王秘书亲自看着他收拾东西的,而且后来还有更精彩的,听说这郑媛媛勾引总裁不成,竟然准备对王秘书下手。”

    “什么?”众人一片哗然,这八卦还真是八点档的狗血剧都精彩呢?众人听的很是井井有味,谁也没有发现电梯停着,不上也不下。

    “这王秘书谁不知道啊?大家都说他喜欢总裁?谁也没看过他交女朋友!”其中一人说道,众人一听又是一片哗然。

    王秘书喜欢许鹤溪?聂倩倩站在角落中嘴角不由的扬起一丝微笑,其实王秘书早就结婚而且有孩子了,只是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而且王秘书对许鹤溪有事言听计从,大家由此言论也实属正常。

    “谁不知道,这总裁对未来的总裁夫人可是死心塌地,上次的采访你们看了没有,我们总裁的那番言论可真是帅到爆,这李可儿这样的女人我们总裁都看不上,更何况是郑媛媛这样的女人了!”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附和道。

    “是啊,唉,我真的是太羡慕太羡慕未来的总裁夫人了!”穿着红色紧身裙的女人说道。

    正在这时电梯门缓缓的被打开了,许鹤溪正站在电梯口,电梯内的众人看到站在面前活生生的许鹤溪,无不是点头问道,原来刚才众人都忘了按电梯,所以电梯一直停在其中一层。

    许鹤溪正在跟一旁的王秘书交代着工作的事情,见电梯门开了,正准备走上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最里面的聂倩倩,微微一愣,说道:“浅浅?”

    电梯内的众人微微一愣,纷纷朝着身后望去,只看到站在最里面的正式他们未来的总裁夫人,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聂倩倩见到门口站着的人是许鹤溪,为了避免大家尴尬正准备转身,却还是被许鹤溪给看到了,他这一声让众人都不由的陷入慌张。

    聂倩倩笑着走下电梯,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你们先上,我们还有些话要说!”

    只可惜许鹤溪并没有如她的愿,拉着刚刚才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聂倩倩,重新上了电梯,众人见状只得纷纷往后站,电梯门缓缓的被关上。

    “你怎么过来了?怎么过来的?一个人开车的?身体好些了么?”许鹤溪的问题一个一个传来。

    站在他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一副活见鬼的样子,纷纷低下头,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一样。

    “我一个人在家太闷了,便想着来找你!”聂倩倩并未将她出来见顾念的事情告诉许鹤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隐瞒,只是觉得还是不告诉许鹤溪的好。

    “一个人开车来的?”许鹤溪见到聂倩倩心中其实很开心的,可是却还是担心聂倩倩。

    聂倩倩微微点头,许鹤溪看着她,担忧的说道:“不是不让你一个人开车么?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对于聂倩倩的车技,许鹤溪总是不相信。

    “我没事,只是很近的一段路,我可以的!”对于许鹤溪的过度保护聂倩倩早已是习惯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