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七百三十七章 蓄谋的车祸

    七百三十七章  蓄谋的车祸

    “凭什么,我喜欢了他莫尚谦二十多年,从小青梅竹马,而因为一个凭空出现的聂倩倩就从我身边把他夺走,并且我们还是有婚约的,为什么命运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清风掠过水面,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也吹乱了周落莉飘逸的长发。

    从小出生在这样有钱的贵族家庭,她看惯了人们用金钱来衡量买卖一切,看惯了人们用尽心机来谋取自己的利息,在妈妈的影响下,她也成为一个有心机的心狠手辣的女人,可唯独对莫尚谦,她容不得一点对莫尚谦不利的事,莫尚谦只属于她一个人,谁都别想抢走他。

    “他莫尚谦有什么好,从小我们三个一块儿长大,什么好事你都向着他,现在聂倩倩也是,我在国外陪了她五年,并帮助她的事业,成为星辰公司最大的股东,五年哪,这五年来,我对她不离不弃,在她有困难的时候一直在她身边陪她,现在倒好,见到莫尚谦之后把我一脚就踹了,她倒是个什么东西?”

    夏天的夜晚,总是让人沉闷,周落莉和许鹤溪现在是一样的人,都是单相思,越是对对方好,对方的压力也就越大,而莫尚谦和聂倩倩才是真正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大桥上诉说着彼此的怨言,任凭夜越变越黑。

    “许鹤溪,你还喜欢聂倩倩吗?你想让聂倩倩回到你身边吗?”

    “可是,她爱的不是我,她心里只有莫尚谦。”许鹤溪无奈的叹叹气说到。很少看见他脸上有这种表情,一向的纨绔子弟,没有什么事是拿钱解决不了的,之前的感情也是,他交过的女友有无数个,嫩模呀,清纯女明星呀,这些人整天都是粘着他的,有什么事了送几身名牌,化妆品的……,都能搞定,可是到了聂倩倩这儿,这套根本不管用,并且此刻,他以心如刀绞,这种心情从来都没有过,看来是真的爱上聂倩倩了。

    “只要你想要的,她最终都是你的。”周落莉斩钉截铁的说到。

    于是,一场蓄谋的计划开始了。

    “周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呢?”一个粗壮的男人,堆了满脸的横肉,坐在周落莉的对面。

    周落莉带着一个尼丝曼的遮阳帽,半遮着一只眼睛,不管在谁面前,她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小呡了一口茶。

    “听说,只要钱给足,你什么买卖都做。”

    “那你到要说来听听,是什么买卖,对我有这么大的吸引力。”男的冥思了一会儿。

    “我要你看车去装一个人。”周落莉淡定的说到。

    “大小姐。这种死人的买卖我可不做”男人有一丝慌乱,向前探了一下头小声告诉周落莉。

    “放心,不会亏待你的。”

    “明天八点多,这个女孩儿去上班会经过西卜市西南角的广零路,哪条路上的人比较少,也没有摄像头,不会有人抓到你的。”

    这个男人眉眼表现出了一丝纠结,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心狠手辣,竟要对这么一个清纯的女孩子下狠手,可是,他来这个城市已经两年了,也没个正当职业,也没赚下钱,家里还有妻子和两个很小的孩子在等他,他走时承诺妻子一定要赚大钱回去让她过上好日子。况且,周氏企业是出了名的大企业,事办成了,钱肯定不会少给他。想到这儿,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好吧。”

    早上八点,聂倩倩吃过妈妈做的早餐,高高兴兴的拎着包去公司了,刚过马路。停在路边观察已久的拉货车点起发动机,飞速一个转弯向前驶去。

    “小心”突然横空飞来一个男的搂住聂倩倩的腰一个转身两人都倒在了马路上。当他醒来时,那辆拉货车早已不见了踪影,马路上只剩下一个躺着的小包和一个已经被压的粉碎的手机。

    “倩倩,倩倩,你醒醒”许鹤溪着急的摇着聂倩倩,可是怎么也不见醒,轻轻的把她的退放平时才发现聂倩倩的右腿已经肿的不像样了。于是赶快叫了一辆出租车把聂倩倩拉进了一家私人医院。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莫尚谦一连打个好几个电话都这样,奇怪,现在已经到上班时间了,怎么还是关机,平常都是24小时开机的呀。

    “莫尚谦觉得不对劲,倩倩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手上的文件刚批了一半,就扔下了。“赵特助,这些都交给你了,你看一下要是没问题就把所有的合同一签。”

    “莫总,莫总,你这是要去哪儿呀?”还没等赵特助说完,莫尚谦已经到了公司楼下,留下赵特助一个人在办公室还摸不着头脑。?

    “车飞速的形式在公路上,她记得第一次请聂倩倩吃饭,那也是聂倩倩第一次做他的车,到时飚到了很高的速度,聂倩倩说让他慢一点,想想那个时候他们刚认识多好,可是现在他却没心情去想这些,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感觉已经飞起来了。”

    “我找你们聂经理。”莫尚谦跑到星辰公司焦急的问道里面的员工。

    今天聂经理好像没来上班,从早上到现在都没看见她。

    莫尚谦,是一个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他直接去了聂倩倩的办公室,“倩倩”,猛的推开门,结果办公室空无一人。

    这时电话突然想起。

    “电话一边,温柔的声音想起,尚谦,前几天都是我不好,上次星辰公司的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况且我也已经给倩倩到过谦了,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你也了解我的脾气,你不会一直记仇的吧。下午有空吗,一块儿吃个饭吧,我想去看看莫妈妈,回来这么久都没去拜访她,还真不好意思呢?”

    莫尚谦早已没心思听她说这么一大串了,“快说,你是不是知道倩倩在哪儿?”

    “莫尚谦,你以为你谁呀,联系不上聂倩倩,你就来怪我,我可是堂堂周家大小姐,和聂倩倩那种人适合这样玩吗?”莫尚谦想了想,自从上次星辰公司的事,周落莉倒是收敛了不少,并且现在只是联系不上倩倩,万一没什么事呢,万一只是她手机没电了,没来的及充。莫尚谦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自己真的是太担心倩倩了,他恨不得时刻把倩倩拴在身边。

    坐在医院外凳子上的许鹤溪越想越不对劲,今天那辆拉货车明显是故意撞过来的,并且撞了之后就急着逃跑了。并且昨天周落莉告诉自己说,早上八点钟来许苏包子店就能见到聂倩倩了,聂倩倩最喜欢吃这家的包子了,周落莉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自己和倩倩在一块儿呆了五年多了怎么不知道,之前也和倩倩来过几次,可能是没怎么注意。

    不过辛亏,今天早上刚好在路口碰见倩倩,不然倩倩可能就会没命的,这样也好,说不定倩倩醒来对他的救命恩人心怀感激就会回心转意的。

    “医生,她怎么样了。”看到医生出来,许鹤溪已按耐不住内心的急切。

    “没事,就是撞到了头,会有轻微的脑震荡,我们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就是腿骨折了,我们已经做了处理,我去给开点药,喝加上涂抹差不多两个星期就可以正常走路了。”

    “我可以进去看她吗?”许鹤溪小心的问道。

    医生笑着点了点头。

    许鹤溪轻轻的为聂倩倩抹药,就好像是捧着一朵玫瑰花,感觉稍微一用力她就会皱巴巴的。“谢谢你,我都那样对你了,你还舍命救我。”

    “不用谢,谁让我喜欢你呢,我喜欢的人我愿意舍命去救,可我就是没有莫尚谦那小子好命了。”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此时心里多了几分温暖,许鹤溪还能这样对她已经是最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