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一十六章 谦谦不见了

    第六百一十六章  谦谦不见了

    莫尚谦的脸上微微一顿,看着聂倩倩,眼神带着一丝的闪躲,聂倩倩想大概是以前他和周落莉来过吧,聂倩倩倒也识趣,没有在问下去,虽然心里有一点不舒服,但是这毕竟是以前的事情,现在还在乎的话,未免显得自己有些太小气了。

    莫尚谦给你聂倩倩点了一份这间店主推的惠灵顿牛排,还细心的给聂倩倩切好,聂倩倩尝了一口,点了点头表示赞许道:“味道的确挺不错的!”就连她这种平时对西餐不是很喜欢的人,都不由的觉得很好吃。

    聂倩倩的评价让莫尚谦的脸上露出一丝丝满足的笑容,看着聂倩倩这个样子,应该是不生气了,心也算放松下来。

    原本听浪漫的一个烛光晚餐,却被陈欣怡的电话给打搅了,那个时候聂倩倩碗里的牛排已经被自己消灭一半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传来铃声,她看了一眼是陈欣怡打来的,也没有多想便接听了。

    “倩倩,怎么办?怎么办?”陈欣怡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哭腔,感觉下一秒眼泪就要掉下来。

    聂倩倩眉头微微紧蹙,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稳了稳声音问道:“欣怡,发生什么事情了?”于此同时,莫尚谦也停下手里的动作,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神看着聂倩倩。

    电话那端的陈欣怡听到聂倩倩声音的那一刻,竟然哭了出来,一旁好像还有赵特助正在安抚她的声音,陈欣怡平时一向大大咧咧的,哭的几率还真的不是很多,若不是发生什么大的事情,按照陈欣怡的性格一向都是很扛得住的。

    “欣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聂倩倩再次担心的问道,可是电话那头只穿来陈欣怡哭泣的声音,后来应该是在一旁的赵特助将电话给拿了过来,声音中也带着浓浓的担忧,说道:“谦谦不见了!”

    那一瞬间,聂倩倩的脑袋嗡的一声,大脑中一片空白,生生的愣了数秒之后,直到耳边传来莫尚谦担忧的声音,聂倩倩才回过神来,看着莫尚谦的眼睛,话却是对着电话那端的赵特助说的:“谦谦不见了?”

    莫尚谦也是微微一惊,只听到电话那头的赵特助说道:“本来谦谦放学的时候,我和欣怡去接他的,可是老师却说今天谦谦并没有来上学,可是早晨明明我们是亲眼看着他进学校的!我们已经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可是却都没有找到!”

    聂倩倩万万没有想到,出事的竟然是谦谦,他上学只不过才短短的几天,陈欣怡和赵特助他自然是相信的,谦谦一向有很懂事听话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聂倩倩首先想到的就是人贩子,那些不好的念头瞬间涌出脑海,聂倩倩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直接走出店内。

    莫尚谦付了钱之后,也跟着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聂倩倩的外套和包包。

    “赵川,你们先不要担心,却学校吧监控调出来,看看谦谦到底是什么视乎从学校出来的,然后不要让悠悠知道这件事情,我马上就回来!”聂倩倩简单的说道。

    “学下那边的监控我们已经调出来的,我们送谦谦看着谦谦进学校之后,他并没有真的进去,我们刚走他就又走出来了!”赵特助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心中却也是浓浓的担忧。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欣怡,我们马上就回来!”电话那头的赵特助轻轻的‘嗯’了一声,聂倩倩便挂断了电话。

    聂倩倩这才明白,难怪刚才莫尚谦给赵特助打电话没有人接,原来他们是在找谦谦。

    “谦谦丢了?”莫尚谦看着聂倩倩那满脸担忧的样子,问道。

    聂倩倩微微点头,看向莫尚谦,说道:“尚谦,我们现在必须回去,我不能让谦谦出事!”

    莫尚谦点了点头,拉着聂倩倩的手,安慰着,两人去酒店退了房之后,便直接开着车子去了上了高速,朝着a市的方向开去。

    车上,聂倩倩给王悦还有凯瑟琳和艾伦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去找找,王悦那边陈欣怡早早的便告诉了她,她和陈欣怡也很是担忧,一直没有找到谦谦,现在还在外面寻找,聂倩倩让她注意安全之后便挂了电话。

    莫尚谦伸手握住了聂倩倩那因为担忧而冰凉的手,安慰着:“倩倩,没事的,谦谦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放心,我们一定能找到他的!”

    聂倩倩看着莫尚谦,希望以此可以能减少自己心里的担忧,莫尚谦打了电话,让那些人帮忙找找谦谦。

    一路上,聂倩倩时不时的打电话给王悦,问问有没有找到谦谦,可是却依旧没有什么消息,聂倩倩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谦谦真的发生什么事情,那她该怎么跟悠悠还有院长交代,谦谦一向很听话,这次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聂倩倩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只能等找到谦谦才会知道。

    莫尚谦和聂倩倩到达a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路上莫尚谦很担心聂倩倩,让她休息一会,可是现在谦谦不知所踪,聂倩倩哪里能睡得着啊。

    王悦他们一直寻找着谦谦,却都没有找到,聂倩倩和他们回合的时候,陈欣怡的眼睛已经哭得肿的跟核桃一样,看着聂倩倩从车上下来之后,更是抱着聂倩倩哭成了泪人。

    一边哭还一边说着:“倩倩,都怪我,都怪我,我应该亲自送他进去的,我要是送他进去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时陈欣怡的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聂倩倩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欣怡,这件事情不怪你,你不要想太多,谦谦一定会没事的!”这句话像是对陈欣怡说的,却也是对自己说的,相比较于陈欣怡的担忧,聂倩倩并不比她,若是谦谦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聂倩倩不但无法和院长还有悠悠交代,她更是没有办法对谦谦的父母交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