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八十一章 当年的舞会

    第六百八十一章  当年的舞会

    瑟琳娜确实不高兴,没想到前一秒被自己定义为好友的聂倩倩居然是带着目的来找自己的,还真是讽刺,“聂小姐大概不知道吧,蓝中欧从选址,设计店面,选材,招聘这些全部的环节都是我亲力亲为,可以说它不仅仅是一座咖啡馆,更像是我的孩子。”

    “可是瑟琳娜小姐,你该看看我的设计稿,真的非常符合蓝中欧的风格。”

    瑟琳娜白了她一眼,“就算是世界最一流的设计师在我面前,也没资格对蓝中欧指手画脚!”

    瑟琳娜从聂倩倩那里出来之后,感到非常的愤怒,没有想到自己一开始觉得还不错的小姑娘居然就是为了打星辰公司的广告而来的,看来自己还真是太小瞧聂倩倩这个女人了,果然,落莉和周伯母的话没有错,这个聂倩倩就是为了达到自己不可见人目的使出下流龌龊手段的一个败类,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是披着一张羊皮出来祸害人的,真是人不可貌相,亏得生的那样的一双清澈眼睛。

    越想越是觉得气愤,瑟琳娜就是被聂倩倩那一双具有欺骗性的眼睛给忽悠了,在心底拒绝了聂倩倩这个可恶的女人。

    自己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走眼呢,要不是聂倩倩太过心急,暴露了她本身的目的,说不定在相处之后自己会着了聂倩倩的道也不一定。

    太久没有这样真正的生气了,瑟琳娜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人说说自己现在的心情,所以,去了医院找到了自己无话不说的闺蜜周落莉。

    虽然和落莉一起长大,但闺蜜关系的奠基还是要从那场舞会说去,想象也是蛮偶然的,A市有名的林家因为一些商业合作在自家举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宴会,自然邀请了A市所有的上流人士,瑟琳娜家和周家毫无疑问都在受邀者之列,宴会上衣装鬓影,毫不热闹。 但凡是这种大规模的宴会,总会成为各家小姐争奇斗艳的比赛场,一个比一个穿得华丽,一个比一个打扮的更美,总想着自己要是宴会上最璀璨的珍珠,以此来奠定自己在A市的名声地位。

    陈家小姐是A市众多千金的佼佼者,本以为自己会是宴会上最夺人眼球的那位,却没想到遇上刚回国不久的瑟琳娜,虽然不太清楚这位的来历,可是除了长相身材格外出挑,陈家小姐并没有看出瑟琳娜身上有什么特别的,认为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家族里面不受宠冻得一个小姐罢了。

    看遍宴会上所有的人,陈家小姐觉得自己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被忽略掉了,看着穿得寒碜的瑟琳娜,嫉妒之火在陈家小姐身上开始燃烧,早就在心底给瑟琳娜定位成一个无权无势的人,柿子还是挑这种软的捏,看到瑟琳娜今天的浅色礼服,陈家小姐灵光一闪,是时候该自己出手了。

    貌似无意的在整个宴会场走着,其实,暗地里,陈家小姐一直朝着瑟琳娜的方向移动,在她行动的同时,周落莉也早就注意到了今天的不速之客。

    瑟琳娜的出现让自己在心里敲起了警钟,A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小姐,看到瑟琳娜的出现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光芒,周落莉心里也是不甘心的,可是,她现在才不会贸然的出手,从小的教育让她学会了暂时观察形势。

    可是,周落莉没想到平时候还自己总是不和的姓许的那位,居然那么的沉不住气,这样也好,周落莉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到的笑。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刚刚被裙子绊了一下。”陈家小姐夸张的说道,高分贝引来了全场的注意,她很高兴自己的原因引来了这么多人的眼光,有些人,就是喜欢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希望自己永远是世界的中心,不管是在什么场合,陈家小姐这种见不得人的病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了。

    在莫名其妙被眼前这个庸俗的女人泼上红酒的时候,瑟琳娜就已经看穿了这个女人的嘴脸,穿得倒是道貌岸然的,就是一身的珠光宝气倒显得极为的低下和不入流,看着陈家小姐才到脚踝的裙子,瑟琳娜觉得这个女人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

    还是太过自信自己是一个软柿子?今天才下飞机就被父亲通知要参加一个宴会,据说还很重要,可是换衣服已经来不及了,瑟琳娜就随便的穿上自己的衣服,虽然不华丽,可是也是在意大利定制的,虽然看到的第一眼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件礼服只要看上一会儿,其中的真章自然见分晓。

    机智聪明的瑟琳娜看出了这位小姐估摸着是看到了自己的穿着,一时间没有认出来它的真实价值,果然,肤浅的人类就是不识货,瑟琳娜觉得这些人的审美就是这样,肤浅的不可救药。

    在一旁静观其变的周落莉突然觉得自己和瑟琳娜如果注定要成为敌人的话,还不如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成为朋友,这样的话不仅可以很好地隐藏自己心里的想法,而且说不定还会借助这位不知道背景的美女的帮助,周落莉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巧笑嫣然的走到了陈家小姐的旁边,“我说姓许的,你看你的裙子这么短,可真是摔了跤!”陈家小姐看到自己平日里最讨厌的周落莉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心里就觉得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一个小角色而已,如果不是周落莉发神经的过来讲道理,现在,自己已经可以得意的离场了,心里对于周落莉的不满又上一层,陈家小姐默默地想到。

    自己的父亲和周落莉的父亲一直有生意往来,可是周家的生意做得比自己家大一些,所以每每当自己和周落莉之间发生点什么纠纷的时候,父亲总是叫自己去和周落莉道歉,久而久之,陈家小姐就对周落莉怀恨在心,私下里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称呼周落莉是小贱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