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七十八章 神秘店长

    第六百七十八章 神秘店长

    手里的美式咖啡喝完了,聂倩倩还不想走,难得今天有空如此清闲,不如就在这坐到黄昏之时吧,看看街上车水马龙,行人来来往往,红尘繁琐与我无关。

    聂倩倩又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这里店长特别推荐的拿破仑千层酥,她发现这家咖啡馆不仅环境优美格调不俗,连服务员也长得赏心悦目,一看就是精心挑选过的,更让聂倩倩惊喜的是,当她吃完了拿破仑千层酥时,发现盘子上本来放着拿破仑千层酥的位置赫然用法语写着“祝你快乐”几个单词。

    拿破仑千层酥是法国的经典甜品,聂倩倩看了一眼那杯只喝到一半的卡布奇诺,略微沉思了一会,拿起杯子就一饮而尽,果然,聂倩倩勾起唇角会心一笑,她猜的没错,这个杯底也写了字,上面用意大利语写着“幸运相伴”这几个单词,而卡布奇诺就是原产自意大利的咖啡。

    聂倩倩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喝最开始的那杯美式咖啡的时候不急着让可爱的服务员小姐先收走了,那杯也一定用英语写了字的,不知道是写了什么祝福语,真是让人好奇。

    聂倩倩叫住一个服务员,将吃剩的餐盘和空杯摆在她面前,“你好,我想知道你们店里每个餐具上都刻有字吗?”

    服务员眉眼弯弯,笑的十分灿烂热情,“是的,我们都会刻上祝福语,而且刻的字都是根据这种甜点或饮品的出产地,比如小姐你刚才点了一份拿破仑千层酥,”服务员指着盘子上的碎屑,“所以这个盘子上的字是法语。”

    “嗯,这个我发现了,而且你们很用心,每个祝福语的内容都不一样。”

    “小姐你真厉害能认识那么多文字,而且很细心!”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都有哪些祝福语吗?”

    服务员笑的更甜了,“这个啊就需要小姐亲自品尝店内商品,细细发掘了,如果我今天告诉了您,也没那么有趣了不是吗?如果喜欢我们蓝中欧咖啡馆,欢迎推荐亲朋好友常来!要是您有什么不满还可以写下您的建议投到门口的信封里,我们一定会积极采纳的。”服务员纤指翻飞,指了指咖啡馆门口,果然,那里有个天蓝色的小邮箱。

    这家咖啡店的服务员不仅长得好看笑容甜美,而且还很会打广告,最厉害的是,这蓝中欧咖啡馆的老板娘也太会做生意了,甜品的美味纯正,服务的周到热情,让人不得不感到满意。

    聂倩倩越发的想见见这蓝中欧咖啡馆的主人,她向服务员点了点头,“你们这家店的确和别家的咖啡馆与众不同,我想见见你们家老板娘可以吗?”

    “真是太不巧了小姐,我们家老板今天刚好不在店里。”

    “那她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我们老板这几天都去选食材去了,我们店里的食材啊都是她亲自甄选的,但是她也没说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不好意思啦小姐,您的问题我回答不上来。”

    看来聂倩倩和这位神秘的蓝中欧咖啡老板娘还差一点点缘分,既然周子恒认识,不如改天去问问他,让他帮忙帮忙介绍介绍。

    “哦这样啊,还真是可惜了。”聂倩倩托着下巴,有些失神。

    “那小姐,还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吗?”服务员在旁边毕恭毕敬道。

    聂倩倩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回答,“你再给我续杯卡布奇诺吧!”

    另一边周子恒悻悻回到家,瘫软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目眼神,正当他快睡着时,一个抱枕直呼他脸上,周子恒烦躁的抓过抱枕直呼看向来人。

    周子恒眯着双眼看着对面的窈窕女子,“稀客啊,管家怎么没拦住你?”

    “我和落莉一同长大,差不多是她半个姐姐了吧,管家怎么可能会拦我,”那女子熟稔的坐在周子恒对面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听我员工说你今天来我的咖啡馆了,是来找我?”

    “瑟琳娜,你太自恋了吧,那你的员工有没有告诉你我是和一个漂亮女孩子一起去的?”周子恒笑着看着她。

    瑟琳娜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翘起了二郎腿显得非常悠闲惬意,“我的员工只认识你,没说什么女生,你的秘书?”

    “商业合作伙伴,今天搅黄了一笔大单。”周子恒想起这个就觉得生气,如果阻止的人不是他的母亲,他一定能靠元茂公寓这个项目大赚一笔。

    瑟琳娜耸了耸肩,一副同情的表情,“那还真是可惜了,没想到你个商场老狐狸也有摔跤的时候。”说完又是妩媚一笑。

    周子恒只是瞥了瑟琳娜一眼,正色道:“所以你这趟来是专门找我的?”

    “哈哈哈哈!”瑟琳娜忍不住大笑,由于笑的太厉害肚子有些痉挛,瑟琳娜不得不弯下腰捂着肚子但还是止不住的笑。

    明明是一串清脆如银铃的笑声,但在周子恒听来格外刺耳,他深深皱眉,“喂!笑够了吧?我刚才那句有那么好笑吗?”

    瑟琳娜慢慢控制自己情绪,笑声渐渐变小,“咳咳!”瑟琳娜清了清嗓子,“周公子,原来你也很自恋啊!我这次来是看看落莉的,她在房间吗?”

    “在医院。”周子恒没好气的说道。

    “一周之前就在医院了,怎么现在还在,生的病很严重?”

    “还不是那小妮子吵着闹着要见莫尚谦,莫尚谦不来见她,她就不接受治疗!昨天还从医院逃出去了!”

    “Oh my god!”瑟琳娜夸张的轻捂嘴巴,“那你们把她抓回医院了?”

    “莫尚谦带她回来的,不过送她回医院后就莫尚谦很快就走了,也没来见过她。”

    瑟琳娜细细磨-搓着自己的下巴,似有沉思,“看来落莉这一颗心呐还就死死赖住莫尚谦不放了,何苦这么深情呢,最后伤的还不是她自己,”她摇了摇头,“不行,我作为她最好的姐妹,不能看着她那个样子,要去开解开解她。”说完瑟琳娜就起身打算离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