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三十八章 恢复记忆

    第五百三十八章   恢复记忆

    聂倩倩也未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起一切,不知道是该感谢上天,还是觉得他这又是在跟自己开另一个玩笑。

    “尚谦!”聂倩倩轻声的唤着莫尚谦的名字,伸手紧紧的抱着他,五年的分别,此刻她有好多话想要跟他说,可是现在他们之间却还有很多的问题。

    莫尚谦感觉到聂倩倩的异样,微微一怔,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问道:“倩倩,你叫我什么?”

    “尚谦,尚谦,我都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聂倩倩不由的朝着莫尚谦的怀中缩了缩,眼中盛满的泪水,早已决堤而出。

    聂倩倩明显的感觉到莫尚谦的身子微微一怔,许久之后,只听到莫尚谦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颤抖,“真的么?倩倩,你真的什么都想起来?”

    聂倩倩在莫尚谦的怀中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啊,她什么都想起来,所有的事情……

    “BOSS,,你没事吧?”置于聂倩倩他们头顶的板被掀开,艾伦站在上方满脸担忧的看着聂倩倩。

    意外发生的太快,赵特助第一时间组织了力量救援,突来的阳光,照的聂倩倩睁不开眼睛,她和莫尚谦被救出来了,两人纷纷被送上了救护车。

    医院的病房里,聂倩倩躺在病床上,脑海中一点一点的接收那失而复得的记忆,艾伦坐在一旁,满脸担忧的替聂倩倩整理了一下被子,说道:“BOSS刚才真是吓死我们了,还好你没事,若不然我们怎么跟许总交代啊!”

    “尚谦怎么样?”聂倩倩被救出来的时候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但是莫尚谦被抬出来的时候,就昏迷过去了。

    艾伦微微一愣,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聂倩倩对莫尚谦的称呼怎么这么的亲切,难道是两人刚才一起经历了生死,所以感情亲近了一点,“莫总比BOSS严重一些,但是还不至于危及生命,腿被砸了,医生已经做了处理,只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是啊,还好莫总保护了你,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凯瑟琳走了过来,说着。

    “艾伦,凯瑟琳,你们先出去,我有些累了!”现在聂倩倩的心里很乱很乱,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明白,她需要好好安静的想想接下来的事情。

    艾伦和凯瑟琳面面相觑,总觉得这聂倩倩被救出来之后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好,那BOSS你好好休息!”凯瑟琳示意艾伦起身出去,对着聂倩倩说道。

    “艾伦,凯瑟琳,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小溪!”聂倩倩嘱咐道,现在他最不想见得人应该就是许鹤溪。

    艾伦和凯瑟琳只以为聂倩倩不想让许鹤溪担心,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病房内只剩下聂倩倩一人,聂倩倩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五年前被绑架的事情至今历历在目,许鹤溪突然出现救了她,后来她知道了莫尚谦和周落莉即将要订婚的事情,所以着急想要去找莫尚谦问清楚。

    后来……后来遇到了泥石流,再次醒来之后,她便忘记了以前的所有,而许鹤溪也选择没有告诉自己。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她,为什么不告诉她就是聂倩倩,为什么要跟她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这给了自己另一个身份,另一个名字。

    还有这些年,她在意大利见到的那些跟她以前在意大利生活的朋友,同学,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聂倩倩越想越乱,越是想不通,许鹤溪为什么要这么做,就这样一直到天黑,许鹤溪给聂倩倩打了电话,问她工作的事情完成了没有,可是聂倩倩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许鹤溪又给凯瑟琳打了电话。

    “凯瑟琳,浅浅和你们在一起么?”许鹤溪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着急,今天一整天他都感觉心惶惶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凯瑟琳正在去给聂倩倩买晚餐的路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许鹤溪说一下这件事情,“许总,今天工地上发生了一些事情,BOSS她现在正在医院,不过你放心,她已经没事了。”

    “什么?你们在哪里医院!”许鹤溪没想到这才刚刚允许聂倩倩出来上班,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他真的要将聂倩倩给锁在自己身边,这样才放心。

    凯瑟琳跟许鹤溪说了医院的地址,许鹤溪便挂断了电话,想来一定是匆匆赶过来了。

    “凯瑟琳,你有没有觉得今天BOSS好像有些怪怪的,尤其是被救出来之后?”艾伦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聂倩倩被救出来之后,总是觉得很奇怪。

    凯瑟琳看了一眼艾伦,其实她也正有这种感觉,可是具体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总觉得聂倩倩给她们的感觉有些陌生。

    “可能是吓坏了吧?别说了,我们还是买点吃的早点回来吧.”凯瑟琳打断了艾伦的话,继续开着车子,艾伦坐在一旁也闭了嘴。

    许鹤溪从鹤溪集团直接开着超子朝着医院驶去,到达医院之后,他直接朝着聂倩倩的病房走去,病房内聂倩倩已经睡着了。

    许鹤溪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看着她额头上的伤,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口中无奈的低喃道:“浅浅,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睡梦中的聂倩倩眉头紧锁,许鹤溪见状伸手想要将他抚平,口中还轻声的低喃道:“浅浅,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聂倩倩猛地惊醒,看见了坐在面前的许鹤溪,惊叫一声“啊!”许鹤溪被这聂倩倩这突来的反应弄的微微一愣,脸上满是歉意的说着:“浅浅,对不起,我吓着你了么?”

    聂倩倩只是没想到许鹤溪会在这里,一时愣神了,此刻反应过来机械式的摇了摇头,可是看着许鹤溪的眼中却满是疏离。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的眼神,也是微微一愣,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可是脸上却始终保持着淡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