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七十四章 警告

    第五百七十四章    警告

    那日周落莉发泄完所有的怒火之后,她安安静静的思考了很久,决定这件事情还是先去找许鹤溪谈谈,聂倩倩现在恢复了记忆,五年前的事情她一定已经有所察觉了,而且她总觉得聂倩倩看自己眼神有些奇怪……

    “许鹤溪,我想我们应该见一面,聂倩倩的事情你不觉得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么?”周落莉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怨恨的味道。

    那话那头却传来许鹤溪一阵轻笑的声音,道:“解释?周落莉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要跟我装,五年前的事情你也有份,现在是想让一个人扛着么?”如果聂倩倩知道了五年前的事情,一定会告诉莫尚谦,那个时候,莫尚谦一定会不在相信自己,周落莉觉得若真的到那个时候,她一定要拖着许鹤溪一起,若不是许鹤溪五年前瞒着自己聂倩倩还活着的消息,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事情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许鹤溪也是需要负责任的。

    电话那头的许鹤溪并没有因为周落莉的威胁而感到恐惧,五年前周落莉找人绑架聂倩倩的事情,许鹤溪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更何况他知道聂倩倩被周落莉绑架的事情只有他和周落莉两个人心知肚明,许鹤溪可不认为当年周落莉沉寂在聂倩倩即将要消失的喜悦中,还会忙着留下什么证据,现在她想要怎么说都可以,怎么说呢?口说无凭,即使这件事情被聂倩倩知道,即使周落莉将所有的一切告诉聂倩倩,一个阶下囚的话,谁又会相信呢?

    许鹤溪答应了周落莉要求见面的事情,见面地点选在了鹤溪集团,许鹤溪可没有心情去跟周落莉却吃个饭聊个天,然后谈谈当年的那件事情。

    周落莉应约来到鹤溪集团,在王秘书的带领下走进了许鹤溪的办公室,许鹤溪正低头处理这面前的文件。

    “总裁,周小姐来了!”王秘书打开许鹤溪办公室的门恭敬的说道。

    许鹤溪微微抬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她进来!”

    王秘书对周落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落莉走了进来,面对着许鹤溪依然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高傲的像一只孔雀。

    许鹤溪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走到周落莉的面前,恭敬的说了一句:“请!”周落莉淡淡的看来许鹤溪一眼,坐了下来。

    门外,“看见了没有,刚才进去的那位可是元茂集团的千金,你说她进来来找我们总裁做什么?”一女员工说道,现代都市生活的人们压力总是很大,这逮着一个机会便聊些八卦,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放松的机会。

    另一人不屑的说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啊,八成是来谈工作的事情,你啊,还是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这我们总裁对未来的那位总裁夫人,可是用心的很呢?我想着出轨的事情一定不会在他的身上上演的!”说话的这位正式那日在电梯里和众位同事八卦的其中之一,当时许鹤溪对聂倩倩的态度,大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办公室内,许鹤溪在周落莉的对面坐下,双手十指交叉的放在膝盖上,看上去一副很悠闲的样子,相比较于周落莉一脸心事的样子,许鹤溪倒是一脸无所谓。

    “许鹤溪,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这么的淡定,这聂倩倩马上就要跟尚谦和好了,你竟然还能如此的有恃无恐!”周落莉原本以为许鹤溪跟自己一样,可是现在看许鹤溪的样子,哪里有一丝紧张的情绪。

    闻言,许鹤溪的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说着:“周落莉,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聂倩倩,不应该说是欧阳浅浅,是我许鹤溪的未婚妻,和他莫尚谦有什么关系!”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一副自欺欺人的样子,你知道么?聂倩倩已经想起以前所有的事情,她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么?”周落莉冷冷一笑,即使许鹤溪装的再怎么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周落莉也不觉得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那又怎么样?即使倩倩想起所有的事情,她也是我许鹤溪的未婚妻,这点谁都不能改变。”许鹤溪的声音依旧清清淡淡,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在眼底深处却带着丝丝的凛冽,只是常人看不到而已。

    “是么?我想聂倩倩可能会念在你这五年来的照顾,而不会如此决绝的回道莫尚谦的身边,但是若是她知道五年前的事情,你又也有分,你觉得到那个时候她还会如此恋旧情么?”周落莉就不相信许鹤溪的心里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话落,只见许鹤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丝毫没有周落莉预料之中的担忧,“周落莉,五年前我救了被绑架的倩倩,然后带她治疗,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五年前的事情。”

    “你,难道你现在不承认五年前你知道我绑架了聂倩倩的事情,而且当时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上演一副‘英雄救美的戏码’你真当我是傻瓜么?”周落莉被许鹤溪不明的态度弄的有些激怒,小脸被气得通红。

    面对周落莉的质疑,许鹤溪的表情依旧清清淡淡的,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周落莉,五年前倩倩被绑架的事情,我想警察局已经给了正确的答案,如果倩倩真的有怀疑的地方,她想要做的事情,我都能帮她做,还有如果五年前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话,那么到时候我想可就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背后的元茂集团应该也将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风险,唉,我真希望五年前的事情不是你的做的,若不是,你的周叔叔和阿姨,这奋斗了大半辈子,享福了大半辈子,这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人,却还要面临着重头再来的风险!”说着许鹤溪的眼中带着一丝警告的味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