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零三章 一本正经

    第七百零三章  一本正经

    “我敢啊!”许鹤溪邪邪一笑,“鹤溪集团所有的设计业务都包给星辰公司啦,聂小姐,祝我们长期合作愉快!”

    听到许鹤溪这么一本正经回答,聂倩倩忍不住噗嗤一笑,“你的集团哪来的这么多业务,难道是开设计稿展览会的吗?一个月更新一次展览的那种。”

    许鹤溪看到聂倩倩笑了,她的笑容在他看来是最美的,以前交往过的车展嫩模,十八线小明星,甚至是世界小姐都没有这个笑容来的让人心动,“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许鹤溪现在大概就是这个状态。

    许鹤溪顺着聂倩倩的话往下接,“你的建议我觉得不错,我回去会和那些老头子们好好考虑,设计稿展览?很新颖的方式,不过最好是一周更新的那种。”

    聂倩倩当然知道这是许鹤溪来逗她的玩笑话,显然她非常受用,幽默风趣的男孩总是能让女孩笑开颜。

    聂倩倩轻锤了下许鹤溪的肩膀,笑道:“没见过你这么不靠谱的老板,鹤溪集团迟早破产!”

    许鹤溪夸张做作的扶着肩膀,摆出一副吃痛的表情,表演痕迹严重,“哇!倩倩,你谋杀亲夫啊,这么担心鹤溪集团,不如你来管理吧,星辰公司可以交给你属下的人啊,不用亲力亲为。”

    聂倩倩脸皮薄,听到许鹤溪说谋杀亲夫的时候脸有些红,“星辰公司就像我的孩子,我不可能在它还没有长大的时候就离开它。”

    许鹤溪也知道聂倩倩对星辰公司倾注的心血有多大,开一家设计公司这也相当于她的一个梦想了吧。

    “那倩倩,你不打算赔五十万怎么解决和蓝中欧咖啡的事情啊?”

    “这个我还需要和塞琳娜再谈判,这次的意外发生的有些蹊跷,还需要再调查一下,五十万的赔偿金根本超出情理,我只会按照事实道理赔偿,如果这件事值得我去赔偿五千万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

    许鹤溪知道聂倩倩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有时候又太爱钻牛角尖,在许鹤溪看来,金钱简单粗暴,而且最有用,比花大把时间去费口舌讲道理好的多,如果是他碰到这种事情早就拿出钱来摆平了,不就是钱嘛,他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了,不过这次许鹤溪没有反驳聂倩倩,他爱的人做什么他都会去支持。

    “倩倩,需要我来帮你吗?”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一脸期待的神情有些为难,“这个嘛.....还是不用了,以后星辰公司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我不能每次都找你帮忙啊。”

    “为什么不能,可以的啊。”

    都说许鹤溪情商高,看来只在泡妹子的时候高些,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是一根筋,“小溪我想试试凭我一个人的能力可以不可以应付。”

    “那你下次可以找我帮忙。”奇怪,为什么许鹤溪觉得这句话这么熟悉,他好像对聂倩倩提出过很多下次,之前约聂倩倩吃饭也同样提吃出过要下次吃饭。

    “你说了这么多了,渴不渴啊?”聂倩倩想转移话题。

    被聂倩倩这么一说,许鹤溪还真觉得渴,他点了点头。

    聂倩倩轻轻一下,泡了一杯茶端在许鹤溪面前,许鹤溪没有马上接过茶,而是在聂倩倩端过来的时候故意靠近了一些,聂倩倩身上的味道真让他着迷。

    在尚谦集团, 莫尚谦在自己办公室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对面前一堆的文件提不起一丝的想处理掉的心情,叫来找特助,“我有事情先出去一趟,公司的事情你看样子处理一下。”

    开着车在A市里面穿行,莫尚谦觉得自己像一个游魂一样,“不行,不能这样。”莫尚谦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调转开车的方向,莫尚谦朝着聂倩倩所在的小区驶去,他巴不立刻见到聂倩倩,只有那个女人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

    聂倩倩的家门虚掩着,看样子是在家的,莫尚谦也不敲门,直接推开了这扇门,可是,看到的并不只是聂倩倩一个人。

    还有许鹤溪,这个聂倩倩名义上的未婚夫,没有管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倩倩的家里,莫尚谦看着沙发上的两个人,挨着的距离那么近。

    被一股巨大的怒气充斥着,莫尚谦不分说的就上前抓住了许鹤溪的衣领,空气中有浓重的烟火味。

    莫名其妙被莫尚谦提了衣领,许鹤溪很不高兴,“我说,莫大少爷,你这见面礼我算是见识到了。”

    聂倩倩跑去两个人之间,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严重了。

    “倩倩,我才是你的未婚夫,这在A市已经不是秘密了,现在这个莫尚谦是怎么回事?”许鹤溪一反常态,对聂倩倩施展了强硬的态度。

    这是 第二次许鹤溪对自己说出这么直白重口的话了,聂倩倩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莫尚谦就替她回了这个问题。

    “许鹤溪,你觉得我和倩倩是什么回事?”莫尚谦不屑的说道,故意咬重了倩倩的发音,好让许鹤溪知难而退。

    不想去管莫尚谦,许鹤溪现在只想要聂倩倩的回答,“倩倩,不是我逼你,我不管以前你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现在我才是你的未婚夫!”许鹤溪指着莫尚谦,眼睛却一直看着聂倩倩。

    “小溪,你先冷静一下。”聂倩倩试图安抚许鹤溪,她不想失去许鹤溪这个朋友,可是要让自己在爱的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未婚夫,她做不到。

    许鹤溪不理会聂倩倩的安抚,“倩倩,我喜欢你喜欢了那么久,你自己肯定也知道,我不想再做一个爱情里的傻子了,今天你明明白白告诉我,说你要的不是我,那么,我走!”

    激烈的言语让一旁的莫尚谦都觉得许鹤溪这一次是认真的了,而聂倩倩身为当事人,什么都明白了,“小溪,你不要逼我。”

    “我就是没有逼过你,所以你一次一次的拒绝我!”这些日子以来积累的愤怒让许鹤溪在聂倩倩的家里爆发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