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一人也可以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一人也可以

    瑟琳娜似笑非笑的看着聂倩倩,聂倩倩被她阴阳古怪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现在的瑟琳娜和她印象中当初那个潇洒明媚的女子判若两人,瑟琳娜对聂倩倩的态度变化之快让聂倩倩既惊讶又寒心,而且她觉得,这次的事件肯定还有什么隐情,她必须调查清楚。

    “聂小姐,你说这二十万是不是该由你们公司来负责偿还?”瑟琳娜做回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显得极其悠闲,就好像是个局外人,这出事的咖啡馆不是她开的一样。

    凯瑟琳在一边很早就看不下去了,难怪瑟琳娜坚持让聂倩倩来,这是要当面羞辱她的boss吗?“二十万根本超出了合理赔偿之外,你刚才就不应该答应那个客人的无理要求!”

    瑟琳娜细眉一挑,看着帮聂倩倩出头的凯瑟琳冷哼了一声,“顾客就是上帝没听说过吗,说起来我也算是你们星辰公司的顾客了吧,一个小小的员工敢质疑我刚才的决定,你的boss还没开腔你急什么?”

    “瑟琳娜小姐,我这是实话实说。”凯瑟琳极力隐忍着,这女人目中无人,高高在上根本是个自大狂,她的语气真让人不爽。

    聂倩倩上前安抚的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凯瑟琳,你也在这待一个上午了,你先带其他人回公司,对了,把负责这块的操作工给我找来就可以。”

    “不行,boss我要和你在一起。”

    从这一上午形势看来,凯瑟琳算是大致明白了这个瑟琳娜根本不像表面这样的人蓄无害,反倒充满心机,狂妄无比,相反他们的boss待人真诚,不会耍心计,把这样单纯的boss一个人留在这她可不放心,万一吃亏了怎么办啊?瑟琳娜可一点也不好对付。

    聂倩倩明白凯瑟琳的顾虑,她对凯瑟琳微微一笑,这一笑像注满了春日的眼光给人以无线希望,“没事的,上次和周子恒那次,我们不是还赢了五倍的赔偿金吗。”

    不提还好,提了凯瑟琳更担忧了,之前那周老太太大闹公司蛮横无理的摸样还历历在目。

    这一幕全被瑟琳娜看在眼里,她在角落嗤笑了一声,慢慢悠悠开了腔,“我是豺狼啊还是虎豹啊,难道会吃了聂倩倩不成?”

    凯瑟琳有些生气,想反驳回去,但被聂倩倩制止了,“怎么说这件事我们也有责任,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真的可以。”

    凯瑟琳只好作罢,她嘱咐了boss小心,就带着其他员工回去了,只留下一名操作工。

    瑟琳娜有些不甘心,她指了指那名年轻的操作工,“他留下来做什么?聂倩倩,你不会已经黑心到让你的员工来背这个黑锅了吧。”

    以前瑟琳娜都会叫自己一声“聂小姐”,而现在她毫不避讳的直呼其名,让聂倩倩很不舒服 但她还是尽量保持和颜悦色,“瑟琳娜小姐,我反复研究过我们公司的设计稿,设计的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就算那个挂饰掉下来也根本不可能砸到人,完全是零安全隐患。”

    “可是你也亲眼看见了,你所说的零安全隐患就是发生了,难不成是那位母亲故意带着她的女儿撞上去的?”瑟琳娜轻笑道。

    “当然不会,没有哪个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不过我认为这才第一天开张好好的挂饰就掉下来很可疑,不知道瑟琳娜小姐的店内有没有装监控。”

    瑟琳娜脸一黑,“我店里确实有监控,但在你们施工阶段我就把二楼的监控全关了,话说回来,挂饰掉下来明明就是你们星辰公司安装不到位,怪不得我吧。”

    聂倩倩将那位操作工招致前来,她或许不是个合格的企业家,但决对是个优秀具有人文关怀的老板,打从星辰公司在A市招聘完成的那天,她就默默记住了所有员工的长相和姓名,虽然员工不多,但这对任何一名处在高层管理的人来说,能记住基层的员工实属难得。

    聂倩倩记得这名操作工的名字,他叫严子黎,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人认真努力,应该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你是叫严子黎吧。”

    严子黎刚刚离开象牙塔走向社会,没见过什么大场面,成为星辰公司的一员让他骄傲不已,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操作工,但哪个大人物不都是底层坐起的呢?他相信只要他勤劳肯干,吃苦耐劳,一定就一路高升日后大有作为,可没想到接的第一笔生意他就出了这么一个大篓子。

    严子黎听到对方要求赔偿二十万瞬间脸色苍白,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竟然要赔这么多,这是他一个毕业生想都想不到的,严子黎在一旁低眉顺眼双腿止不住的颤抖,但听到自家boss那么温柔的叫他,而且竟然记住了他这个小人物的名字,让他格外惊喜似乎有了勇气。

    “对,我是叫严子黎,负责东南角的挂饰这一块,boss我可是严格按照设计稿来做的,不敢妄加改动啊,而且我记得我安装的很牢固,还测试了不少回看能不能掉下来,您一定要查清楚啊。”严子黎激动的解释着,甚至有些语无轮次。

    聂倩倩报以微笑,“我相信我们的星辰的员工每个人都是专业的,不会做出技术性的错误。”

    严子黎听到聂倩倩这么一说当下放心了许多,表示同意的连点了好几次头

    “哼,”瑟琳娜翻了个白眼,这聂倩倩还真会在男人面前作秀,连自己的员工也不放过,想来周旋于莫尚谦和许鹤溪,哦对了还有那周子恒之间也是用的这种白莲花似的微笑吧,这更让瑟琳娜觉得聂倩倩恶心,“少在那惺惺作态了,这责任啊你们逃不掉的,而且我可不会让你们只赔偿二十万这么简单。”

    “瑟琳娜小姐,我觉得我有必要查看一下掉落下来的挂饰,严子黎你过去看看是不是安装不牢固导致它掉下来的。”

    严子黎乖乖听话的去检查现场,他将那铜制的小马挂饰反复查看,脸色凝重而后突然睁大眼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