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一十一章 最了解你

    第七百一十一章  最了解你

    周子恒将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莫尚谦,末了还是不忍心让自己妹子受苦,希望莫尚谦能手下留情。

    “我知道这件事是落莉做错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你会查到真相,不如我主动说出来,我也知道说出来只会让你更反感她,但我希望念在你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总归有一些情感在的,就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周子恒虽然在家里看着那么无情,但事实上他也只是口头上吓吓周落莉,他毕竟是周落莉的亲哥哥。

    莫尚谦在电话那头沉默一会,语气冰冷的回到,“我什么时候对她有过一点点的感情。”

    周子恒就知道搞定莫尚谦很难,这家伙理智的可怕,从来不会顾念什么私人恩怨。

    “尚谦,你和周家是有商业联姻的。”

    “周少爷,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周落莉,不管将来怎么样我都不会娶她为妻。”

    周子恒手心冒汗,莫尚谦把话说得真决绝,还好今天打电话的是她,如果这番话被周落莉听见了,那个小妮子指不定怎么闹腾呢,其实周子恒也不觉得未来莫尚谦能做他的妹夫,外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周落莉一厢情愿罢了。

    “之前是我家妹妹太无理取闹了,我代她道歉,不过一个男人要是对付一个女人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可以不去追究,但是我不会阻拦倩倩去做出什么对你妹妹不利的事情。”

    周子恒差点忘了,周倩倩也会报复他妹妹的,不过既然莫尚谦能不追究,就算周倩倩怎么深究,周落莉应该不会落得太过悲惨的下场。

    “行!”周子恒爽快的答应,“我相信莫少爷说话算话,聂倩倩那边...唉...这也是落莉罪有应得吧,我这个哥哥啊也管不了了!那么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去劝塞琳娜对外公布这件事和星辰公司无关,你快去报社拦截投稿。”

    “好!”莫尚谦答应完就比周子恒先挂了电话。

    周子恒一点也不担心莫尚谦的做事效率,一个小小的报社就算不给尚谦集团的总裁面子,莫尚谦随便花个几万也能把这篇还未刊登的报道也压下来,现在是真正棘手的时候,他要去找塞琳娜,只有塞琳娜当面出马,才能彻彻底底还星辰公司一个清白。

    周子恒开车到蓝中欧咖啡馆,夜深了,晚上喝咖啡的闲情雅致之人不多,大多数年轻人还是愿意去灯红酒绿的夜店点一杯鸡尾酒,开始今晚的猎艳,蓝中欧里客人寥寥无几,不给也快接近打烊的时间了。

    周子恒径直走了进去,眼尖的服务员小妹忙跑上前去,“欢迎光临周少爷,您想坐哪个位置?”

    “我来这不是为了喝咖啡的,我找塞琳娜。”

    “那请周少爷到1号包间稍等。”

    周子恒点了点头,就去了1号包间。

    服务员小妹匆匆忙忙的到后厨中找到塞琳娜,“老板,周少爷又来了,说是找你的,白天就来过了,这会是不是来找茬的啊,我要不要说你不在啊?”

    塞琳娜脆生生的轻笑了一声,“奇怪,我为什么要躲他啊,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

    服务员小妹满脸涨红,慌忙摆摆手,“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我就是看白天的时候老板你好像不是很开心。”

    塞琳娜抿了抿嘴唇,“有那么明显吗?”

    纵使服务员小妹多么八面玲珑,擅长察言观色,她这会儿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塞琳娜看着自己的员工欲言又止的紧张模样,不禁失笑,“好啦,不逗你玩了,你去给那位特殊的客人准备一杯现磨拿铁,不加奶加两块方糖,再上一碟蔓越莓手工饼干吧,少一点就可以,他不一定会吃,省得给老娘浪费了。”

    “好的,老板你好像很了解莫少爷的样子。”

    塞琳娜轻轻白了一眼服务员小妹,“上班也不准八卦,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我补下妆马上就去见他。”

    “好。”服务员小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就去给周子恒上拿铁咖啡和蔓越莓饼干去了。

    不久,塞琳娜来到了一号包间,“今天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让周大少爷连续来了我这小破咖啡馆两回。”

    周子恒看着来人坐定,不紧不慢的说到,“你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周落莉已经承认了错误,现在应该把不良后果缩到最小化,塞琳娜,你必须对外公布,这整件事情和星辰公司无关。”

    “哈哈哈哈哈,”不大的包间内响起了塞琳娜如银铃般的笑声,“周大少爷,我真的想给颁发奥斯卡最佳演员奖,如果不是和落莉多年的闺蜜,我差点就被你骗了过去,让我对外公布,落莉甘心吗?这恐怕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吧。”

    周子恒的脸铁青,“如果你真的是落莉的闺蜜,为了她好,你也该及时悬崖勒马,我都为了你想好了,你只要承认不和星辰公司有关就可以,哪怕不揽责任也没事,聂倩倩那边我会做好安抚工作。”

    塞琳娜冷笑了一声,眼神清冷,“周子恒,你以为你是谁啊,救世主吗?什么事情都想插上一脚是不是,我劝你也别管这件事了,就算后来星辰公司倒闭了也是聂倩倩自己经营不佳。”

    “那我也奉劝一句,这件事莫尚谦已经知道了,凭着尚谦集团的实力,他很容易就能给你和落莉定罪,我已经和他商量好,他对落莉应该不会赶尽杀绝,可你就不一定了,到时候还要搬出你的爷爷吗?”

    “啪!”塞琳娜一掌拍在桌子上,她艳红的指甲在灰白条纹的花岗岩桌子上显得格外招摇,手上带的戒指和手镯也在日光灯下闪闪发光,塞琳娜站起来,隔着桌子倾身靠近对面,眼睛眯成一条缝盯着对面的周子恒,声音冰冷甚至有些颤抖,“你不要告诉我整件事情你全部都告诉莫尚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