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二十五章 心跳加速

    第七百二十五章  心跳加速

    走出川菜馆的许鹤溪意外的发现自己刚刚调戏的女服务生站在门口,好像是专门在等着自己的样子,挑了挑自己的眼,许鹤溪走到女服务生的面前。

    “你是在等我吗?”许鹤溪做了这么多年的花花公子,自然看得出来小服务生的心思,不过,他不想立刻就揭穿,不然的话,就让事情不好玩了。

    “我,我…….”服务生我了半天,就是没有憋出一句完整的话,许鹤溪邪魅妖治的俊脸在自己的面前渐渐地放大,女服务生不知道作什么反应。

    今天的许鹤溪也格外的有耐心,换在平时,许鹤溪的对于这种欲拒还迎的女人都没有什么耐性,可是,可能是因为女服务生对莫尚谦和自己的评价,许鹤溪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说白了,许鹤溪就是在和莫尚谦较着劲。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样很幼稚,但是,只要沾上和聂倩倩相关的事情,许鹤溪就变得不太正常,这一点许鹤溪和莫尚谦都是很相像的。

    “徐抱抱!”女服务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徐抱抱!”

    刚开始的时候,许鹤溪没有理解面前的服务生说的是什么,是求抱抱?哈哈,许鹤溪觉得眼前的女孩子还是有一点的意思的,上来就说什么抱抱的,但是之后,徐抱抱的话让许鹤溪不禁笑了,“你说你叫徐抱抱?”

    满脸的不可置信,许鹤溪的表情让徐抱抱很无奈,对啊,我就是徐抱抱,姓徐的徐,抱抱的抱抱对于自己爸爸妈妈给自己取得名字,她也很无奈。

    “好吧,徐抱抱,你的名字和你的人一样有趣!”许鹤溪客观评价到,“哦,不,应该说你的名字比你的人还要有趣。”就连许鹤溪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徐抱抱这个女人会很有趣,不是一开始就把这个女服务生的定义成一个贪慕虚荣,想要攀附自己的女人吗?

    但是,许鹤溪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好,其中有一大半都是眼前这个还穿着餐馆工作服女生的功劳。

    也许,徐抱抱身上带着的气息太像聂倩倩了,曾几何时,许鹤溪也想过和聂倩倩这样简单的谈话,可是,聂倩倩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聂倩倩了,许鹤溪想到,至少,聂倩倩可能已经不是自己当初爱上的聂倩倩了。

    许鹤溪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聂倩倩没有变或者是变了,好像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现在聂倩倩应该是莫尚谦一个人的?

    抱着消极的态度,许鹤溪自怨自艾的想到,虽然,在川菜馆里面聂倩倩也在留意自己,可是许鹤溪现在才发现,聂倩倩也许不是留意自己本身,至于聂倩倩到底是看什么,许鹤溪现在也不想去想了。

    也许,聂倩倩就要在自己的人生中翻篇了?他许鹤溪不知道,也没有人会知道,可能上帝会知道,可是,谁知道呢?

    眼前的女孩眼睛也会说话,甚至比当初的聂倩倩还要灵动,许鹤溪就这样看着女孩子的眼,有多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眸子了?

    “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徐抱抱毫不客气的说道,之前在川菜馆里,自己的身份是服务生,而现在,徐抱抱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有意思,你想要知道我的名字?”许鹤溪被徐抱抱可爱的声音吸引住,“我有什么必要告诉你我的名字?”虽然知道徐抱抱可能就只是单纯的想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现在许鹤溪正好有心情在这里和徐抱抱瞎扯。

    “行,我不用知道你的名字。”徐抱抱自顾自的说道,反正这种一面之缘的人总归会是错过的,看许鹤溪的穿着也不想像是自己可以高攀的起的,就这样错过似乎对自己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自己内心里那思思是缕缕的小期待是什么呢?徐抱抱定定的站着,希望把眼前男人看个够,大不了以后不见面。

    许鹤溪以为徐抱抱会对自己穷追不舍,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然而,徐抱抱 的缄口不言让他感动到奇怪,同时,也有些挫败。

    徐抱抱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许鹤溪这个混迹于花花世界的公子哥儿有一点点点的不开心,不过,徐抱抱久久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让许鹤溪油然而生一股骄傲感。

    对于自己的长相,许鹤溪还是很自信的,上至八十岁老奶奶,下至八岁小女孩,更不要说位于期间的千千万万女性,自己都是手到擒来。

    “喂,徐抱抱,你看够没有?”标准的许鹤溪笑容,看得徐抱抱眼睛里冒星星,刚刚被许鹤溪调戏的时候,自己的确是很生气,不过后来想想,这也是因为对面的一男一女吧,也许,那个女的是许鹤溪爱的人?

    徐抱抱看着这个具有那一双桃花眼的许鹤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赶紧用手去捂住自己的小心脏。

    知道自己也许就是看见这个帅男人的最后一次了,徐抱抱有点不值 自己第一次动心的男人居然连名字也不知道。

    唉,没关系,大不了当成一次艳遇 徐抱抱自己想到,不过揩一揩油还是可以的。

    徐抱抱深呼吸一口气 ,暗自给自己加油,对着许鹤溪就是一个熊抱,男人硬邦邦的胸膛让徐抱抱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轻点的 疼死自己了。

    面对徐抱抱许鹤溪是不知所措的 ,本来自己在饶有兴致的打量这个名字和本人一样可爱的女孩子,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突然起来的撞了一下。

    最直觉的触感到的是徐抱抱柔软的胸口,许鹤溪自问阅女无数,可是当徐抱抱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许鹤溪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内心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升腾。

    在这个安静的时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徐抱抱只听得到对方心脏的声音,许鹤溪也只感受到小女生柔软的呼吸,软软的,却又刺激着自己的感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