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二十一章 明天

    第六百二十一章   明天

    “更何况,我觉得我们的谦谦只是因为现在还没有解决户口的问题,要不然根本都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肯定很多学校都抢着收你的,你那么聪明,有那么的乖巧,一定会有很多老师还有同学喜欢你的!”聂倩倩抱着谦谦安慰着,孩子的事情本就是纯粹天真的,聂倩倩绝对不能容许人来玷污他们。

    “谦谦阿姨,我不是野孩子,我真的不是,还有那些一百块钱也不是我偷得,你也不是坏女人。”谦谦趴在聂倩倩的胸口,哭的很是伤心。

    “我知道,我知道!”聂倩倩安慰着,门外陈欣怡再也听不下去了,打开门走了进来,脸上是隐忍的怒气,聂倩倩看着她那因为气愤而充满血丝的眼睛,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即使陈欣怡现在再也怎么生气,聂倩倩也不想因为她的情绪而影响到谦谦。

    这时王悦他们正好也从外面回来,悠悠被艾伦抱在怀里,看到谦谦在哭,连忙从艾伦的怀里滑了下来,走到谦谦的身边,奶声奶气的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谦谦不想让悠悠担心,从聂倩倩的怀里坐了起来,吸了吸鼻子,眼睛哭的红彤彤的回道:“没事!”

    聂倩倩自是明白谦谦的心思,伸手将悠悠抱到谦谦的身边坐着,说道:“悠悠,哥哥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很可怕的噩梦,你在这里陪陪他好不好?”

    悠悠也很乖巧,坐在谦谦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安慰道:“哥哥,不要害怕,悠悠在这里陪你!”说完便搂住了谦谦脖子,好像平时聂倩倩安慰着他们那样,轻轻的拍着谦谦的背。

    聂倩倩看和站在门口的王悦等人看着两个孩子这个样子也很是欣慰,陈欣怡那气愤的脸色也柔和了不少。

    聂倩倩起身摸了摸谦谦和悠悠的头,看了一眼王悦他们,便走出了房间,王悦交代着让悠悠好好陪陪谦谦,也跟着走了出去。      客厅的沙发上,王悦和凯瑟琳分别坐在独立的沙发上,而陈欣怡和艾伦则分别坐在聂倩倩的身边。

    聂倩倩将学校的事情和王悦还有凯瑟琳和艾伦简单的说了一下,众人的反应和聂倩倩一样的震惊。

    “倩倩,这件事情我无论如何都要帮谦谦讨回一个公道!”陈欣怡脸上满是怒意,一想到谦谦受到的那些委屈,他俨然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去好好的教训那老师的样子。

    “真是没有想到,兰德里竟然会有这样的老师,先不要说他是一个老师,就算是作为一个人来说我都觉得有问题。”艾伦和陈欣怡表现的一样气愤,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

    王悦看着两人的样子,再看看聂倩倩说道:“倩倩,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原本希望谦谦能够接受好一点的教育,可是现在却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聂倩倩看了看房间的方向,对着王悦和陈欣怡还有凯瑟琳,艾伦说道:“明天我们去学校。”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必须要结局,自己在感情的问题上已经选择了逃避,但是她不想谦谦跟她一样,更何况被冤枉是小偷,这件事情如果不调查清楚的话,这也会在谦谦的人生道路上产生改变。

    “好,明天看我去学校不撕烂那个老师的嘴!”聂倩倩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很是气愤,一旁的艾伦还附和道:“明天我跟你一起,竟然这样冤枉我们可爱的谦谦,还污蔑我门的BOSS,这口气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可忍。”

    艾伦的话一下子缓解了屋内的气氛,王悦无奈的笑道:“艾伦,应该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还有陈欣怡,你们这是希望以后我们的谦谦长大以后跟你们一样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么?”话落,无情的白了陈欣怡和艾伦一眼。

    “我,我这不是气不过么?”陈欣怡一下子被王悦堵得哑口无言,悻悻的回道。

    晚上,聂倩倩带着谦谦和悠悠去外面吃了一顿好的,两个孩子很是开心,虽然这件事情让谦谦很是难过,但是还好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不可磨灭的印象,再加上聂倩倩他们的安慰,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好了不少。

    五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而且还是五个好看的女人带着两个可爱的孩子,不由的吸引了路上大部分人的眼光,作为他们中间唯一的男子汉-谦谦,聂倩倩做了一个决定,以后还是要让他多跟男性接触接触,要不然总是跟着他们这些女人,万一一个得个什么恐女症或是改变了性取向,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吃完饭的时候,莫尚谦给聂倩倩来了电话,问了一些关于谦谦的事情,聂倩倩并没有将谦谦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毕竟兰德里是莫尚谦的投资,如今他的地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不是管理疏漏么?

    聂倩倩倒并不是好心的替那老师担心,她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大而已,更何况她觉得自己完全能解决这件事情。

    许鹤溪也给聂倩倩打来了电话,关心了一下谦谦的状况如何?顺便说了一句要是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话,一定不要跟他客气。

    聂倩倩点头,表示同意,谦谦的这件事情她不想麻烦莫尚谦更不想麻烦许鹤溪,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需要人来保护的聂倩倩,现在的她可以面对很多的问题。

    五年前莫尚谦总是害怕她受到伤害,这五年来许鹤溪更是把她保护的无微不至,但是他们好像却忘了,她聂倩倩并不是个无能的人,她也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和她爱的人。

    “倩倩阿姨,你怎么了?”谦谦看着聂倩倩愣神的样子,问道,心里应该是在担心之前跟聂倩倩说的那些事情,又或者是因为自己昨天没有上学聂倩倩还在生气。

    聂倩倩看着谦谦一脸担忧的样子,摸了摸他的头,笑着道:“谦谦,阿姨没事,就是在想我们的谦谦和悠悠怎么这么的可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