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第七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许鹤溪看着门半掩着,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聂倩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低着头抚着额间一副懊恼的样子,许鹤溪看了心疼不已,他慢慢走到聂倩倩面前。

    聂倩倩听到了脚步声的靠近,仍旧没有抬头,有气无力地说到,“你来了?”

    许鹤溪没有说话,坐到了聂倩倩旁边,揽过她的肩头轻轻一拉让她能靠在自己的宽阔的肩膀上,聂倩倩没有任何反抗,乖乖顺着许鹤溪的动作像只小绵羊一样趴在他肩膀上。

    聂倩倩缓缓睁开眼,“尚......”

    话刚出口看到眼前这双手这么熟悉又与她想的有出入,她快速抬头看向来人,果然是许鹤溪,自己刚才差点把他认成了莫尚谦。

    许鹤溪的手和莫尚谦一样,十指修长,指节分明,都非常养眼好看,但不同的是,莫尚谦喜简单大方,他的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手腕上带着一块梵克雅宝手表,低调又不失尊贵,而许鹤溪则会更注重打扮一些,或许是以前习惯花花公子的形象,他小拇指的指甲略长,戴着一块银环戒指,显得休闲潇洒,而他的手腕上戴的是劳力士的最新款。

    两个人的手说是很像其实又截然不同。

    聂倩倩没想到许鹤溪会来,他很少会来到她家,通常许鹤溪如果想找她,都会打电话约她出来,地点无非是奢华又富有情调的西餐厅,大型酒吧,或者专卖奢侈品的购物商场,聂倩倩知道许鹤溪对“家”的意识薄弱,他恨不得天天浪在外面,总之一天二十四小时,很少在家里待着。

    通常这个时间段来的是莫尚谦,但他也不经常来,工作的压力和繁忙让他挤不出多余的时间来天天送聂倩倩回家。

    聂倩倩轻轻移下许鹤溪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不露痕迹的往外靠了靠,拉开了和许鹤溪的距离,“小溪,你怎么来了?”

    许鹤溪不是傻子,刚才乖巧柔顺的她看到自己后眼神明显一暗,“我不能来吗?倩倩你是不是看到是我来所以很失望?那你希望谁来?”

    “你想太多了。”聂倩倩心虚的把头偏向一边。

    看到聂倩倩避而不答的样子,让许鹤溪觉得聂倩倩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这更让许鹤溪心中不爽,压着无名火。

    “小溪,你不要多想,只是你今天突然来了让我一下子不适应,是谁让你来的吗?”

    听到聂倩倩这么问,许鹤溪突然记起了,他是被星辰公司的员工叫过来安慰聂倩倩的,刚才差点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如果在聂倩倩遇到困难的时候不去帮助开导他,他这个未婚夫当的也太不称职,也难怪聂倩倩对他忽冷忽热,一定是自己平常关心太少,是啊,这是他第几次来聂倩倩家,想必十个指头数都数的过来吧。

    于是许鹤溪温声柔语道:“倩倩,我听说今天的事了,塞琳娜这个人我也有所了解,虽然心肠不坏但是脾气很臭,上流圈子的人没几个真正喜欢她的。”

    “我其实早该听尚......咳咳,听别人给我的意见,我和塞琳娜根本不可以有纯粹的友谊。”大家其实都有利可图,就像著名的外交用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她这样的刚刚起步的小小企业家,甚至企业家都算不上,顶多有自己的小小团队,塞琳娜的家族是世代大富大贵,两个人的鸿沟不仅仅隔着金钱,还有地位,身世,长大的环境等等。

    “我也不建议你和塞琳娜多交往,不管什么人,只要让你伤心你就不该接近他。”许鹤溪含情脉脉的看着聂倩倩,这样重情的女人又跟容易情殇,他只想一辈子守护着这个女孩。

    虽然听到许鹤溪这样说,但聂倩倩没有一丁点的感动,不喜欢的人说再多的情话只会感动自己,恶心别人,对于聂倩倩来说,许鹤溪对她越是深情,她越有负担。

    许鹤溪看出聂倩倩仍旧有些忧愁,难道是在担忧公司的事情?应该是,她这样要强的女人,星辰公司她付出的心血很多,今天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哪个老板能不愁。

    “倩倩,塞琳娜让你赔偿多少?”许鹤溪决定关心关心她的工作。

    “这次有个顾客受了伤,塞琳娜要求星辰公司付全部责任,还有加上对蓝中欧咖啡馆的名誉赔偿,总共五十万。”

    对于刚起步的星辰公司来说,五十万的赔偿的确有些多,许鹤溪拍了拍胸脯,“倩倩你不要担心,这五十万我帮你出,小小五十万对我许鹤溪来说就是一副墨镜的事。”

    聂倩倩无奈着看着许鹤溪,果然这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总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用钱解决,许鹤溪看着多金帅气,绅士彬彬,其实从他的精神层面来说他和那种一口红酒喝一大杯的暴发户无异。

    “小溪,这根本不是钱的事。”

    许鹤溪以为是聂倩倩的自尊心在逞强,“倩倩,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情,等我们以后结婚了,我许家的资产也有你的一份,这五十万可以说是你的钱。”

    聂倩倩摇了摇头,看来许鹤溪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上次周子恒违约赔了一笔不小的违约金,星辰公司完全可以拿出来五十万,但是小溪,现在最关键的是星辰公司的名声问题。”

    “名声?”许鹤溪有点摸不着头脑,这难道不是赔偿金的事情?凯塞琳在电话里没和他提啊,许鹤溪的小聪明在商业上完全是小巫见大巫,要不是有那几个老家伙在公司撑着,鹤溪集团恐怕没有今天这么宏大,“只是一个小意外而已,星辰的名声能跌到哪里去?”

    “你不懂,名声对一家刚刚起步的公司而言是最重要的软实力,这是星辰公司在A市的第一笔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单,你想啊,第一次和别人合作就出了这种事情,本来在A市创分公司就竞争激烈,如果你在外的名声不好,哪个公司还敢找你合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