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溪,你为什么那么做?”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五年前许鹤溪为何要选择隐瞒一切,而不告诉她?

    许鹤溪的心微微一沉,脸上却极力的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说道:“浅浅,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懂?”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心中满是不解,可是现在唯一能解开她心中疑惑的只有许鹤溪了。

    聂倩倩再次说道:“小溪,我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关于尚谦的,关于欣怡和悦悦的,还有我的妈妈,所有的一切一切我全部都想起来了!”说到此时聂倩倩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她的离开让莫尚谦默默的承受了五年的时光,让自己唯一的亲人,她的母亲尝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谁在幕后操控的?

    这一刻,许鹤溪感觉好像浑身的血液倒流了,“你都想起来了?”

    许鹤溪再次试探性的问道,他一直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可是为什么今天,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不能等到他们完婚之后。

    五年前聂倩倩失忆的时候,他觉得这是上天看他可怜才给了他一次机会,可是现在聂倩倩什么都行想起了,而且用着这样质疑和疑惑还有疏离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他如何能承受再一次失去她的痛苦。

    “是的,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小溪,你告诉我,你明明知道所有的事情,为何却选择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不是跟我说我是的你未婚妻,我是欧阳浅浅,我一直生活在意大利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

    聂倩倩一想到自己的妈妈承受着失去她的痛苦,一想到莫尚谦独自忍受的这五年,心中对于许鹤溪就产生了一丝的恨意。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如此激动的样子,伸手将她抱进怀中,一遍又一遍的请求她的原谅,“对不起,对不起倩倩,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太爱你,我真的真的太爱你了!”

    许鹤溪不奢求聂倩倩的原谅,他只是希望聂倩倩可以不离开他就好。

    聂倩倩猛地推来许鹤溪,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道:“你爱我?小溪,你不是跟我说会和我好好的做朋友么?”

    此时聂倩倩的痛苦,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一边是许鹤溪的欺骗,一边是莫尚谦五年来默默等候的感情。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敢恨许鹤溪,五年前他选择隐瞒了所有,但是这五年来许鹤溪对她的关心和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聂倩倩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许鹤溪轻轻的伸手替聂倩倩擦拭了脸上的泪水,眼中满是痛苦,“傻瓜,我说的那些话只是想好好的留在你的身边,若不然你一定会因为尴尬而选择不在见我,我那么爱你,怎么会想要做的你朋友!”

    既然如今聂倩倩已经全部想起来,不管用什么样卑鄙的手段,许鹤溪都决定一定要将聂倩倩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五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日子,习惯了每天家里有人等他,习惯了生日的时候,有人跟他说‘生日快乐’习惯有人在乎他。

    原本以为他会一直幸福下去,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只因为聂倩倩重新想起莫尚谦,他们的世界终将多了一个莫尚谦的存在。

    许鹤溪的话一遍一遍的让聂倩倩感到震惊,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何五年前许鹤溪选择隐瞒自己所有的一切。

    她轻轻的躲避了许鹤溪的手,看着他,眼中带着几分疏离的说着:“小溪,你怎么能这么的自私,你有没有为我的妈妈想过,我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让她如何面对这一切,你怎么能为了你的感情,而选择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聂倩倩并不知道,在许鹤溪的世界中,除了聂倩倩所有的人在她的眼中都无关重要,只要聂倩倩能够跟他在一起,即使背叛全世界,他也无所谓。

    “对不起,对不起,倩倩,原谅我的自私,我也不想这样的,不想这样的,可是当初你的眼中只有莫尚谦,你知道五年前你醒过来之后,却什么也不记得的时候,我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对不起,倩倩,我像你隐瞒了一切!”

    许鹤溪紧紧的我这聂倩倩的手,就像个孩子一般,让人心疼。

    聂倩倩看着这样的许鹤溪,五年来的陪伴和欺骗,在她的心中交杂着,对于许鹤溪她实在是恨不起来,可是心中却也没有办法原谅他。

    “小溪,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好好的冷静一些好不好?”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她现在脑子真的很乱。

    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还能说服自己即使不爱许鹤溪,也应该留在他的身边,可是现在她想起所有的一切,才发现这其中隐藏着那么多的谎言,他该如何原谅许鹤溪给她身边那些最爱、最亲的人带来的伤害呢?

    “你要离开我么?”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今天他还因为婚期将至的事情而开心,可是现在聂倩倩却要跟他分手的样子。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小溪,我现在需要冷静!”声音中不由带着一丝恼怒。

    许鹤溪见状也不想太逼迫聂倩倩,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给你时间把这所有的事情都理清楚,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倩倩,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聂倩倩不在理会许鹤溪,躺回床上,背对着许鹤溪,不再跟她说话,眼泪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现在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妈妈,告诉她,她最爱的女儿还活着。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的背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即使聂倩倩不理他,他还是要陪在她的身边。

    艾伦和凯瑟琳买了饭回来之后,原本准备进病房,可是从玻璃内,看到许鹤溪和聂倩倩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两人乖乖的退了回去,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