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零五章 非你不可

    第七百零五章  非你不可

    既然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是时候和塞琳娜摊牌的时候了。

    莫尚谦心疼的抚了抚聂倩倩的后背,“现在我们有证据证明所谓的受伤顾客是塞琳娜花钱雇来的,那么还有可能所谓的事故也是她一手操办自导自演的。”

    聂倩倩回想起今天上午严子黎做出的推测和当时塞琳娜一反常态的反映,如果平常的她,一定会不依不饶的深究下去,但是她没有,甚至不同意聂倩倩去请周子恒认识的人来鉴定,是啊,没有理的人自然会心虚。

    “尚谦谢谢你能来陪我,我明天一早就会找塞琳娜说清楚,我聂倩倩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这个要强的小女人在莫尚谦看来让他五味杂陈,又想支持她,又想让她一辈子都躲在自己臂弯之下,“塞琳娜的事情我相信你能解决的很好,毕竟你也曾在我手下做事,我也算教导有方。”莫尚谦眉眼弯弯,眼神似乎可以融化万年玄冰。

    莫尚谦很少开玩笑,但聂倩倩却被他的冷幽默逗笑了,“是是是,都是我们莫总调教的好。”

    “调教?”莫尚谦眉毛轻佻,嘴角挽起。

    聂倩倩知到某人肯定想歪了,“喂!你可是莫尚谦,怎么最近越来越流氓了!”

    “你最清楚为什么。”

    莫尚谦冷冷清清的声音从聂倩倩的脑袋上方传来,好听的要命,也听的聂倩倩耳朵通红。

    不得不说,命运真是个奇特的东西,兜兜转转过去了整整五年,聂倩倩一回头发现莫尚谦原来还在原地等她,想到这里,聂倩倩心生触动,她不知道五年后的她值不值得莫尚谦等待,这一生的牵绊真长。

    “尚谦,你喜欢我吗?”聂倩倩鬼使神差的问出了这个最原始的问题,在莫尚谦看来,这个问题真的很白痴。

    “你感受不到吗?或者这个应该由我来问你,倩倩,你喜欢我吗?”莫尚谦的目光紧锁着聂倩倩。

    聂倩倩盯着他深邃的眼眸,莫尚谦还真是上帝的宠儿,人不仅聪明,事业有成,这五官也精致无比,皮肤细腻的甚至一些女明星也比不上,任何一个女孩看莫尚谦的眼睛看久了应该都会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聂倩倩知道她已经陷的很深了,已经没有退出来的余地,她从容的向莫尚谦回答,“喜欢,很喜欢,而且已经喜欢五年了。”

    “我也是,”莫尚谦上前搂住聂倩倩,将她的脑袋轻轻扣在自己的肩膀上,声音有些沙哑,“你可以为了我不去和许鹤溪交往吗,你明明是我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聂倩倩竟然从这段话听出请求的意味,那可是A市最神秘最让人趋之若鹜的莫尚谦啊,爱情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卑微。

    聂倩倩不想让莫尚谦如此不快,她夹在两个人的中间亦很痛苦。

    和许鹤溪取消婚约,他会一气之下会撤了在星辰公司所有的股份,他是星辰最大的股东 ,突然间一下子撤掉那么多股份肯定会让星辰公司遭受巨大影响,但周子恒那边的违约金可以是原先基础上的整整五倍!聂倩倩知道凭着这些钱星辰公司完全有足够的周转资金,哪怕自己做自己最大的股东又有什么不可。

    再不济,许鹤溪若真的恼羞成怒,联合其他大集团抵制孤立星辰公司,这不是没有可能,所谓爱一个多深就恨一个人多深,如果到时候事态真的这样发展,那对星辰极其不利,尽管有尚谦集团帮忙,但那些集团老总也不是傻子,能不趟这趟浑水就不趟,冷漠一向是这些企业家惯用的伎俩。

    可聂倩倩不想为了利益而结婚,她要为了爱情,她想堵一把,“尚谦,我答应你,解决完和塞琳娜的事情,我就和许鹤溪分手。”

    “真的?”莫尚谦有点不敢相信,他的小女人真的开窍了。

    看着莫尚谦像个孩子一样,明明平常是那样的高冷霸道总裁,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没错,”聂倩倩重复道,“我会和许鹤溪断干净,但是尚谦你还需要在等等?”

    莫尚谦疑惑的看着聂倩倩一言不发,等待她继续接着讲下去。

    “我现在暂时还不能和你在一起,如果对外宣布了,周家肯定会对你的公司施加压力的,还有星辰公司,我的小公司无所谓,但是你的有近万员工,你想想,如果尚谦集团被周家收购了,那么多的员工该怎么办?”

    对于周家这样从上个世纪就创立的家族企业,经过无数风吹雨打已经家大业大,根基稳固,对尚谦集团还是有一定的压力。

    “倩倩,你明明知道我和周落莉只是商业联姻,根本没有感情的。”

    “尚谦,我都懂的但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人失去工作。”

    “那你就能眼睁睁看着我去娶周落莉吗?”莫尚谦紧紧抓着周倩倩的肩膀,恶狠狠的质问道,他怎么能不生气,他为这个女人底线一次又一次的降低,为什么只是想和她在一起却这么困难。

    聂倩倩被问的怔住了,连莫尚谦抓着自己都感觉不到疼痛,说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原来自己的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有想过莫尚谦会娶别的女人的吗,是不是自己打心底就认定了她一定会和莫尚谦在一起,如果莫尚谦真的娶了别人,她想必第一个不愿意,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可以,你不能娶她。”聂倩倩深情望着莫尚谦。

    “倩倩,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莫尚谦放下抓着的手,“走,我送你回家。”

    “尚谦......”聂倩倩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你只需要负责和许鹤溪分手,剩下周家和我公司的事我来解决,倩倩,我和你一样不可能随便让人欺负的。”

    时间放佛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叱咤风云,让A市所有商界人事都敬佩的年轻总裁,莫尚谦。

    “尚谦,你真的有把握吗?”聂倩倩还是有些担心。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难住我的,除了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