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八十九章 院长的担忧

    第五百八十九章    院长的担忧

    聂倩倩洗漱完回来的时候,陈欣怡带着孩子们已经跳完舞了,孩子们正有序的前往食堂准备吃早餐,这时悠悠走到聂倩倩的面前,小手紧紧的攥着已经有些褪色的衣角,低声的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声音太小聂倩倩有些听不清楚。

    聂倩倩蹲下身子,看着悠悠小脸涨的通红的样子,轻声的问道:“悠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悠悠的小脸更红了,怯懦懦的样子,让聂倩倩看着不由的很是心疼,像悠悠这么大的孩子,在很多的家庭都是被捧在手里呵护的,可是现在在这孩子的世界中,只有他的哥哥。

    聂倩倩将悠悠抱了起来,悠悠很瘦,原本是女孩就会比男孩子骨架小一点,抱着轻飘飘的,一点都感觉不到悠悠的重量。

    昨日见到悠悠的时候,她的头发披散着,看上去有些凌乱,今天扎了一个中国娃娃的头,很可爱。

    “悠悠,你今天的小辫子扎的真好看,是谁给你弄得啊?”聂倩倩转移了悠悠的话题,这个孩子看上去有些认生,所以聂倩倩决定还是让她先放下对自己的戒备再说。

    很明显聂倩倩的话也引起了悠悠的兴趣,她眨着大眼睛对聂倩倩说道:“这是欣怡阿姨给我扎的!”

    聂倩倩伸手摸了摸她的笑道:“哦,原来是欣怡阿姨给你扎的啊,那你有没有跟她说谢谢啊?”

    悠悠微微点头,回道:“恩,我说了,欣怡阿姨还说了不用谢!”

    “是么,悠悠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聂倩倩的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

    只是聂倩倩没有想到自己的夸奖不但没有让悠悠开心,反而瞬间红了眼眶,眼中盛满了泪水。

    见状,聂倩倩也有些慌了,自己难道是说错什么了,忙一脸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悠悠,阿姨是不是说错话了!”看着悠悠强忍着眼泪的样子,聂倩倩很是心疼。

    悠悠摇摇脑袋,说道:“妈妈,以前也总是这么夸奖我!”

    悠悠的一句话,却让聂倩倩红了眼眶,身后将悠悠抱住,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悠悠,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妈妈,你可以跟我们撒娇,跟我们说你想要的东西,跟我们生气,跟我们分享你的点点滴滴,好不好?”

    聂倩倩的话让悠悠大声哭了起来,惹得正在食堂里吃饭的众人都不由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来,去给悠悠打饭的谦谦,见状也跑了出来,看着聂倩倩抱着悠悠的样子,最终没有说话,脸上反而带着一种释然,之后聂倩倩才知道,原来悠悠在她的父母去世之后,就从未这么哭过,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一直忍着。

    陈欣怡走了过来,看着眼圈红红的聂倩倩,和趴在聂倩倩肩上哭的很伤心的悠悠,问道:“你们这是?再演琼瑶剧?还是韩剧?”

    陈欣怡这么一说,不由的将聂倩倩逗得破涕为笑,这应该叫就是陈欣怡的魅力吧,这些年除了当年在赵特助的事情上,聂倩倩还从未见到陈欣怡因为什么事情伤心,总是开开心心的陈欣怡同时也给她身边的人带来了更多的欢笑。

    吃完饭之后,聂倩去找了院长,想跟她谈谈让谦谦和悠悠跟她们回去的事情……

    院长办公室内,聂倩倩坐在那已经断了一个脚的沙发上,陈欣怡和王悦则都在陪着那些孩子。

    院长端了一杯白开水放在聂倩倩的面前,聂倩倩礼貌的伸手接了过来,随后院长在另一边的凳子上坐下。

    “院长,关于谦谦和悠悠的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聂倩倩直奔主题的说道。

    院长大概也能猜想到聂倩倩今日找她应该是为了谦谦和悠悠,聂倩倩他们对孩子的用心,院长还是看在眼里的。

    “倩倩,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只要是为孩子们好的事情,院长都不会拒绝的,更何况院长觉得聂倩倩他们对悠悠和谦谦来说,就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

    “院长,我知道我现在还不符合领养的标准,但是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很快的解决完这些事情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办正式的领养手续,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带谦谦和悠悠回去?”聂倩倩看着院长,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自己说错那句话,让院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毕竟这几年来收养-孩子的家长很多,领养之后反悔的,再送回来也不少,为了孩子院长觉得自己必须要慎重考虑每一次的领养事情。

    “你这是?”院长疑惑的看着聂倩倩,虽然之后聂倩倩他们不是那种人,可能因为这些年真的见得太多了,所以她不得不有些怀疑。

    聂倩倩见院长一副为难的样子,想着她定是误会了她意思,忙解释道:“院长,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现在想要将谦谦和悠悠带回去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要这两个孩子尽早在我的身边,昨晚欣怡也跟我说了,她的妈妈会过来住上一段时间,所以谦谦和悠悠会先有他们照顾,谦谦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我想让他尽早的进入学校,适应学校的生活,等我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就会把他们接过来的!院长,你看这样可以么?”

    院长看着聂倩倩,听着她的解释,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动,这些年来这里的人很多,但是真心为孩子的却很少,院长知道聂倩倩做这些都是在为孩子考虑,只是她还是很担心,若是这其中在发上一些变故的,那对于原本就同时双亲的谦谦和悠悠来说,无疑不是另一种伤害。

    “院长,你是不是担心什么?”聂倩倩看着院长一副为难的样子,开口问道。

    “倩倩,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也就跟直说了,这些年从我们福利院领走孩子再送回来的也不在少数,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一次又一次的被亲人抛弃,这样对他们的成长是很不利的!”院长坦诚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