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百九十五章 辱骂

    第五百九十五章   辱骂

    聂倩倩他们到达h市的时候,正是中午,聂倩倩决定先带着谦谦和悠悠去吃饭,只是谦谦看上去确没有什么胃口,悠悠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吃的很香。

    “谦谦,爸爸妈妈要是看着你饿着肚子的,一定会心疼的哦!”聂倩倩知道谦谦一定是想要早点见到父母,但是孩子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长期的营养不良,已经让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肉了。

    闻言,谦谦看着面前的饭,认真的吃了起来。聂倩倩看着很是心疼。吃完饭之后,聂倩倩和陈欣怡还有王悦带着两个孩子去买了新衣服,希望他们的父母看到他们也可以放心。

    悠悠的一条粉红色的公主裙,再加上陈欣怡给她扎的小辫子,看上去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很是好看,而谦谦则换上了一条哈伦裤,一件白色的卫衣,看上去也很是可爱。

    从服装店出来之后,聂倩倩他们又去花店买了花,随后几人朝着谦谦和悠悠父母的墓地驶去。

    空荡荡的山头,一副一副的墓碑,聂倩倩听院长说,当初这块墓地的钱,是他们家里仅有的资产。

    只是聂倩倩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当初谦谦和悠悠父母发生车祸时撞到另一辆车上的死者的家属。

    他们正站在谦谦和悠悠爸爸妈妈的墓前,不停的咒骂着墓碑上的两人,眼中满是恨意。

    谦谦忽然挣脱来聂倩倩的手,跑到那两个人的面前,怒气冲冲的说道:“不准你们骂我的爸爸妈妈,你们这些坏人,走,走!”此时的谦谦愤怒的像个小狮子。

    站在谦谦面前的男人一眼便认出了谦谦,伸手猛地推来的谦谦,谦谦一个不稳,跌坐在地,聂倩倩见状连忙走上前,将谦谦从地上拉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检查着他有没有哪里摔伤了。  只听到伸手传来一个男人怒气的声音:“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儿子,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还好好的活着呢?”

    聂倩倩没想到从一个男人的嘴里,竟然会对一个孩子说出如此恶毒的话,他回头看向那个男人,语气不悦的说道:“先生,请你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不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你面前站着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男人看着聂倩倩,语气丝毫没有变软,继续道:“怎么?难道还是我说错了么?他的爸爸妈妈,就是撞死我父母的凶手,怎么?他是个孩子就可以不承认了么?”

    聂倩倩看了陈欣怡一眼,陈欣怡抱着悠悠离开了这里,她不想让悠悠小小年纪就面对这么多事情,现在谦谦已经被牵扯进来,最起码悠悠她希望她还能依旧保持着童真的心。

    聂倩倩将谦谦护在身后,看着那个男人,这些年她真的很少生气,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活的越来越心静如水,可是现在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还真的做不了这样。

    “先生,我想你也是为人子了,失去父母的心情你也能体会到,更何况事故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个年仅四岁的孩子,亲眼看着父母在自己的面前离开,这样的痛苦,你应该更能感同身受不是么?更何况当年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他的父母只是因为孩子生病着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的年纪应该也为人父了吧,我想你应该更能体会到作为父亲的心情,更何况那样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当年你失去了父母,他们也同样,一夜之间失去了最亲的亲人,遭到了遗弃,你觉得你跟他们比起来,谁更可怜一点,所以,先生我没有办法劝你放弃对他父母的恨意,但是对他孩子,我希望你可以仁慈一些!”聂倩倩带着怒意的说道。她可以理解这个男人对于谦谦父母的怨恨,但是她没有办法理解他对谦谦的恶言相向。

    那个男人看着聂倩倩,他身边站着的应该是他的妻子,听了聂倩倩话,再看向她身后的谦谦,心中不由的有些动容,伸手拉了拉那个男人,劝解道:“孩子他爸算了,这小姑娘说的对,这件事情怎么也不能怪到这孩子的身上,我们还是走吧!”说着便拉着那个男人离开了。

    聂倩倩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随后转身看向谦谦,蹲下身子,擦了擦他的眼泪,说道:“谦谦,你不也不要怪那个叔叔,你的爸爸妈妈的确是做了一些错事,犯错误就要承担后果的,是不是?我想你的爸爸妈妈对那位叔叔也一定很愧疚的!”聂倩倩不知道该怎么跟谦谦解释当年的事情,可能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

    聂倩倩给陈欣怡打了电话让她带着悠悠回来,聂倩倩看着墓碑上一男一女的合照,终于明白谦谦和悠悠为什么这么多的可爱了,看来他们还真的是继承了他们父母的优良基因,只是原本应该一个幸福的家庭却遭受了这样的变故。

    聂倩倩的手放在谦谦的肩膀,看着照片上的谦谦父母,说道:“你们好,我叫聂倩倩,今天是带着谦谦和悠悠来跟你们告别的,我要带他们去a市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们,他们很听话啊,也是和可爱的孩子,你们在那边可以放心的将他们交给我!”

    谦谦看着照片上的父母,时隔一年多,父母的印象在他的意识中越来越模糊,平时想他们的时候,只能看看他们的照片。

    “谦谦,是不是好久没见到爸爸妈妈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聂倩倩见谦谦一直盯着墓碑发呆,蹲下身子,看着他问道。

    谦谦乖乖的点了点头,可能在不久之后他也会渐渐的忘记与父母在一起的那些往事,可是他却会永远的记得他们,记得那些曾经最爱他们的父母。

    “那你就跟他们聊聊有趣的事情,我想不管你说什么爸爸妈妈都喜欢听的!”聂倩倩擦了擦了还挂在谦谦脸上的泪水,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