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四十七章 电影

    第七百四十七章 电影

    “亲爱的,今晚想吃什么?”

    “小龙虾,还有轰炸大鱿鱼。”

    “没问题,今晚你做主,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

    比起聂倩倩和莫尚谦的感情路,陈欣怡和赵特助的感情路要平坦的多,虽是陈欣怡先勾引的赵特助,但是自从他们在一起以来,赵特助对待陈欣怡像是捧在手心里的宝,他们的爱情平凡但足以觉得幸福。

    夏天小龙虾和啤酒更配,陈欣怡剥了一个小龙虾塞进赵特助的嘴里,赵特助感觉特别幸福。都说相爱的两个人要想长久的在一起,性格肯定是互补的,陈欣怡性格大大咧咧,而赵特助沉稳细心,这正是他们两相互吸引的原因。

    陈欣怡一边吃一边发起了呆。

    “想什么呢。”赵特助问道。

    我想起了我们大学的时候,我,倩倩,王悦我们三个经常去网吧打游戏,打完游戏就在街边吃小龙虾,撸串,那个时候我们是喝不醉的女神,我们当时还发誓,永远都是好姐妹,而现在就剩我和倩倩了,王悦曾经为一己之私和周落莉联手陷害倩倩,你说感情在利益面前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考验。

    “欣怡,这个世间总是瞬息万变的,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时间长了,朋友会变成敌人,敌人会变成朋友。你只是太单纯了。”赵特助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开导着陈欣怡。

    “亲爱的,你会不会有一天为了利益也离我而去呀?”陈欣怡不假思索的问道,在街边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调皮可爱。

    “怎么会呢,就算别人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离开你的。”赵特助坚定的说到。

    别想这么多了,等会儿带你去看电影。

    陈欣怡在心里思索着,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赵特助对她这么好,又是好吃的,又是吃饭。是在一起三周年,不是不是,明明不是今天呀,情人节,也不是。正在思索的陈欣怡眼前突然一亮。

    哇,好大一束玫瑰,只见赵特助手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在陈欣怡的面前。陈欣怡的第一反应是“她要向我求婚,不是吧,这么快就来了。她还没准备好呢,怎么办?”

    “欣怡,花送给你。”

    “为什么突然送我花呀。”陈欣怡一脸懵逼。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哦,陈欣怡突然想起了什么,五年前的今天她从销售部被调到秘书部,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陈欣怡激动的凝视了赵特助半天,没想到初次见面的日子他都记得。

    曾在书上看到一段话,暖男的定义就是,他可以记得生活中每一个重要的日子,每一天都会给你制造惊喜,每天都能以不同的小细节逗你开心,陈欣怡想赵特助就是这样了。

    他们吃过饭后一起走进了电影院,还买了爆米花,买了可乐。

    “快快,电影马上就开始了,亲爱的,看过来。”咔嚓一声,陈欣怡将他们幸福的时刻定格。

    电影中,一场横飞的车祸,夺取了圆圆爸爸妈妈的性命,陈欣怡不由得滴了几滴眼泪。平时大大咧咧的陈欣怡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姑娘。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聂倩倩和陈欣怡要是没有相似的地方怎么会在一起这么多年。

    赵特助赶快取出了纸巾为陈欣怡擦去眼角的泪花,这么善良的女孩儿,自己一定会让她幸福的。

    他们从电影院出来,已经11点多了,电影院门前除了几个推着车车卖小吃之外,很少有人了。

    风嗖嗖的吹在身上,陈欣怡从未感觉到此刻如此自在。

    “小赵,我要你背我”陈欣怡在

    赵特助的背上像个得到了糖的小孩子,开心的挥着手,在黑夜里放肆的喊叫。

    爱情就是两个人就是全世界,今晚的街道只属于他两,今晚的风只属于她两,今晚的夜色也只属于他两,今晚的甜言蜜语还是属于他两的。可这世界总是不虽你所愿。

    陈欣怡背着赵特跌跌撞撞的向前,突然,把赵特助一下放在地上,差一点使赵特助一屁股坐在地上。

    “欣怡,能不能别这么调皮,把我摔坏了,就没人背你了”赵特助似乎有点生气。

    “不是,你看,那不是总经理的发小许鹤溪吗,他怎么在这儿。”

    陈欣怡和赵特助走进许鹤溪时才发现许鹤溪已经喝醉了,手里还拎着一瓶酒,嘴里在胡言乱语着,他们也听不清楚到底说些什么。

    看来他喝晕了,这个样子恐怕是自己回不了家了,陈欣怡打电话给了莫尚谦,“莫总。这么晚了,打扰你,非常抱歉,我们在街道碰见你的发小许鹤溪,他好像喝醉了,你来接她一下吧。”

    莫尚谦扶着许鹤溪下车,刚下车就已经软在了地上,算了,就可怜一下我的衣服吧。莫尚谦把许鹤溪扛在了背上,向家里走去。把许鹤溪放在沙发上,重新去去了一个床单,还没等他铺好,许鹤溪已经躺在地上了。

    “酒,我要酒。给我酒”许鹤溪还在大声喊着,手在空中摸索着酒瓶。

    莫尚谦递了一杯水过去,结果刚放到许鹤溪手里就掉在地上,玻璃杯碎了一地。

    无奈把他拖上了床,许鹤溪,我告诉你。你要是在不安静点,我就把你扔出去。

    莫尚谦和许鹤溪虽然为了聂倩倩的事闹了不少矛盾,到许鹤溪有什么事。莫尚谦是绝对会帮的,毕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30多年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早已把彼此写进了生命里。

    “我去,这是踩了腐尸了。”莫尚谦为许鹤溪脱去了鞋子,并为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刚离开身,许鹤溪哇的一下吐的床边到处都是。

    许鹤溪,你个王八蛋,这是我3万块钱买的床单,就这样被你废了。莫尚谦一脸嫌弃,还是给他倒了温水,为他擦了脸,并且扎了一杯番茄汁给他灌下去,莫尚谦每次喝的有点多,回来都会喝一杯番茄汁,番茄汁是醒酒的好东西。

    喝完之后许鹤溪貌似睡过去了。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莫尚谦俯下身子把耳朵促进了才听到“倩倩,倩倩,不要离开我。”莫尚谦看着摇摇头,并用脚踢了许鹤溪一脚,仿佛在说“我的女人,你休想和我抢。”

    看来今晚只能委屈一下了,只能睡沙发了。

    第二天一早,莫尚谦还没醒,就被许鹤溪拽了起来。“倩倩呢,你把倩倩藏哪儿去了?快告诉我。”许鹤溪失控了一般拽着莫尚谦恐吓到。

    从小到大,还没见许鹤溪这么认真痴情过,也真是为难他了。

    “哎,你没问题吧,不会是昨晚喝酒喝坏了脑袋吧。”

    许鹤溪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继续追问倩倩。

    莫尚谦看许鹤溪已经疯了,于是拉开门。“你已经清醒了,可以离开了。”把许鹤溪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许鹤溪在外面疯狂的敲门,而莫尚谦就是置之不理。

    许鹤溪摊坐在地,发疯了一样挠着自己的头发。坐了好久好久,才一跌一撞的下楼去了。
Back to Top