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九十六章 掏心掏肺

    第六百九十六章  掏心掏肺

    一想到自己喜欢聂倩倩喜欢了那么久,甚至牺牲了很多,收起了自己以前的花天酒地,那些烟花柳巷的女子自从聂倩倩成为自己的未婚妻后就彻底断了联系,连夜店他都去的少了,想到自己的付出许鹤溪就觉得自己还真是可怜,或许这原本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之前的时候,虽然知道聂倩倩和莫尚谦的关系很好,但是许鹤溪没有怀疑过聂倩倩,因为聂倩倩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简单单纯的女孩,而莫尚谦是他的好兄弟,许鹤溪认为像聂倩倩这样的女孩子是会对感情非常认真的,没想到,居然公然顶着自己未婚妻的头衔去和莫尚谦约会。

    摩天轮上两人还做了些什么吧,这么浪漫的事情聂倩倩从来没有和自己一起做过,当聂倩倩倒在莫尚谦的怀里时,许鹤溪没想到莫尚谦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吻了聂倩倩,而且,聂倩倩看不出一点反抗的迹象,相反的,只有羞涩。

    那样的聂倩倩许鹤溪从来没有见过。

    聂倩倩从一开始就叫小溪,现在想想,聂倩倩应该是吧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对待吧,自己约她从来都是被各种各样的理由所拒绝。

    而今天傍晚,看到聂倩倩提着保温饭桶去到莫尚谦的公司时,许鹤溪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小溪,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啊,别这样看着我。”许鹤溪眼里的愤怒和不甘让聂倩倩觉得心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向乐观开朗甚至有些吊儿郎当的许鹤溪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现在的聂倩倩只希望许鹤溪可以和自己多说一句话,哪怕眼前的许鹤溪说是要约自己吃饭这样的事,聂倩倩想自己也会马上答应,因为许鹤溪眼里盛着的东西让聂倩倩感到不安。

    许鹤溪继续看着眼前的聂倩倩,眉眼还是那样清晰,身上也带着好闻的茉莉花味道,和自己初见她的时候并无两样,可是,那双清澈到过分的眼睛里好像没有最开始的那一份干净纯洁了,也许,聂倩倩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眼睛里表现出来的情绪有多么的复杂,其中,不止是不安,还有着的是,焦虑 ,害怕和担心。

    许鹤溪注意到了,但是他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爱了那么久的女孩变成了这样,让他觉得陌生,许鹤溪自问自己掏心掏肺的对待着聂倩倩,每次只要自己得到了什么好东西,都像珍宝一样捧在了聂倩倩的面前,而这个女人呢,就是顶着自己未婚妻的头衔去和别人恩恩爱爱,甜甜蜜蜜。

    对自己却是百般推辞,当许鹤溪的愤怒值达到临界点的时候,迫切的需要什么来发泄出去,看着聂倩倩的唇,许鹤溪该死的就想要咬下去,可是,聂倩倩反应实在太大,许鹤溪还没有碰到聂倩倩的肩膀的时候,就被聂倩倩条件反射的推开了,“小溪,你怎么了,你先说话,不要这样一声不吭的,你知道的,我在担心你。”

    许鹤溪被聂倩倩推开就觉得不爽,自己好歹也是A市有名的少爷,还拥有着自己的鹤溪集团,多少女人对自己趋之若鹜,可是聂倩倩这个女人,也不是特别的漂亮,也不是非常的有钱,更不要提什么家庭背景,要不是自己帮忙,星辰公司可能开得起来吗?

    这个女人从来都不知道感谢自己,还一而在再而三的拒绝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犯贱到要聂倩倩这个女人不可吗?

    本来今天下午到晚上自己看见的东西不想再聂倩倩面前提起,许鹤溪是那么的爱聂倩倩,就算看到她和莫尚谦在一起,也没有打算把事情说开,那样的话,不止会让聂倩倩尴尬,还会让聂倩倩受到伤害,可是聂倩倩推开自己的举动彻底惹怒了许鹤溪,愤怒之余,许鹤溪就开始了对聂倩倩的质问。

    “聂倩倩!”

    这个是许鹤溪第二次叫聂倩倩的全名,第一次上是两个人刚刚认识的时候,聂倩倩扬起脸上大大的笑容,自我介绍到,“我叫聂倩倩,你呢?”

    许鹤溪想,自己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聂倩倩的,现在许鹤溪没有心情去回忆过去,虽然每一次被聂倩倩拒绝的时候,许鹤溪都会很自然的想到和聂倩倩相处的那一段时间,可是,现在,许鹤溪只想要知道聂倩倩和莫尚谦的那些事情。

    直到现在,许鹤溪还是觉得聂倩倩是一个好女孩,他想要听到聂倩倩的解释。

    “小溪……”聂倩倩只敢这样说话,许鹤溪在自己面前一直是一个乖乖的邻家大男孩形象,今晚上特别的不对劲,简直是和平常的许鹤溪判若两人,自从许鹤溪和自己认识之后,从来没有叫过自己的全名,这一晚的许鹤溪不仅让聂倩倩捉摸不透,而且,隐隐的,还有些害怕。

    “之前我给你打电话说约你吃饭,你是给我怎么说的?”许鹤溪不想再说其他的事,只想把莫尚谦的事情问一个清楚,现在不赶紧问清楚的话,许鹤溪怕自己以后就没有勇气,说到底,自己还是舍不得的伤害聂倩倩。

    听了许鹤溪的话,聂倩倩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知道今晚许鹤溪这么反常的原因了,聂倩倩选择闭口不言,因为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等了很久,聂倩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一开始的时候,许鹤溪以为聂倩倩在组织语言,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聂倩倩说话,许鹤溪想过聂倩倩会在一开始就说出各种理由,可是,现在,聂倩倩的闭口不言让自己像是把一顶拳头打在了轻棉花上,一点响动都不曾发生,许鹤溪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面对聂倩倩。

    深呼吸一口气,许鹤溪替聂倩倩回答道,“你说下午公司有事情,只有你来办,你忙不过来,你要一个人好好地处理。”许鹤溪一边说,一边看着聂倩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