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零九章 无可商量

    第七百零九章  无可商量

    “瑟琳娜,和星辰公司的事情再商量可以吗?”放软了声调,周子恒再一次认真的和瑟琳娜说起星辰公司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看到瑟琳娜放软的时候会有一丝的心疼?就是心疼?周子恒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或者最近太忙了,会产生对瑟琳娜保护的感觉?

    “周子恒,如果今天是我瑟琳娜发生这样帮助我吗?”瑟琳娜特别想要知道周子恒的回答,自己在期望着什么?

    瑟琳娜怔怔的看着周子恒,“回答我,要是我和星辰公司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也会这么的向着我吗?”

    周子恒想要逃避,看着瑟琳娜真挚却迫切想要的道答案的眼睛,周子恒恨不得自己没有来找过瑟琳娜。

    在很久之后,瑟琳娜听到了周子恒肯定的答案,“是的,我会,如果你也遭遇到一样的境况!”周子恒的话让瑟琳娜感到安心,聂倩倩的事情说小呢,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只要自己打打招呼,明天A市日报一点影子都不会有,自己也不是针对星辰公司,只是想要为落莉出一口气,现在看来,这口气也出的差不多了。

    “周子恒,星辰公司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说,今天你来找我除了聂倩倩的事情,还有没有其他?”瑟琳娜此时就像一个女王,而自己就是她的臣子,周子恒一瞬间有这样的错觉。

    想也没有想的,周子恒就说道,“瑟琳娜,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直到说完周子恒才发现自己说错些什么!

    该死的,真想抽自己两个耳光,自己怎么会说要送瑟琳娜回家?

    “好啊。”瑟琳娜也没有想到周子恒会冒出这样一句话,不过,心里还是蛮高兴的,一向在自己身边不可一世的周子恒会有这么吃蔫的时候。

    拿起自己的小包,瑟琳娜就要离开,周子恒看见了,也不好再继续坐着,虽然自己真的不知道接下来怎么面对瑟琳娜。

    在车上,周子恒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看瑟琳娜的方向,虽然平时候就知道瑟琳娜很美,可是自己从来都不愿意承认,总是和瑟琳娜见一次吵一次,但是每一次自己吵完之后都会很开心。

    瑟琳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小姐脾气,周子恒一直都知道,就是不愿意和瑟琳娜正常的相处,他觉得,瑟琳娜和每一个人都可以表现的那么熟稔,和自己再是一样熟悉的感觉的话,周子恒就会认为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两样。

    后来,就和瑟琳娜成了一对不吵不欢的关系,这样,周子恒会认为自己和瑟琳娜是不同于别人的。

    实在找不到话题,周子恒就拿聂倩倩出来。“星辰公司的事情既然和落莉有关系,那么,我去问问落莉,明天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周子恒还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过,瑟琳娜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的他很稀奇,就起了逗弄的意思,“什么拜托我了?你要回去问问落莉才行!”

    周落莉已经顺利出院了,昨天晚上塞琳娜特度来找她向她汇报她的计划进展,一切如她所愿,很快聂倩倩的公司就会声名扫地,此时的周落莉满心欢喜,她早就预定了下一期的A市日报,就等着看这个好消息。

    傍晚时分,晚霞燃遍了整个天空,周落莉手持一杯红酒靠在阳台的护栏上欣赏美景,她家是典型的欧式别墅风格,院子里的一花一草都是专门请法国的园林师设计过的,刚好周家老宅的后院靠近江边,落日余晖,江水拍案。

    “以前我怎么发现,这风景还不错。”周落莉边说边抿了一小口红酒。

    “外面的世界当然比医院冷冰冰的白墙好看。”身后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

    周落莉回头一看,难怪这声音这么熟悉,原来是周子恒,但他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有些怪异。

    “哥!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啦?”

    “本来今天要加班的,但是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哦!”周落莉又回过头去,望着远处流淌的江河,微风徐徐,好不惬意,“那哥你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周子恒没有离开,反而走到周落莉的身旁,目光炯炯,他来当然是为了聂倩倩的事,周子恒也不拐弯抹角,这个妹妹让他又熟悉又陌生。

    “你为什么要陷害聂倩倩?”他直接开门见山。

    聂倩倩准备送往口中的红酒一顿,她诧异的看向周子恒,尴尬的笑了笑,“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陷害聂倩倩,我好像听不懂。”

    周子恒深深的看了周落莉一眼,“塞琳娜已经和我坦白了,是你在幕后指使,假意让塞琳娜和聂倩倩合作,其实是找机会陷害聂倩倩。”

    周落莉撇了撇嘴,“那丫头说的话你也信,她跟你开玩笑呢,你知道的,塞琳娜一向这样,说话半真半假的。”

    周子恒轻轻叹了口气,“落莉,我是你的亲哥哥,是除了爸妈最了解你的人了,你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一说谎右手食指就会无意识的敲打东西,现在这么大了,这个习惯还是没改过来。”

    周落莉猛的一惊,赶紧收起了右手食指,回想了一下,果然刚才说话的时候的确无意识的敲击着红酒杯,该死,她怎么没发现自己还有这个臭习惯,既然周子恒已经知道,周落莉也不打算继续隐瞒下去。

    “行!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叫塞琳娜这么做的。”

    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自己妹妹亲自说出口还是让周子恒惊了一惊,他很费解,“落莉,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吗?”周落莉挑了挑眉,将高脚杯中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我和咱妈一样,讨厌聂倩倩,她就是个狐狸精,不配在A市待下去!”

    周落莉说这句话时眼神凶狠,周子恒从未看过她这副怨妇模样,以前那活泼可爱的妹妹去哪了,“落莉,你是不是对聂倩倩有什么偏见。”

    “哥,只有你这样的直男才看不出白莲花的套路吧,你知道为什么莫尚谦一直不肯见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