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四十五章 鬼片

    第七百四十五章  鬼片

    “倩倩,你就在房子里别乱跑,我去车里拿点吃的和水。”他们刚下车什么都没带,想着要是找不到房子就在车上将就一晚算了。结果没想到找到这么好的房子了。

    这几天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聂倩倩真的是累了。

    “好,那你一个小心点,我等你回来,我要吃牛肉干,多带一点,把我们下午买的都带来吧。”聂倩倩躺在床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说到。

    “好,都听爱妃的”莫尚谦斜了倩倩一眼笑眯眯的说到。

    莫尚谦走下楼,离车子还有两千多米远,一坑一洼的废墟。还有那拆过的残塬短墙像是一个个没了胳膊或者头的士兵,表现出一股庄严、冷漠。

    莫尚谦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他取了一大袋零食,他一向对倩倩都是这么一心,害怕这一路倩倩在车上会饿着,就买了很多倩倩爱吃的零食。还带了床单,他害怕别的地方倩倩睡不惯,就带了倩倩之前去他家经常用的床单,刚好今晚用的上。

    我还是挺机智的,倩倩一定会夸我。莫尚谦正这样想着,突然眼睛的余光扫到了一个影子,那个人藏在车的后面。从影子来看。那个人个子挺高,身材魁梧。

    “是谁,出来。”莫尚谦大声喊到,只见那个人飞快的跑了躲到旁边的废墟中去了。莫尚谦想着倩倩还在房子里,肯定有危险,就没有去追那个男的,他飞快的向他们找到住房跑去。

    刚跑到住房楼下,就不知被谁打晕了。

    而房子里的倩倩拖着疲惫的身子想冲个澡,她脱去了长裙,修长的美腿,雪白的肌肤让所有人羡慕,她打开花洒,正享受着水温带给她的舒适,突然客厅的灯闪了几下,接着所有的灯都开始闪了。突然啪的一下所有的灯都熄了。

    紧接着,听到有急促的敲门声。她想肯定是尚谦回来了。“尚谦,尚谦,停电了。”可是门外的敲门声响了几声就不见了。接着她听到这敲门声越来越近,对,是浴室的玻璃门。

    难道是撞鬼了,不可能,肯定是人为的。她在学校的时候最爱看恐怖片了,这种恐怖片她见多了,都是人为的,可是当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不由得让人心惊胆战。

    “屋子里没有一丝灯光,如果她回应的话,这个人肯定会把门撞开,还是别出声的好,她就静静的躺在浴池里。也不知道尚谦这会儿有没有危险,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聂倩倩的心里有一丝发麻。

    突然,啪啪啪,屋里的灯亮了。聂倩倩看见喷洒里全是红色的液体。并且浴池里也是,已经留了一地,自己已被这红色的液体浸泡了很久,她一下子从浴池里跳了出来。

    “鬼啊?”屋里好像并没有别人,真奇怪,刚才的敲门声。她小心翼翼的走出浴室,用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自己,她坐在床上直打哆嗦。虽说过去一个人看恐怖片不会害怕,可是这大半夜在这荒郊野外,万一有什么他也保护不了自己。

    该死,刚如果和尚谦一块儿下去就没事了,哎都怪自己太懒。

    聂倩倩害怕房间里冒出一点声音,因为刚刚有人敲浴室的门,这房间里肯定还藏着一个人。

    “出来吧,我聂倩倩做的端,行的正,有什么事你就当面说,别弄这种疑神疑鬼的吓唬人。”屋子里依旧没有人回应。

    难道这世间真的有鬼,他只能在黑暗的地方,并且我看不到她,聂倩倩这样想着。

    突然又是一阵敲门声,聂倩倩又震了一惊。

    “谁哇”聂倩倩几乎用颤抖的声音说到。不管是人是鬼,她都决定去见见。

    聂倩倩穿了睡衣,在猫眼望望了望,鬼影子都没有。今晚真是撞见鬼了。

    奇怪,尚谦怎么还没回来,于是她拨通了尚谦的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哦,天呐,怎么会这样,聂倩倩,加油,就算是鬼也要打败他。

    于是聂倩倩决定去找莫尚谦。刚走到门口,当她刚要拉开门时,突然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聂倩倩铛一下关上了门。

    这厉鬼还真厉害,我的小心脏呀。

    这敲门声还在继续。不要开门,不要开门。一定是坏人,聂倩倩这样心里说到。

    一会儿,敲门声没了,聂倩倩才小心打开门,害怕那厉鬼突然出现。四处瞧了瞧才发现门口放着一大捧芳香的玫瑰花。聂倩倩抱着花回到了房间,这香气扑鼻,此时到让她感到了一丝放松。这大半夜的还有人送花。不会是尚谦吧,他故意吓我,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让他跪键盘,不对不对,没有键盘,晚上让他水桌子,呀,不行不行,太凉了?到底怎么收拾他我又能捡大便宜呢。聂倩倩正想着各种注意。

    突然,门又响了。“尚谦,尚谦,你回来了。”聂倩倩忙去开门,可是看到的场景却吓了她一大跳,门口放着一个上身全被胶带缠住的裸体,就连头发都被黏住了。聂倩倩害怕急了。可她又看了一要那个人,这不是尚谦吗。

    尚谦,尚谦,聂倩倩一边流眼泪一边拆掉了莫尚谦身上的胶带,只见莫尚谦的背部明显又被人打过的痕迹。在聂倩倩的处理下,莫尚谦才渐渐清醒。

    “倩倩,你没事吧”莫尚谦着急的问。

    “我没事。”

    “没事就好。”他们应该走了,这些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尚谦,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呀”他们都在猜想今晚的事到底是何人所为。

    原来是许鹤溪一直想不开。就找人对莫尚谦的车动了手脚,然后让人故意对这个房子重新布置了一下,这一切都是他和周落莉设的局,而他们两个人却没露面,这荒郊野外,就算是被抓到了他们也没证据证明这些人是谁。许鹤溪只是想吓吓他们两,现在得到目的了,哈哈哈。

    莫尚谦和聂倩倩都被吓的半死,而且莫尚谦还受了伤,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我觉得我们是中了圈套了,我们忘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你看,这拆迁已经这么多天了,而这间屋子的东西却是一尘不染。”聂倩倩猜疑的说到。

    “车子应该也被人动过,我刚查看过了,车轮胎被人划了一道口,很明显,这些都是提前谋划好的?”

    是谁如此狠毒呢,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这样吓我们。并且刚还有人送来了一朵玫瑰花。

    “是许鹤溪”两人几乎同时说出口。

    许鹤溪真是丧心病狂,他最近发疯了一样。

    “他从小和我一块儿长大,他从来不在意任何事情,因为他想要的都可以轻易得到,只是这次因为感情的事,对他的创伤挺大的,使他的性格确实发生了不少变化。我相信,时间长了,他会慢慢忘掉的。”莫尚谦摸着倩倩的头说掉。

    他们彼此忘了对方一眼,然后就深深的抱在了一起,“嗯,一切都会过去的。”

    “伺候朕睡觉”莫尚谦挑逗到,任何时候都不能阻止他两在一起的幸福小日子。不管何时何地。

    “看在你今晚受伤的份上,就不让你睡桌子了。”

    “什么,你还打算让我睡桌子,不得了了,最毒妇人心。”

    “说谁妇人呢,你……”聂倩倩故意打着莫尚谦,撒着娇。

    “哎呦。你打着我的伤口了。”莫尚谦故意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来我看看。”聂倩倩心疼的看着莫尚谦。

    “没事。背疼但是心不疼。”

    “讨厌。”两个人在打闹了一阵之后,都有点累了,就睡了过去。

    这一夜,他们好像是从天堂又回到了人间,夜依旧很静很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