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四十三章 男二失控

    第七百四十三章  男二失控

    一场国内的招标会,莫尚谦和聂倩倩一起去参加。当聂倩倩正在和其他的客人在一起聊天时,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出没在招标会上,聂倩倩就跟了过去。

    由于她穿的高跟鞋根本就跑不快,后来直接把鞋脱了光着脚跑。而那个人似乎在等她,故意让她跟上他。太阳挂在天上时而耀眼,时而又躲到乌云里去了。聂倩倩跟着跑进了一个小巷子,大中午的这巷子还算安静。只是这巷子及其的复杂,貌似每一条巷子都很相似,看来这是一个死胡同了。

    聂倩倩像着了魔似的,非要抓住那个人,她才会感到安心,看着消失的那个人,她停住了。“哎呦,我的脚。”她抬起脚揉了揉刚赤着跑了很远的小脚丫,很是心疼。忽然,那个人又从她面前闪现,进了右边的小巷子。

    由于那个男的跑的很快,聂倩倩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聂倩倩跟着他继续跑,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竟到了莫高酒店,既然已经跟到这儿,不如就进去看个究竟,这个人鬼鬼祟祟到底要干嘛。

    聂倩倩跟着进去了,可一转眼就不见了,眼前就只有8302和8303两个房间,到底是那一个呢?聂倩倩鼓足了勇气,敲响了8302的房间,铛铛铛,铛铛铛,敲了好几下,都没人应,门是半掩着的,聂倩倩就小心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中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个背影在她的心中是那么熟悉。是许鹤溪,倩倩才发觉自己上了当。“许鹤溪,你找我直接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干嘛这么大费周折。”

    “倩倩,你怎么来了。”许鹤溪放下手中的酒杯略带欣喜的问道。

    “你是来看我的吗?”许鹤溪接着问。

    “你找我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别兜圈子了。”聂倩倩似乎开始生气了。

    “我没有找你呀,我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我暂时先住酒店缓解缓解心情,我在这已经住了又几天了。”许鹤溪有点悲伤。

    聂倩倩到底是个善良的女孩,毕竟许鹤溪过去在国外陪了她五年,现在他公司出了问题,来看看他也是应该的,倩倩倒了一杯红酒陪许鹤溪喝到。

    “也不要太担心了,时间长了,公司总有出事的时候,应该尽快想办法解决问题,从来都没看见你这么犹豫过。”聂倩倩安慰到。

    其实。莫尚谦是因为失恋,他从小生在一个有钱人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想要什么没有,加上他帅气的颜值,总是能吸引很多女生,上学的时候,走过校园的道路,旁边的女生都会惊呼,都会在背后讨论他有多帅、家庭背景有多好。就有好多女生主动追求他,每天送给他很多礼物。很多女生已经把嫁给他当成了梦想,可是这些女孩都太俗气,入不了他的眼。自从遇到聂倩倩,刚开始只是想接近莫尚谦,没想到后来竟喜欢上了这个家庭贫穷的女子,这个眼里没有贫富差距,人人平等,不服输的平凡女子,正是因为她身上这种不平凡的精神深深吸引了许鹤溪,这五年来,许鹤溪为了她收敛了纨绔子弟的性格,努力工作,创办自己的公司,以为可以打动她,可到头来,还是跟着莫尚谦跑了。

    “倩倩,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要不然你为什么来看我。”许鹤溪的心情此刻好像变得激动了。

    聂倩倩一脸蒙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该不该相信许鹤溪,那个神秘的男子到底是谁?把我带到这儿来又有什么目的?这一连串的问号在聂倩倩的心里乱成了一团。可她终究是辜负了许鹤溪,她不想在伤害他,她想给他一些时间,慢慢让他离开她。

    “倩倩,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你只不过是回来见到莫尚谦一时头脑发热了对不对。”许鹤溪双手抓住聂倩倩的肩膀。让聂倩倩感觉瘆得慌,许鹤溪眼睛里有一丝从未有过的杀气。

    “小溪,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我的未婚妻已经被别人抢走了,聂倩倩,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要选择莫尚谦?”许鹤溪更疯狂了,他疯狂的摇着聂倩倩的肩膀,把倩倩快点摇晕了。

    “小溪,这五年来,你在工作上给与我很大的支持,在生活上也给了我很多关照,这份恩情我可能这辈子也还不清了,你很好,只是感情的事……”

    许鹤溪根本就听不进去。许鹤溪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就要我们之间留下点什么,有一个孩子至少我们可以一块儿抚养,以后就可以经常见到你了。

    许鹤溪抱起聂倩倩往床边走去,紧紧的抱的聂倩倩出不过气来。

    “许鹤溪,你要干什么,你是疯了吗?快放开我。”聂倩倩以为她表现的很生气许鹤溪就会放她下来。可许鹤溪却越来越疯狂。

    “倩倩,给我生个孩子吧。”许鹤溪已经把聂倩倩扑倒在床,准备脱掉外衣了。

    看来许鹤溪这次是来真的了,真的是疯了,我得想个办法赶快逃掉。

    “我答应你,但是我们慢慢来好吗。我想去个洗手间。”许鹤溪听到聂倩倩竟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就冷静了一点。

    可当进了洗手间之后发现洗手间的门根本反锁不了,她趁着许鹤溪不留意偷偷走到了门口,可门怎么也打不开,许鹤溪个王八蛋,早就有预谋,这下完了完了。

    聂倩倩心里嗵嗵嗵的跳着。尚谦,你在哪儿呀,你能感受到我有危险了吗?快来救我呀。

    “你要干什么?要走吗?钥匙在我这儿呢?”许鹤溪斜笑了一眼公主抱抱起聂倩倩望床上一扔,聂倩倩的丝尔曼裙差点被他撕破,肩带顺着肩膀滑落了下来。

    救命呀,救命呀。任凭聂倩倩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

    忘了告诉你了,这堵强是用新性的隔音效果最好的材料制成的,就算你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听的到,今晚就我们两个人,你就好好享受吧。

    聂倩倩知道今晚要完了,大不了就跳楼以证清白,正当许鹤溪要吻上去的时候,们突然哐嘡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莫尚谦那叫一个帅,拽起许鹤溪的衣领瞄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接着一个转身直接把许鹤溪摔倒在地上。许鹤溪怎样挣扎,都挣脱不掉。其实打架,他从来就没赢过莫尚谦,小时候一起学跆拳道,莫尚谦总是第一名,总是教练最喜欢的一个,可他也不在乎这些,也没人敢欺负他,况且还有莫尚谦师兄罩着。

    聂倩倩被吓的满脸的汗珠,莫尚谦抱起聂倩倩。

    “尚谦,我好怕,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怕我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倩倩弱弱的说。

    莫尚谦真是气到爆炸,竟敢对他的女人下手,要是万一有什么,他一定会让许鹤溪血债血偿。

    莫尚谦温柔的整理着倩倩的头发,“别怕,我带你回家。”看着怀里的这个小女人,以后千万不能再让她受伤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