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三十九章 生病

    第六百三十九章     生病

    电梯直达许鹤溪的办公室,聂倩倩抬脚走了出去,秘书看到聂倩倩的时候,不由的微微一愣,随后很快的反应过来,走上前,正准备开口,从许鹤溪的办公司内传来一声暴怒的声音:“我说了我没事,给我滚出去!”话落还伴随着几声咳嗽的声音。

    不管是以前还是和许鹤溪相处的那五年,聂倩倩都极少见到许鹤溪生气的样子,今日听见许鹤溪的声音想来很是生气。

    聂倩倩看向那女秘书,再看看许鹤溪办公室的方向,眼中满是不解,想来自己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只听见耳边传来那女秘书低低的声音:“欧阳小姐,你还是去劝劝总裁吧,他现在很不好。”说着那女秘书的眼眶竟然有了红了,看着聂倩倩的眼神带着一丝的期待。

    “他这是?”聂倩倩甚是疑惑,搬家那日见到许鹤溪他不是还好好的么?今日这是怎么了?

    “总裁最近一直砸公司加班,现在更是高烧不退,这,王秘书进去劝他想要带他去医院……”女秘书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担忧。

    经过她这么一解释,聂倩倩算是明白了,她也没在多说什么,抬脚便走了去,伸手打开办公室的门,一个杯子,落在自己的脚边,传来‘嘭’的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里面的热水不由的溅到聂倩倩的脚上传来微微的疼痛,让她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紧蹙。

    许鹤溪抬头看见来人,原本满是怒气的脸上,瞬间染上一丝浓浓的担忧,绕过王秘书快步走到聂倩倩的面前,“倩倩,你没事吧?”说着还不由的半蹲着身子检查者刚才杯子有没有砸到聂倩倩的脚上。

    聂倩倩倒也来不及顾得上刚才传来的阵阵同意,看着许鹤溪再次消瘦的俊脸,问道:“生病了。”这是肯定而不是疑问,看着许鹤溪那苍白的脸色,聂倩倩便知道刚才那女秘书说的没有错。

    许鹤溪没有回答聂倩倩的问题,而是将聂倩倩拉进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半蹲下身子将聂倩倩的鞋子和袜子脱了,检查一下刚才有没有烫到她,见并没有什么红肿的样子,这送了一口气的替聂倩倩穿上鞋子。

    王秘书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聂倩倩看了他一眼说道:“王秘书,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这些年王秘书对许鹤溪忠心耿耿,就像是莫尚谦身边的赵特助一样,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样子,聂倩倩的话倒是让他宽心了不少,他看向聂倩倩又看向并没有说话的许鹤溪,点了点便走了出去。

    王秘书走后,许鹤溪重新将聂倩倩的袜子和鞋子穿好,低咳几声,那样子明显是在隐忍着,聂倩倩伸手摸了摸许鹤溪的额头,那温度烫的吓人。

    “许鹤溪,你疯了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发烧,跟我去医院!”聂倩倩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意和担忧,看着许鹤溪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她很是生气,和许鹤溪在一起的这几年,极少见许鹤溪生病,即使是感冒也很少,相比较于许鹤溪,聂倩倩的身体倒是一直很差。

    许鹤溪从站起身来,在沙发上躺下,将头枕在聂倩倩的腿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就这样让我躺会就好了!”说着便不跟聂倩倩回话,便闭上了眼睛。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想要制止,可是耳边却已经传来低低的呼吸声,许鹤溪已经睡着了,想来真的是累了。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才不能相信就这样让他这样睡着,既然他不愿意去医院,聂倩倩只得用别的办法让他降温,她拿出手机给王秘书打了电话,让他准备了一些东西。

    王秘书倒也配合,很快便拿来了冰袋,被子还有温度计,走进来的时候,看着正枕在聂倩倩腿上睡觉的许鹤溪时,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这些年许鹤溪对聂倩倩的感情,王秘书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见证者。

    聂倩倩将王秘书拿过来的冰袋放在许鹤溪的额头上,可能是猛地传来的一阵凉意,让熟睡的许鹤溪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聂倩倩不由的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拢了拢,又跟王秘书交代了一句“不要让人来打扰!”

    王秘书应声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还配合的将许鹤溪办公室的门关上……

    聂倩倩拿出温度计给许鹤溪量了一下提问38.5°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心中暗想一会若是许鹤溪这体温再不恢复正常,就算是绑也要把他给绑到医院去。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了进来,屋内一片暖洋洋的,许鹤溪睡得很熟,聂倩倩时刻的关注着许鹤溪的提问,还好最后许鹤溪的体温总算是降下来,可能是因为许鹤溪平时很喜欢锻炼的原因,这抵抗力都比旁人要好一些。

    许鹤溪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是黄昏,入眼的便是聂倩倩正熟睡的样子,许鹤溪缓缓的身后,就像是对待珍宝一样抚摸着聂倩倩的脸颊,唇角不由的带着浓浓的笑意。

    脸颊上传来一阵阵酥痒的感觉,惊扰了聂倩倩睡意,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许鹤溪正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自己。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聂倩倩揉了揉眼睛,伸手去摸许鹤溪额头上的温度,还好并没有了之前那发烧的迹象。

    许鹤溪很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在这一刻,可是这个世界却不会因为你而改变,他缓缓的坐起身子,头有点晕晕的,向来是发烧留下的后遗症,“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我去给你倒点水喝药!”聂倩倩起身准备给许鹤溪倒一杯水,可是因为许鹤溪一直枕在自己的腿上,脚已经麻了了,这忽的站起来,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还好坐在一旁的许鹤溪眼疾手快的拦住聂倩倩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这才让聂倩倩免去了和大地亲密接触的机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